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赘婿 ›› 天命医婿
天命医婿

天命医婿万物皆可牛头-著

30人在追
精彩节选 “唉,你的妹妹脑梗再次复发,大面积梗死,需要立即做骨瓣减压。” “考虑到后续费用,你需要准备至少十万…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5 19:18:21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唉,你的妹妹脑梗再次复发,大面积梗死,需要立即做骨瓣减压。”

“考虑到后续费用,你需要准备至少十万。”

一句十万,让唐羽如坠冰窖。

望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妹妹,唐羽指甲抠入肉里。

这钱,他根本拿不出来。

妹妹唐欣,今年才二十岁。

两人同为孤儿院收养的孤儿,彼此相依为命。

可在高考那年,唐欣压力巨大,突发脑梗。

作为哥哥的唐羽,自愿负担起妹妹的生活起居。

这些年,几乎将他的所有积蓄,都搭了进去。

身上除了最便宜的老年手机,连一百块都拿不出来。

唐羽走投无路,来到过去老同学家门前,“求求你,借我一万,五千也行。”

门内明明传来声音,却无人开门。

打电话给过去的室友,结果听他借钱,瞬间挂断。

唐羽楞在原地。

再次拨去,竟然已经关机。

四年室友兄弟,毕业后竟人情冷漠。

为了凑足这十万,唐羽狂奔在马路上。

他慌不择路的表情,在路人眼中极为滑稽,就像个小丑。

一路来到公司,昔日同事,也不知从哪里得到了风声。

见他进来,全部冷眼以待。

唐羽努力保持微笑,挨个搭讪。

谁知同事们相互开着玩笑,讨论工作,却将他当做空气。

如此热闹氛围里,唐羽尴尬站在中间,期盼跌落谷底。

唐羽孤零零站在公司,终于承受不住这种气氛,转身离去。

前脚刚走,身后便传出一阵恶意嘲讽。

唐羽攥紧拳头,这些人落井下石,简直可恶!

不甘中,来到了岳母家。

四年前他入赘到此,这里也成了他的家。

结果一听到借钱,岳母陈佳美当场炸毛!

握着鸡毛掸子,抬手就打。

“你个废物东西,这么多年,每个月就给我一千块钱零花,还想找我借钱?”

“我女儿嫁给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啪啪啪!”

“妈,你别这样。”

唐羽惊叫一声,连连后退,差点惨遭毒手。

岳母表情狠毒,鸡毛掸子打在门上,竟然断了。

“叫什么叫,再叫把你舌头剪了。”

陈佳美怒声呵斥,“你个窝囊玩意,鸡毛掸子都抽断了,快给我赔钱!”

“一个鸡毛掸子五百块钱,快给我!”

唐羽倒吸口气,这简直是蛮不讲理。

他自问结婚这么久,从未亏待过岳母一家,甚至每个月孝敬一千块钱。

一边护理妹妹治疗,一边煮饭打扫,孝敬岳母和养母。

这么多年下来,不舍得买一件新衣服。

身上这些,最少都穿了七年,已经洗的发白。

自问这样的女婿,全国有多少?

“快给我钱!”

“给我钱!”

岳母陈佳美表情凶恶,嗷嗷大叫。

周围邻舍都打开门,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

为了息事宁人,唐羽不舍的取出钱包,将最后的几十块钱,递了过去,“我就这些钱了。”

陈佳美一把夺过零钱,眉开眼笑的收起。

察觉到邻居正在看热闹,脸色又是一板,喝道:“你出轨还好意思过来求原谅,赶快滚吧!”

大门狠狠关紧。

邻舍指手画脚。

这种欲加之罪,含血喷人的态度,把唐羽气的差点脑溢血。

走出小区,他只能拿起手机。

犹豫再三,拨打了最不愿面对的那个人,他的老婆李凝萱。

电话打通,李凝萱一听又是给妹妹治病,语气中透露出了无尽的厌恶。

“你每次给我打电话,都是要钱。”

“身为男人,自己不去赚钱,只想着从我这里拿,你没有自尊吗?”

“前前后后,我借了你三十万,你一分未还。”

“我是你妹妹的保姆吗?”

说完,电话只剩忙音。

这次,唐羽真的凉到谷底。

妹妹的手术费,真的凑不成了?

沉默中收起手机,忽然想到,自己的客户中有一个富二代。

火速前往富二代所开的酒吧,白天还未开张。

吧台上坐着零零散散几人,有男有女,正在聊天。

唐羽说明来意。

李涛端着酒杯,靠在吧台,嘴角露出讥讽。

“我说唐羽,我们只不过见了一面,你就跑我这里来借钱?”

“要是见上两面,你岂不是要夺我家产?”

“你这个上门女婿,混的是不是有点太惨了?”

唐羽走投无路,苦苦哀求,“李总,我妹妹重病,急需用钱。”

“借我十万,日后肯定还你。”

“就算让我做牛做马,我也愿意。”

“真的?”李涛来了兴致,给服务员打了一个眼色。

服务员阴笑着拿起酒杯,当面脱下裤子,引得两名女性富二代尖叫出声。

很快,酒杯盛满了浑浊的黄色液体。

“卧槽,怎么这么黄?”李涛惊叫一声。

服务员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对不起,李总,我尿道炎、前列腺炎、还有糖尿病。”

“糖尿病?那岂不是便宜这小子了?”

“不过无所谓了。”

“跪下!”

“喝了这杯,我就给你十万!”李涛盘起二郎腿,一副看小丑的模样。

自尊,到底值几个钱?

唐羽迷茫了。

他眼眶通红,紧握的拳头,几乎抠入肉里。

短短几秒钟,无人知道他内心的挣扎与屈辱。

但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苍天敬父母!

若他今天真跪了,那这辈子都抬不起头!

因为你的自尊被丢弃,已经没有了男人顶天立地的傲气。

没有傲气,下次你还会跪!

跪来跪去,不用其他人瞧不起,你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唐羽猛地睁眼,“李总,你不要欺人太甚!”

“不喝还废话,你当我这里做慈善的?”李涛用力一摔酒杯,站了起来。

“李总,你换一个条件。”

“妹妹与我相依为命,都是孤儿院出身,自幼无父无母。”

“她才二十岁,不应该遭到这种待遇。”

“你妹妹二十岁?”李涛双眼一亮,忽然改口,“救她也行,让我玩一个月,十万块钱尽管拿走。”

“不行!”唐羽一口回绝。

“不行就别磨叽,给我打一顿,扔出去!”

十分钟后,唐羽全身淤青,被扔在酒吧门外。

没钱没势,就是这种结果。

穷,就是原罪。

希望破灭,就如同这夜晚的冷风。

风在吹,却感觉不到冷。

唐羽双目死灰,回到妹妹居住的公寓。

倚靠在铁门上,滑坐在地。

妹妹的治疗费,失去了所有的希望!

明天,妹妹就会被医院撵出,死在家里。

“该死!”

唐羽一拳砸在地板上,恨自己没有一点本事。

要是自己有本事,怎能遭受如此对待?

就在这时……

“哥哥,我终于找到你了!”

陌生女人的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