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都市 ›› 深空猎手
深空猎手

深空猎手盛海-著

23人在追
精彩节选 “轰隆……” 一声响彻天地的爆炸声,大地为之颤抖,天空之上亮起比太阳还强百倍的光,一股高温的气体不断…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5 16:24:06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轰隆……”

一声响彻天地的爆炸声,大地为之颤抖,天空之上亮起比太阳还强百倍的光,一股高温的气体不断膨胀翻滚,以人无法想象的速度冲向四周。

百里之外,强大的气浪吹得人脸庞森森作痛,一朵巨大的黑色蘑菇云轰然出现在天边,久久未能散去。

废墟之上,楚歌看向天空,俊俏的脸上没有一丝惶恐,甚至有些麻木。

“又失败了!”楚歌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道。

十八年来,这样的场景他不知道看了多少次,现在看到,有的只是麻木和无味。

自千年前那场旷世之战,蓝星上空突然出现一道巨大的无形能量体,将蓝星卷入其中,犹如蛋壳中蛋黄,束缚在其中。

能量体犹如一道天堑,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但凡有物体靠近,顷刻间灰飞烟灭。

人类的星辰大海梦也随之破碎,航天科技的发展无法寸进,所有航天宇宙飞船均无法进入太空,遨游星海。

因此,这道巨大的能量体也得到一个响亮的名字——时空结界,更被人戏称为蓝星牢笼。

战争之下,蓝星有半数土地被摧毁,满目苍痍,遍地荒凉,人口也急剧锐减,从上百亿锐减到不足一亿,而且因为生存环境的恶化,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地往下跌。

幸存下来的土地,除了一些大型的城市,其他都是一片荒凉,杂草丛生,荆棘遍地,野兽横行。

那场战争经历了什么?

竟让一个科技、经济都在高速发展的蓝星变成现在这般模样,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年战争的内幕也随着先人的离世而长埋地底。

家国不在,故土不存,蓝星形同一盘散沙,这样的混乱持续数百年之久,使蓝星无法实现重建。

直到三百年前,人类为了能改变现在的生存环境,共同成立了一个叫做万国会的联盟。

至此,蓝星才从战争中恢复过来。

但人类的星辰大海梦一直都在,为了能进入深空,不惜动用核武器攻击时空结界,期许着能用核武器打开去往星空的大门。

只可惜,数百年来,上万次改进和尝试,无一不是以失败而告终,这一次也不例外。

“看来已是强弩之末,这么多年下来,所剩的核武器恐怕也将用之殆尽。”

楚歌缓缓地从断壁上站了起来,长长的舒了口气,看向无尽星空,心中五味杂陈,有的是向往、有的是无奈。

遥想千年前,人类可以自由穿梭于宇宙之中,遨游天际,如今却只能做笼中之鸟,受制于时空结界,苟活于残破的蓝星之上,有的只是压抑、无奈和无助。

这种压抑,几乎让人透不过气来。

“紧急通知:一个小时后将有大量的粒子风暴席卷西南地区,此次的粒子风暴强较之之前的强度更大、波及范围更广,请广大市民注意躲进避难所!”

茫茫废墟之中,一座写有“西市避难所”五个金色大字的银色高楼,屹立于废墟之上,一个不起眼扩音器置于楼顶,从扩音器中传来几道焦急的声音。

时空结界的出现,蓝星上方的卫星悉数被摧毁,因此手机、卫星电话等通讯方式都已失效,人类传递信息的方式也回到了传统,不再是通过卫星传播,而是采用拉网式传播。

这种传播方式相对落后,且一对多损耗较大,处理信息只能采用机械式人工处理,无法达到智能化,因此一些人口相对较少的城市,并没有开放对话功能,只安装了收听功能,并通过广播接收到紧急信息。

“粒子风暴?这个月已经是第三次了!”

楚歌一脸惊愕,粒子风暴的威力,他是亲眼所见。

粒子风暴已经存在数百年之久,人们不曾寻找到它形成的原因,甚至不知道它是由什么物质组成。

但它的凶名却让人不寒而栗。

“风暴之下无活物!”

这句流传了上百年谚语,证实了粒子风暴的恐怖,没有活物能在粒子风暴中存活下来。

即便能侥幸活下来,因受到粒子风暴的影响,也会失去本性变成嗜血怪物。

直到百年前,人们才研究出能抵御粒子风暴的材料,但这种材料极为稀少,因此只能用于一些特殊用途的建筑和装备之上。

楚歌举目看向废墟中的银色高楼,摇摇头,满脸无助的向其中走去。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如此下去,人类终将濒临灭绝。

眼前的避难所便是经过特殊材料处理,为的就是抵御随时都有可能到来的粒子风暴。

西市避难所中,无数的人群正从四面八方赶来,数万平米的避难所早已被挤得水泄不通,人头攒动。

西市虽然算不上大城市,但是也有着十多万的人口,眼前这个仅有上万平米的避难所,要容纳这些人口,显得有些捉襟见肘。

楚歌走进避难所,便见一道娇小的身影避开人群向他奔来,来人是一名八九岁的女孩,扎着两个马尾辫,圆圆的脸蛋微红,看上去甚是可爱。

女孩手中抱着一只全身长着金色毛发的小狗,小狗时不时吐出舌头在她脸上蹭几下,看上去甚是乖巧。

“哥!”

女孩喊了一声,动作娴熟的窜进楚歌的怀里,一脸微笑看着他。

看到女孩,楚歌脸上的愁云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溺爱。

“萧然!”

女孩名叫萧然,自打楚歌记事起,就跟着萧然的家人生活在一起,两人形同兄妹。

随着楚歌长大,每当看到别人叫爸爸妈妈时,便会向萧然的父母问及自己的身世,但每次都会被搪塞过去,得到的答案永远是——“你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也是最伟大的人,你会因为有这样的爸爸而感到骄傲。”

对于楚歌的母亲,萧然父母却只字未提,不知道是他们对楚歌的母亲一无所知,还是他们不愿意去提起。

就这样,楚歌也很少去问及自己的身世,在他心里,早已把萧然的父母看作自己的亲生父母。

楚歌摸了摸萧然的头,环顾四周,疑惑地问道:“萧然,你爸妈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里?”

“爸爸妈妈狩猎还没有回来,我想在风暴来临之前,他们应该能赶到避难所。”

萧然脸上看似轻松,但也藏不住眼中的担心,她却将这份担心内敛,完全不像一个八岁孩子,反而更像一个成人所具备的成熟。

楚歌默默地点点头,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涌进避难所的人群,希望能在他们当中看到萧然父母的身影。

“警告!警告!由于粒子风暴改变了方向,十分钟后将到达西市,请尽快躲进避难所!”

“十分钟?”

众人哗然!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