你的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重生六零年代:逍遥小猎户
重生六零年代:逍遥小猎户

重生六零年代:逍遥小猎户安仁-著

18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重生 1959年冬。 吉林通化东来乡。 黑瞎子沟山脚下有个小小的屯子,并不大,也就几十户人家…
更新到:第5章 新的发现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8-22 18:11:22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重生 更新时间:2021-08-22 18:11:22
第2章 水墨画卷 更新时间:2021-08-22 18:11:22
第3章 收获满满 更新时间:2021-08-22 18:11:22
第4章 村子的问题 更新时间:2021-08-22 18:11:22
第5章 新的发现 更新时间:2021-08-22 18:11:22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重生

1959年冬。

吉林通化东来乡。

黑瞎子沟山脚下有个小小的屯子,并不大,也就几十户人家。

此时屯子里一片漆黑,只有村东头的一间破土坯房上面,挂着一盏带着玻璃罩的煤油灯,微微散发着一点昏暗的灯光。

在微弱光芒的映照下,土坯房门口的雪地上,稀稀拉拉的站着约有二三十个大大小小的身影。

“看,那是不是……..?”

“回来了吗…….?”

人群中忽然惊起了几声低呼。

远处的雪面上,似乎隐隐约约出现了几道黑影,正向着这边蹒跚而来。

“真的回来了……..”

惊呼声也变得大了起来,原本散落的一道道身影也都随着移动,向着那边迎了过去。

远处的雪面上,一道矮小的身影,跌跌撞撞的向着这边奔来,一次次的摔倒在雪地上,又快速的爬了起来。

等来到众人近前的时候,口中喊出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

“老叔,老叔……..你快过去看看,柱子哥被冻的快不行了…….”

这边的人群中,领头的是一位满脸沧桑的半老头,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脚步蹒跚。

可他却仍旧走在人群的最前方。

听到那带着哭腔的稚嫩声音中喊出的话,他的身形忍不住一个踉跄,多亏身旁的一位中年妇女手快的扶住了他,这才勉强站住了身体。

“快…….”

老人似乎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狗娃,快去我那屋,把我炕头柜子里的半瓶酒给拿过来,快去……..”

先前说话那名十二三岁的少年,连忙应了一声,爬起来就向着挂着煤油灯的那间土坯房跑去。

远处,雪面上的那几道黑影也趟着雪走了过来。

几名身材高大的汉子,身上都背着五六式,后面的雪地上拖着一个爬犁,爬犁上面躺着一道身影,一动不动。

瘸腿老人几步抢到近前,从怀中掏出一个长柄手电筒。

只是手电筒似乎有些接触不良,灯光忽明忽暗。

他用力的在膝盖上磕了几下,灯光这才亮了起来,以后连忙照向了后面爬犁上的那道身影。

爬犁上面躺着的是一位20出头的青年,一身破烂的老皮袄,头上裹着狗皮毡帽。

在手电筒昏黄灯光的照耀下,青年面色青白,双眼似睁似闭,只余一条小缝,四肢舒展,呼吸若有若无,胸膛不见半丝起伏。

“柱子……..柱子……..?”

老人满脸的悲痛神色,满是冻疮裂口的手掌,在青年脸上轻轻拍打着,口中呼唤道。

青年却是一动不动,似是没有一丝知觉。

“老叔,老叔,酒拿来了………”

就在这时,先前那个叫做狗娃的少年,手中拿着一个酒瓶,快步的跑了过来。

老人伸手接过酒瓶,两根枯树般的手指直接探入了青年的嘴里,抠开了对方紧闭的牙齿,掰开下颚,直接将手中剩余的小半瓶酒倒了进去。

“唔………咳咳咳………..!”

爬犁上的青年先是无意识的呢喃了一声,随后似乎是被呛到了,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见青年终于有了反应,老人的脸色终于好转了一些,连忙招呼道。

“快,赶紧把人抬到我屋的炕上去……..”

身旁的众人闻言,连忙就要上前搭把手。

就在这时,一道脆生生的声音响起。

“老叔,要不直接抬我们家去吧…….?”

老人闻言抬起头,有些惊讶地看着身旁一个穿着老旧大花袄的身影。

“二丫头………”

见他有些迟疑,女孩直接出言催促道。

“我家刚烧的炕,还热乎着呢,别再耽搁功夫了……..”

“好……..好………!”

似乎是被女孩的话语提醒,老叔也不再犹豫,连忙招呼众人,抬着爬犁快步进了屯子。

—-

刘玉柱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感觉自己好像就是在泡温泉,浑身暖洋洋的,无比的舒适。

正当他感到暗自舒爽的时候,嘴巴却是被人直接给掰开,随后一股辛辣的液体直接倒入了他的喉咙。

他瞬间只觉得,一股火线直接从喉咙蔓延到了他的小腹之内,甚至还有他的气管。

呛得他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

强烈的不适之后,紧随而来的就是一股彻骨的冰冷感觉。

就这样一会热一会冷的,伴随着这矛盾而又难受的感觉,随后又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梦里的他,是一个世代生活在这片黑土地中大山林子边的猎户。

还是那种祖传的,世世代代都是猎户的那种。

他出生在黑瞎子沟山脚下的一个屯子里,叫做靠山屯。

大概是六七年还是七八年前来着……..?

鸭绿江边那里燃起了战火,村子里那些每年吃不好,穿不好的壮劳力们,似乎是看到了希望。

每个人都想穿军装,拿军章,毅然决然的去参加了志愿军。

这些人当中,就包括了他的父亲和他的哥哥…….

本来他也想去的…..

不过父亲说,总要给他们家留个根,所以他就留了下来……..

结果,去的那些人,一个也没回来………

于是,原本黑瞎子岭下的靠山屯,如今也变成了寡妇屯……

失去了大多数壮劳力的村子,变得一年比一年萧条,到了如今,甚至连吃饭都成个问题。

但凡有一丝希望的,都逃了出去。

好在他只是个扎根在林子边的猎户,靠山吃山,有了祖传的那些技艺,倒也勉强活着下去,甚至偶尔还能接济一下村子里。

前两天,村子里的狗娃,趟着大雪找到了他那里,说家里的粮食实在不够吃了,除去留下的种粮之外,恐怕连这个冬天都熬不过。

想让柱子带着他进山,看能不能打点吃的……..

本来他是不想去的…….

今年的大雪来的特别早,此时又正是大雪封山时节。

在林子里想要寻找吃食的,可不仅仅只是他们这些猎人。

可是耐不住狗娃的苦苦哀求,再加上自己家里的余粮也不多,于是便决定冒险带着狗娃进山。

可谁曾想,进山不过两日,便遇到了一头同样饿极了出来寻觅食物的熊瞎子。

关键时刻,他直接开枪打伤了熊瞎子,将其引走,并让大黄带着狗娃回来报信。

可是,他这种老式的套筒猎枪,根本就无法对熊瞎子这种大型猛兽,造成致命的伤害。

就在他被熊瞎子追的走投无路的时候,他终于运气好的寻到了一棵杉子树,并且爬了上去。

他知道,像是这种直上直下就像是一根针的原木,最大的树叉也不过只有三指粗细。

别说是熊瞎子或者老虎,就算是身形轻灵敏捷的豹子,也很难借力攀爬上去。

那只熊瞎子在树下守了他整整两天。

期间又是啃咬又是撞击……..

好在这棵杉树已经有了一些年头,虽然不是很粗壮,但却韧性十足,并没有被那个大家伙给撞断。

两天之后,那只熊瞎子只能无奈的离去。

可是两天时间的不吃不喝,也几乎让柱子耗干了身体的最后一丝体力。

从树上下来之后,往嘴里塞了几把雪,仅凭着毅力走了一天一夜,就快要走出林子的时候,最后体力不支,直接倒在了林子边。

梦,做到这里就结束了…….

这个悠长的梦,却让他感觉到无比的真实。

结束了梦境之后,他感觉到身体的体温在慢慢回升,各个部位的感官,也似乎在逐渐的清晰起来。

干裂的嘴唇处,流淌入一股温热的液体,他下意识的张开了嘴。

伴随着带着不规则颗粒的温热液体的摄入,他的感官也在逐渐变得更加清晰,缓缓睁开了有些沉重的眼皮。

睁开眼的第一个念头就是。

我是谁…..?我在哪…….?今晚吃什么…….?

可是随着他的视线从模糊到慢慢清晰。

随后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张被冻的有些发红的俏脸,高鼻梁,薄嘴唇,还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

由于是在屋里,所以没戴帽子,两根粗大的麻花辫甩在脑后,穿着一身洗得有些泛白的花棉袄。

“二丫……..?”

似乎是被苞米碴子粥给揦到了嗓子,他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

“柱子哥,你醒了………?”

二丫手中的勺子一顿,俏脸上露出一抹惊喜的神色,两只漂亮的大眼睛也跟着弯了起来。

“狗娃,狗娃,快去叫老叔,柱子哥醒了……..”

“砰……..”

屋里的木门一下子被撞开,一个矮小的身影夹裹着一股冷风冲了进来。

来到炕前,少年原本被冻的通红的小脸,上面的颜色变得更加鲜艳。

“柱子哥…….”

少年口中刚刚叫了一声,嘴角咧开,可是眼眶里豆大的泪珠,却已是忍不住直接掉了下来。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