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重生后,冰山言少被我撩成粘人精
重生后,冰山言少被我撩成粘人精

重生后,冰山言少被我撩成粘人精毛团团-著

8人在追
精彩节选 “砰——”安南音托起沙鹰H49的手不住的颤抖着,白皙如雪的手背青筋暴突,明黄的吊顶灯光洒在她的脸上,…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5 19:16:56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砰——”安南音托起沙鹰H49的手不住的颤抖着,白皙如雪的手背青筋暴突,明黄的吊顶灯光洒在她的脸上,映照出两行清晰的泪痕。

“言爷!”

四下训练有素的保镖飞奔向大厅中间,男人捂住左胸的手的指缝间流出鲜红的血,令人惊心。

“我要给言爷报仇!”小肆悲痛地吼叫一声,暴地而起,拔出插在腰侧皮带的沙鹰,尚未举起时,一道虚弱却冷冽如故的嗓音从身后响起,将他健壮的手臂活生生按压下去。

“住手,她是我的……咳咳……妻子……”

男人生了一张俊美如尊神的脸,此时却眉心深深的隆起,痛苦的纠结着,冷汗直冒。身体像虾一样蜷缩起来,向后倒去,被四面八方冲来的保镖接在怀里,急促地倒吸着气。

小肆无法,懊恨地回首说:“言爷,她不仅偷窃我们龙沨的机密,她还亲手杀你!”

能感受到身体血液伴随着氧气迅速流失,言清商知道自己这条命已经无力回天,这样清晰的明悟只是让他抬眸轻笑,漆黑的瞳仁紧紧锁住眼前拿抢指着他的女人,倒映出她纤细窈窕的身影,每一尺一寸都包裹着烈焰般无限的爱意。

“让她杀。”言清商耳际清楚听见自己艰难的声音,“我死后……言家……由她接管,你们,必须……听命于她……一如对我。”

“言爷!!”

手下们集体痛哭出声。

安南音愣愣地看着这一切,泪眼婆娑的脸颊闪过一丝空洞的茫然,她苍白的嘴皮颤动着,轻声发问,语气似是质问似是疑惑。

“为什么不杀了我?”

你不是厌恶我到连碰我一下都不肯么?为什么我背叛了你,还亲手杀你,你却不恨我?

剩下的话语被吞咽进肚里,她怎么也问不出来。

三年前,她接受安子琛派发的任务,受命嫁给言清商,成为他的妻子,就是为了窃取帝都第一财阀龙沨集团的机密。

这三年以来她无数次将机密文件传递给安子琛,给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造成了无数损失,但是只要掌权人言清商不死,龙沨集团就绝不会倒台,于是安子琛派发的最后一个任务就是让她亲手杀死言清商。

她也如计划一样坚决执行了。

三年夫妻,两人却没有夫妻之实,只有一个空架子。安南音从来不觉得言清商爱她,作为一个卧底,她也不能让自己为这个男人动心,但是如今看见濒死的言清商对她的袒护,她内心某根冰凉坚固的弦,却被无法抑制的波动了。

“阿音。”言清商微微歪了一下脑袋,后脑脱力地枕在手下胸口,望向安南音的眼神却是无比的温柔缱绻,仿佛三月江南拂过湖面的温暖的风,那是一种充满了爱意的眼神。

“有一句话……这三年……我始终不敢……对你说,你最后纵容我一下吧!”他笑了,俊美无双的脸,刹然一笑,惊了芳华。

如同回光返照般,他面容显出与往常无异的精神来,“我爱你,之前一直不敢告诉你,有你陪伴我这三年,我已知足,别无所求。”

说完最后四个字,他的笑容凝固在嘴角,同余温一起残留在身体里,他缓缓合上了眼睛。

安南音呆愣在原地,心中剧烈地震动着。他说她爱她,她却背叛他,亲手杀了他。

华贵无比欧风大厅里响起悲恸的嚎哭,天花板仿佛承受不住这样的悲哀,嗡嗡地发出低沉的回响。

“碰!”

一声巨响,巴洛克样式的大门从中间打开,一线天光泄露而入,一男一女的身影背光而来。

男人身穿高定西装,身姿挺拔大步走入,眉目间有些阴郁,却丝毫不损他的俊气。女人则穿酒红色露肩礼服,纤臂挽着男人的右手,一头蜷曲卷发格外迷人。

“阿琛哥!”安南音转头看见来人,打起了精神,勉力将言清商的死抛去一边,走到他跟前停下说,“你交给我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龙沨集团以后就消失了。”

“是么?”安子琛目光落到不远处冰冷尊贵的尸体上,阴恻恻地笑了,“干得很好,宝贝儿,我该怎么奖励你呢?”

安南音擦干自己的眼泪,勉强笑了笑:“不用奖赏的,阿琛哥,你只要如约娶我就好”

“娶你?只怕不行。”安子琛笑了。

安南音意外:“什么?”

“不用怀疑。”安子琛身边的女人笑了起来,红唇火热,嘲讽至极,“琛哥哥是不会娶你的,他要娶的人是我。”

女人叫韩芸芸,闻名遐迩的是帝都第一名门贵女。但没人知道她娇美的容颜下隐藏了一副怎样丑恶的灵魂,安南音和她向来不对付,她话刚说完,脸上就挨了一巴掌,脸上登时火辣辣红起来。

“闭嘴!你是个什么东西,敢这么对我说话!”安南音冷声说。

然而,下一刻,一道强劲有力的巴掌就落到了自己的左脸上,直接把她打得踉跄几步,跌向后方地上。

安子琛收回手掌,冷声说:“你又是个什么东西,敢对芸儿动手!”

“你竟敢打我!琛哥哥,你快给我杀了这个臭婊子!替我报仇!”

韩芸芸阴狠地看了她一眼,瞬间眼泪汪汪地抬起头,把被扇巴掌的脸撇过去给安子琛看。

看见她红肿的脸,安子琛心疼得直皱眉,怜爱地抚摸她的半边脸:“芸儿不哭,我给你吹吹。”

韩芸芸不依不饶地嚷着他:“琛哥哥你快替我杀了她!”

看着两人浓情蜜意的模样,感受着自己脸上火烧般的疼,安南音突然恶心得想吐,这个时候就算再蠢她也明白了,这两个狗男女,背着她搞在了一起!

“安子琛,你原来之前说的要娶我,喜欢我,都是骗我的!”

安子琛单手搂着韩芸芸的细腰,自上而下地看她,目光几分怜悯几分嘲弄:“你终于明白了,可惜你知道得太晚了些,安南音,你不过是我的一枚棋子,我爱的人从来都是芸儿,你就不要妄想我会娶你了。”

“说来可笑,世界上真正爱你的,只怕也就只有言清商了吧,但你却亲手把他杀了,何其愚蠢。”

韩芸芸娇笑着说:“你就是我们成功路上的垫脚石,多亏了你,琛哥哥才能干倒龙沨集团,成为帝都第一财阀。而我则会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财阀夫人。你要是乖一点,现在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我说不定还会考虑给你留个全尸哦!”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