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都市 ›› 穿越:我的气运之书
穿越:我的气运之书

穿越:我的气运之书与历史共舞-著

29人在追
精彩节选 “杨村据说是因为村口的那一棵老杨树得的名字,但村里确实绝大多数人是姓杨的!”老村长是这样回答小夭的问…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5 16:21:25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杨村据说是因为村口的那一棵老杨树得的名字,但村里确实绝大多数人是姓杨的!”老村长是这样回答小夭的问题的。

说起小夭,就不得不提小夭的老爹,几个月前去世的假道士,道士是能结婚的,但小夭不是假道士的亲儿子。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老杨……”

“老杨?哪个老杨?”

小夭内心充满了疑问:一个村子都姓杨,你说个老杨我知道是哪个?

于是果断打断村长的话,问了起来。

“是村东头卖猪肉的振叔吗?听说他天天起早贪黑的杀猪,夜里就他出去!不对!夜里下雨他肯定不出去杀猪,更何况还刮着风!是虎子他爹吧!如果刮风下雨他肯定出去盖好他家种菜的大棚,不然风一刮,棚膜指定得被掀上天去!不对不对!他天天下午五六点就盖住大棚了,夜里不出去的……”

老村长听着小夭一个个的分析,脑袋感觉大了一圈,只听着“啪”的一声脆响,小夭捂着后脑勺,眼泪花在眼眶里打转儿。

“村长,你干嘛打我?我说的不对你说就行了,别动手啊!把我脑袋打坏了可怎么办,我老爹死了你也不能这么欺负我啊,我老爹说了让你照顾我,让我考个大学给咱村争光呢,你这一打,我考不上大学可怎么办!完了完了,我可能连高中都考不上!打傻了也娶不到媳妇儿,我可能得绝后了,我老爹得从坟里爬出来揪我耳朵,完了完了……”

“给老子闭嘴!”村长喘着粗气,脸憋的通红。

“是老子给你讲还是你给老子讲?老子就说了一句话,你给老子叭叭叭说个不停,再说你信不信老子把你嘴给缝上?”

小夭看着村长,十万个不服,人长了嘴还不让人说话了?那不得把人憋死?眼睛一转,就准备反驳老村长。

“我……额……村长你继续你继续,我绝对不再打断你说话!”

小夭看着老村长手里举起来的拐杖,果断认怂,这玩意儿打屁股那是真的疼!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老杨,奥,也就是你爹,那个假道士!从外面招摇撞骗……额……祈福纳福回来,经过村南边后山乱葬岗的时候,听见一声啼哭,那声音,真的是一个渗人啊,呜里哇啦的,天上打雷声都盖不住,你老爹还以为是乱葬岗出了妖,就准备拿手里的桃木剑进去降妖……”

“降妖?那不可能!我老爹他没这个胆子!你说他吓得走不动道儿,拿桃木剑当拐棍我还信……”小夭撇了撇嘴,一脸不信的样子。

当了十四五年假道士的儿子,还能不知道假道士平时是个什么样儿?就一个晚上猫头鹰叫都能给吓出个好歹来的老头,还敢降妖?小夭是死也不信的!

“听谁讲呢?”老村长看着小夭,晃了晃手里的拐杖!

也不知道假道士怎么教的孩子,嘴碎死了,村里那些婆娘都没这孩子嘴碎!老村长表示很无奈。

“你讲你讲,嘿嘿,继续继续,我不插嘴了!”小夭笑嘻嘻的捂住自己的嘴,不再说话。

“讲到哪了?”

“降妖!”

“奥对,降妖,你老爹拿了个桃木剑就往乱葬岗走去,雄赳赳,气昂昂的,一脸正气!走到乱葬岗中间,你猜他看到了什么?!算了,你别说话了,你老爹啊,他就看见乱葬岗中间的空地上有一个孩子,身上就裹了个破被子,哭的撕心裂肺的,你老爹心善啊,怎么能让这孩子就在那躺着呢,于是就抱着孩子回了家……”

小夭听到这,原本想要继续打断村长说话的心思就断了,他很聪明,他知道老村长讲的故事里的那个孩子是他。

老村长也看出了小夭的沉默,心中叹了口气。这些事小夭是迟早得知道的。

小夭打小就聪明,从知道自己没有母亲,且假道士没结过婚那天起,他就明白,自己并不是假道士的亲儿子……

老村长整理了一下自己情绪,继续说道:

“你老爹第二天抱着这个孩子,走遍了全村,问这孩子是哪家丢的,但没有一家最近有新生儿出生,你老爹他就纳闷儿啊,没办法,总不能把孩子再扔了吧?但他一个五六十岁的人,一没婆娘,二没钱的,怎么养活这孩子呢?于是他就想了个法子,白天把孩子交给我,让我带着,他出村去算命挣奶粉钱,就这样,这孩子活了下来,但这孩子吧,从小多灾多难,三天一病五天一伤的,于是你老爹就给这孩子起了个名字,叫莫夭,意为莫要半路夭折……”

老村长讲完,带着些许宠溺,些许心疼的眼神揉了揉莫夭低垂的脑袋。

“孩子,你老爹去世了,还有村长我,老头子我这辈子就假道士这一个朋友,他在的时候,我和他还能一起下下棋,聊聊天,他这一走啊,孤老头子我就剩下你这个宝贝了。你小,我老,我不指望你养我老,我就盼着,能陪你长大到你能娶媳妇,你能有家,我就对得起老朋友了,我就也能走了……”

十五年后

“小夭,小夭,村长叫你去一趟呢,麻溜的。”

“虎子,你是真虎啊,你没看见我刚回来,你总得让我把家收拾收拾吧,四五个月没回来了,家里一层灰,这灰都没擦擦,我晚上咋睡?你就不能让村长等等,我还能死了不成?不差这会儿!”莫夭手里提着抹布,凶神恶煞的看着踹门进来的虎子。

那门是四五十年的老门了,虎子这一踹,本来摇摇欲坠的老门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咯吱声,愈加显得残破,看的让人心酸。

再看那踹门进来的人,皮肤黑黢黢的,一副常年种地的农家样儿,不过身上却穿的干干净净,齐齐整整。脸盘子大,浓眉大眼,短发利利落落,显得更加憨厚。

虎子本名杨虎,杨村孩子,与莫夭同龄,打小就一起混,陪着莫夭上学到初中毕业,就回家继承了五个大棚和三十亩田,算起来在杨村也是个富二代。如今三十,靠着辛劳和生意脑子渐渐扩大了家里的种植事业,占了临近镇上将近三分之一的蔬菜市场……

“小夭啊,村长有急事找你,你赶紧先放下抹布,和我走趟村委会吧!”

虎子着急的喊着,头上的汗密密的挤了一层,看样子是一路跑过来的。

小夭转头放下抹布,接了一杯水递给虎子

“你喝口水慢慢说,什么事这么急,天塌了?”

虎子喝了两口水,缓了口气,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慢悠悠的说

“这段时间村里不是要重建新农村嘛,村长说要拾掇拾掇村里,把后山的乱葬岗迁一下,种点树,修条路,看看能不能把村里搞成旅游度假村,给村里增收。”

“嗯,这是好事啊,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嘛,但这和我有啥关系?让我去挖坟?这可不行啊,虽然说我年轻,火气大,阳气胜,但挖坟是要折寿的,我可不干这事……”

莫夭一副不情愿的说。

开玩笑,让老子挖坟?老子这辈子就够倒霉的了,高中上了八年才考上大学,大学上了六年,今年三十岁了才毕业。现在去挖坟,万一真应了老爹那句我可能会早夭的话呢,不行不行,老子死也不干,老子还没给家里续香火呢。

“不是,不挖坟!”虎子解释道。“小夭,你老爹的坟不是也在后山吗?那地方正好也在迁坟的范围内,现在其他坟都迁完了,就剩下你老爹了,村长意思是和你商量商量看能不能尽快安排一下。”

虎子说完,喝了口水,抬头准备劝莫夭赶紧去村委会,却听到“啪”的一声,一道人影冲出房门,边跑边骂:“TMD,敢动我爹的坟,老子和你们拼了……”

房门在虎子错愕的表情中痛苦的呻吟了几声后,“嗵”的一声咂起了一院子的尘埃……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