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其他小说 ›› 回到三国去种菜
回到三国去种菜

回到三国去种菜刘备-著

49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一章   东胜神洲,大汉,光和六年十一月十一日,不宜出行,夜,荧星不惑,忽星光大亮坠于北地。   …
更新到:第七章张飞画画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8-22 18:12:53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21-08-22 18:12:53
第二章大贤良师的徒孙价几何 更新时间:2021-08-22 18:12:53
第三章狗剩 更新时间:2021-08-22 18:12:53
第四章我该怎么办? 更新时间:2021-08-22 18:12:53
第五章星辰之铁哪去了? 更新时间:2021-08-22 18:12:53
第六章千钱苇席 更新时间:2021-08-22 18:12:53
第七章张飞画画 更新时间:2021-08-22 18:12:53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一章

  东胜神洲,大汉,光和六年十一月十一日,不宜出行,夜,荧星不惑,忽星光大亮坠于北地。

  诸方士术算、问卜皆不得答,天机如此混沌必是有人故意蒙蔽天机,东胜神洲能有如此本事唯有大贤良师,相比太平教大肆扩张和储备军需,荧星落于北方之事算不得大事。

  涿郡,陆城亭,耆老刘元起家一黑影跃出朝星光落地的方向而去,飞快的跑出聚落,朝亭外的涞水河方向跑去。

  涞水河旁的低洼中有一片干枯的苇草,苇草边有一颗如华盖一般的桑树,数人合抱不得。桑树旁有一座有些旧的院落,院落前不远处有一座坟,坟上无一颗杂草,桑树下有一座着火的草芦。

  那黑影一路从聚落跑到草芦,火光将那黑影的面目耀的清清楚楚,星目朗眸,一双剑眉入鬓高高的鼻梁,唇红齿白,标准的美男子一个,他就是陆城亭有名的才子刘贺刘德然,刘贺看到熊熊大火的草芦,面色惶急的大呼:“阿狐!”

  刘贺拔出腰中长剑一剑将烧着的草芦劈的支离破碎,耀眼的火焰纷纷散落到干枯的苇草中引发一阵大火。

  草芦下一个七尺大汉睡的正香,刘贺几步走到大汉身前,只见其头前三尺处有一大坑,坑内有一块散着幽光的石头。刘贺倒吸一口凉气,陨石落在阿狐头前三尺,所居茅庐起火而其毫毛未伤。刘贺不仅想起父亲常说的那句话:“阿狐非凡人耶!”

  “阿狐,阿狐醒来。”

  刘贺几经呼喊,那叫阿狐的男子缓缓睁开眼,眼中迷茫之色浓郁,看着刘贺微愣,许久方道:“卿何人耶?”

  称卿道孤者王侯也!刘贺错愕,难道阿狐真能复祖上基业?

  “阿狐,你没事吧!某是德然啊!”

  阿狐,德然,男子闭上眼细细咀嚼这两个名字没什么特别的韵味,想着想着竟然又昏睡过去。

  吓得刘贺急忙去摸其脉,脉搏强劲而有力不像是受伤,匆匆跃入桑树旁的院落取了一床被褥盖在阿狐身上,又将阿狐头前的大坑埋住,有时候异像也能害死人。

  阿狐再睁开眼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脑子里突然多了一份记忆,小时候的调皮捣蛋,稍大一些就逞凶斗勇横行乡里结交游侠儿,寡母无力管教才托人把他送进同乡名士卢植门下,他却不乐读书却喜音乐、华服、游侠。三年前寡母去世,返回乡里才晓得家无余缁,方去华服,于寡母坟前守孝三年,守孝期刚满就被天降陨石砸死。现在的他已不是他,而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三无(无钱无才无貌)宅男,饶是他看过无数网文,对穿越一事看得极为平淡,对这皮囊的身份所震惊。

  刘备,刘大耳,一个什么也没有的吊丝历经无数危险失败而成为一代帝王的枭雄,虽然他能成蜀昭帝,那是因为他有三大招:一运气好,二屡战屡败的勇气,三面厚心黑的心机。可我会什么?好像除了臆想、惫懒、清高就没别的,我如何能成就蜀昭帝的功业?谁说刘备一定要当蜀昭帝的?自己以前最大的愿望不就是回到古代做隐士吗?刘备也可以做隐士啊!

  “阿狐,醒啦!感觉怎么样?”

  刘备抛弃烦恼,乐观的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守了刘备一夜的刘贺见其灿烂的模样问道。

  刘备回头见是一个英气勃勃的美男子,脑海里出现一连串的画面最终汇聚成一个名字——刘贺刘德然,刘备的族弟、同门师弟、救济者。刘备守孝三年不事生产,完全靠刘德然父子的接济才得以活下来。他既然成了刘备,自然要替刘备谢谢他,身体微躬成四十五度角,双手伸开竖立,右手尖微覆在左手尖,道:“多谢德然兄挂念,备一切安好。”

  刘贺今夜真是一日三惊,先是陨石落在刘备家中,二惊陨石落刘备头前而不伤其微豪,三惊一向放荡不羁的族兄竟然彬彬有礼起来,震惊归震惊,刘贺还特意整了整衣服还了一礼:“玄德兄与贺即是同族又是同门,玄德兄遭难,贺岂能袖手旁观乎?”

  刘备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接下去,三无宅男的惫懒和无知彻底爆发出来。

  咕咕!咕咕!

  刘贺听到一阵怪叫声,抬头就看到刘备微红的脸,道:“阿狐,你多久没吃饭啦?”

  多久没吃饭啦!昨天晚上刚吃的,吃完就用手机玩农场,不知怎么搞的就到这里?至于刘备好像两三天没吃了吧!

  刘贺看出刘备的拘谨,邀请道:“家父今日就要启程去鲜卑,某也要跟随而去,阿狐不妨跟某一起回去,算是给某父子践行!”

  好兄弟!刘备一捋鬓角长发,满意的点头。

  刘贺家的府邸是整个陆城亭最豪奢的院落,一水的青砖琉璃瓦,三进院落已有封建小地主的风格。

  刘贺陪着刘备走进院内,一些下人见到刘贺纷纷打招呼,却对刘备熟视无睹。

  “富贵,你怎么又偷偷跑出去?”一个三十许的夫人看到刘贺一脸抱怨的说道。

  刘贺被母亲叫小名有些不自然,但还是恭敬有礼的说道:“母亲,孩儿出去锻炼身体,正好碰到阿狐就约他一起过来吃饭。”

  “哦!”

  刘贺母亲那细长的眼瞥了刘备一眼,转身朝屋内走去,留下刘备与尴尬的刘贺。史书上有记载,刘德然的母亲对刘德然的父亲刘元起长久资助自己颇为不满,没想到已经到了恶面相向的地步。清高的三无宅男哪里受过这等无视,转身就要走却被刘贺拉住微声道:“阿狐,某此去鲜卑,不知何时回返,甚至可能丧命于鲜卑,难道阿狐就不能忍辱与某父子吃最后一餐,还是阿狐不愿意在某父子不幸后照顾吾母。”

  刘备虽然知晓刘贺在激将,可是他真的不能走,因为这是光和六年十一月下旬,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黄巾起义就要爆发,刘德然父子就算平安归来,也不见得能及时赶到陆城亭。

  “贤侄来啦!快坐。”

  刘元起看到刘备热情的很,其妻王氏却不满的怒哼一声。

  粟米饼、一碟鸡肉、一碟鱼肉还有一碟羊肉,刘元起四代为商在整个涿郡都颇有名声,他家里的早餐比一般人家要好太多。

  在王氏不时的注目下,刘备吃的极为约束,慢说吃饱只吃到不饿而已,从刘德然家出来刘备才感受到寄居篱下的滋味,男子汉大丈夫有手有脚何必看人脸色吃饭,可是我该如何谋生呢?

  造纸,不懂技术;晒盐,可这里哪有盐;做生意,哪有本钱?种地,刘备突然眼前一亮,可我还有地吗?

  祖父刘雄在时尚有良田千亩,可父亲刘弘却是一个病痨鬼,虽然在涿县做贼曹,可是买各种灵药治病却花光了家中所有积蓄,父亲死后家中只剩百亩田地,母亲将所有的田地卖光与舅父一同织席贩履,母亲死后舅父不知踪迹,族长刘能刘子敬以涞水河边百亩苇草地换其母之业。如此我只有百亩苇草地,难道真的要织席贩履?

  刘备站在桑树下看着几乎被一把火烧尽的苇草地,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阿狐!”

  一个八尺大汉穿着破旧的衣服背着一袋东西,牵着几只鸡远远走来,边走边喊。

  咦!这不是刘德然的长随刘大眼吗?

  “大眼,你这是要去哪啊?”

  刘大眼将背上的东西放下,将捆在麻绳上的鸡交给刘备道:“阿狐,这袋粟米与几只鸡是耆老让送来,对了,还有这银饼子。”

  刘大眼从怀里掏出一块银饼递给刘备,就匆匆朝来路返回。

  刘备看着地上的鸡与粟米眼眶有些湿润,后世谁曾对自己如此好。德然,叔父你们放心去鲜卑吧!婶母哪里我会照顾的。

  “搜集到粟米种子、苇草种子,是否收取?”

  一道电子合成音在刘备的脑中响起,刘备下意识的答是。

  “已收取粟米种子41860颗,,苇草种子38650颗,农场开启中……”

  “农场已开启,请选择种植物?”

  刘备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一块巴掌大小的土地,苇草种什么用,当然要种粟米。

  “是否选择粟米?”

  “是。”

  “对不起,您的等级权限不足,请重新选择。”

  “苇草。”

  “种植成功,请记得成熟后及时收获,播种越及时,等级提升越快。”

  刘备盯着脑海里的土地很长时间,可一点反应也无,难道真的要等几天才能使它发芽吗?

  咕咕!肚子里再次传来异响,刘备不仅看向地上空空如也的麻袋微微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把粟米当做种子收进去,不知道能不能弄出来?

  “是否转出粟米种子?”

  “是。”

  看着空空如也的麻袋如充气般鼓涨起来,刘备急忙将口打开金黄色的粟米显得特别诱人,取出铁锅、加水、放米、点火,不一会就有诱人的米香传出,可惜没有青菜可以吃?不过想到自己的农场,以后美好幸福的地主阶级生活正朝自己招手。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