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傲娇总裁放过我
傲娇总裁放过我

傲娇总裁放过我白倾念-著

20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旧爱 “哗啦哗啦”的水声从浴室里传来,白倾念透过磨砂玻璃看到男人高大伟岸的背影,灯光洒落下来,…
更新到:第7章失忆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8-23 14:08:27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旧爱 更新时间:2021-08-23 14:08:27
第2章相见不相识 更新时间:2021-08-23 14:08:27
第3章老公 更新时间:2021-08-23 14:08:27
第4章救命恩人 更新时间:2021-08-23 14:08:27
第5章忍耐 更新时间:2021-08-23 14:08:27
第6章在乎 更新时间:2021-08-23 14:08:27
第7章失忆 更新时间:2021-08-23 14:08:27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旧爱

“哗啦哗啦”的水声从浴室里传来,白倾念透过磨砂玻璃看到男人高大伟岸的背影,灯光洒落下来,每一处肌肉都富有雄性的爆发力和性感,她却屈辱地闭上眼睛,记忆一点点涌入脑海。

凌晨1点钟她一个人从机场里走出来,因为不知道老公顾景年国内的住所地址,只有让顾景年过来接,但打电话过去,对方却关机。

她坐在马路边的长椅上等了将近半个小时,顾景年仍然没有回她电话,她只好决定在宾馆先住一晚。

然而她身上的钱不多,在机场附近找了许久都没有她能付起钱的住处后,她纤薄细瘦的身影站在繁华城市的路灯下,春末的夜风吹来,丝丝凉意透过裸露的皮肤侵入四肢百骸,冷得她整个心尖都在发颤,漫无目的在看不到尽头的长街上走了很久,最后终究因为体力不支而停在了公园门口。

白倾念透过不甚明亮的灯光看到屹立于黑夜里的凉亭,拥紧身上唯一的包,步上台阶走进去,正准备在凉亭里的长椅上将就一晚,斜刺里突然出现一个黑影,不由分说地拖着她往花木丛里而去。

白倾念来不及尖叫,就被对方粗糙的大手堵住了嘴,背抵着花坛冰冷的瓷砖上,生得极好的玫瑰花刺透过单薄的衣衫一根根扎入皮肤,她立即感到有温热的液体顺着脊背流淌下来。

钻心的疼痛一瞬间袭击了她,但也能让她刚刚还空白一片的大脑,慢慢运转起来。

她清晰地知道,自己这是遇到抢劫的了。

钱财乃是身外之外,何况她身上并没有多少钱,若是对方劫财,她可以主动把所有值钱的物品都给对方,她就怕对方劫.色。

白倾念低下头,用长发遮住大半张脸,看似顺从,实则在心里盘算着逃脱的方法。

而实际上,对方确实只劫财。

那人把白倾念压在花坛上,一手用力扯下白倾念一侧肩膀上的包,阴冷冷地问:“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最好主动给我交出来!”

白倾念用力咬着唇,为了防止对方见色起意,她刻意把原本柔软好听的嗓音压得很低,听起来沙哑病弱,“左手上还有一枚不值钱的戒指,你若是喜欢,就送给你了。

下一秒,她的左手就被对方抓住。

莹白明亮的月光下,镶着翡翠的戒指流光溢彩。
翡翠是现在千金难求的老坑满绿玻璃种,碧绿色衬着白倾念白皙纤细的手指,炫目迷人。

那人识货,眼中露出贪婪和吃惊之色来。

白倾念抬起脸,蹙眉看着对方把戒指取下来收到口袋里,心里蔓延起一阵阵的悲凉。

那是她的结婚戒指,也是顾景年这五年来送给她的唯一首饰。

她这一抬脸间,掩在长发下的面容便露了出来,对方看到她眉眼如画,艳若桃花,虽说神色冰冷淡然,但却压不下她眼角眉梢与生俱来的媚意。

本欲转身离开的劫匪,迅速折回身来,把抢来的包放在花坛上,猛地扣住白倾念曼妙细软的腰肢,欺身而上。

白倾念惊惧之下,出于本能地拿起包朝着对方的天灵盖上砸去。

对方痛苦哀叫一声,看到刚刚还满脸惊恐顺从的女子,此刻却是嫣然一笑,月光下灿若春花。

他一怔,疼痛不得不让他暂时放开白倾念,抬手捂住头后,本欲再行不轨,但眼前银色铁链再次一闪,他的头部再遭重击,鲜血顿时喷薄而出。

挎包直直砸下来,上面的铁链刮着头皮,像是皮肤都被生生扯开,看似一阵风就能吹跑的女子,此刻却死命地往他的天灵盖上砸。

白倾念眼见着包上浸满了鲜血,终于轻喘着气停下动作。

她不敢停歇,把包里的证件迅速拿出来,丢下包就跑。

她的后背被玫瑰花刺所伤,疼痛和惊恐让她没有跑几步就瘫软在了地上,颤巍巍地掏出手机想要报警,却绝望地发现手机因为没有电而自动关机了。

她试着开了几次机都没有反应后,心底升起一股绝望来,然而这五年间的种种悲惨遭遇,让她练就了一颗无坚可催的心,掐着自己的手臂逼自己冷静下来。

就算是爬,她也要爬着离开这里。

白倾念正这样想着,黑暗里突然传来脚步声,沉重而紊乱,鼻尖也涌入一股刺鼻的酒精味道,白倾念一双漆黑的眼睛颤抖起来。

抢劫的还没有摆脱,如今又来了酒.鬼,这不就是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吗?怎么她刚一回国就遇到这种事?

月光透过稀疏的花木洒在地面上,有风吹过,光滑鹅卵石上斑驳的光影便像是被风吹皱的湖水一样,潋滟晴光。

似水流淌的月光下,一抹修长高大的身影缓缓从黑暗里走出来,月光堪堪落在他身后几步远的地方,逆光立在白倾念面前的男人,面容隐在一片阴影里,从白倾念仰视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男人坚毅完美如刀刻的下巴。

男人穿着质地考究的黑色皮鞋,两条腿修长笔直,高级修身西装勾勒出他精壮窄瘦的腰身。
光线昏暗,男人又是一身黑色,像是轻易就能容于深浓如墨的夜空下。

然而这只是一瞬间的错觉。

男人负手而立,气场强大中又透着邪魅,居高临下的姿态在白倾念眼里如玉山般高不可攀,对危险感知极强的白倾念,脸色更加惨白,呼吸也因为恐惧而变得缓慢,直到开始感到窒息。

她两条纤细的手臂撑在地面上,力气被抽走了一半,随时都有狼狈趴在地面上的可能,却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透亮明眸往四下扫了一圈,估算着可以顺利逃脱的方向,她装作一脸惊恐地往后退去,声音发颤,“你……你做什么?”

男人沉默不言,却是步步紧逼,在离白倾念寸步远的位置时,白倾念蜷着身子,想在男人蹲xiashen的那一刻,从男人肋下钻出去,却不想男人大步绕过去,走向她的身后。

白倾念浑身的血液都快要沸腾了,也不敢回头去看,抓起自己的手机和证件,也顾不得脚上和背上的伤,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就跑。

她拼了命地疾跑了几步,心脏有些承受不了剧烈运动的负荷,片刻功夫就再次红着脸喘着气停下来,抬手按住剧烈起伏的胸口,眼前也是阵阵晕眩。

身后传来砰砰的声响,听起来让人遍体生寒,白倾念已经不敢想象今晚还能遇到什么惊悚的事了,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她僵硬地转过头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