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快穿:偷咬一口病娇仙尊
快穿:偷咬一口病娇仙尊

快穿:偷咬一口病娇仙尊浊酒秋鹤-著

10人在追
精彩节选 “别过来,我让你别过来!” 白清澜的脚步因为这声呵斥顿住了,眼前闪过一道白光,竟是那人丢了个法咒过来…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5 22:34:40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别过来,我让你别过来!”

白清澜的脚步因为这声呵斥顿住了,眼前闪过一道白光,竟是那人丢了个法咒过来。

好在他此时双眼已经看不清周围事物,这一道咒打歪了不少。

白清澜叹了口气,开始规劝道:“镜玄仙君,你如今被体内的妖力反噬,如果不及时将妖力驱出,你的根基将会大大受损。”

“你修仙修了这么多年,马上就要晋位真君,应该不想在这关键时候毁了根基吧?”

房间的尽头,司镜玄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他手腕一转,想掐个诀出来,可惜此刻体内妖力仙力冲撞在一起,根本没办法成功。

他紧咬着自己的下唇,苍白的皮肤上浮现出一股异样的绯红,微微上挑的眼睛瞪着出声的方向。

“你既知我是谁,现在就该退出去!不然……不然治你大不敬之罪!”

镜玄仙君,越天宗最负盛名的冷傲仙君。

本是一只九尾狐妖,却修了无情道。他用三百年的时间修成正果,成为整个越天宗里最年轻的仙君。

世人皆不信,狐妖一族也能成仙,但是司镜玄做到了。

狐族相貌柔美妖媚,司镜玄却不知为何,生了一副冰霜寒雪般的面孔,当真如九重天那些神仙一般,带着不可侵扰的圣洁与矜贵。

此时,那张冷清的脸上染上了点点淡红,宛如寒梅在大雪中绽放,美不胜收。

白清澜敲了自己的脑袋,呸呸呸,什么美不胜收,她是来干正经事的,不是来欣赏仙君美貌的。

“咳咳,镜玄仙君,其实我也很想离开的,只是这房间四周都已经被人下了结界,我只是个手无寸铁的凡人嘛,要我自己出去,太难了。”

说到后面,白清澜表情里还有一丝幽怨。

司镜玄粗喘了两口气,大脑费劲地想了一圈。

他挣扎着,想打出一道法咒解开结界,没想到咒还没出去,人先倒下了。

白清澜连忙跑过去,却看见倒在地上的仙君露出了……一条尾巴。

司镜玄长了一张生人勿近的脸,唇薄鼻子挺,没想到尾巴却毛茸茸的,像一团软软的白棉花。

白清澜定了定心神,把心中想狠狠rua尾巴的那点想法全都压了下去。

她扶起地上的仙君,再一次苦口婆心道:“仙君你不必介怀,我虽是凡人,但却是空灵根,无论你体内有多少妖力,都能消化得了,没一点问题。”

这片大陆盛行修仙之道,无论人妖魔,都想修得正果。

白清澜也不例外。

八岁那年,好不容易拿到了越天宗选拔新弟子的入场券,却没想到测出来是个空灵根。

别人的水灵根火灵根好歹有个修炼方向,空灵根就如其名,空空如也,无论储藏多少灵力,最后都会散去。

像破了口的桶,接再多的水都没用。

白清澜没心没肺,不修仙就回家继承家产呗。

没想到前脚刚离开,后脚就被越天宗的人追上了。

白清澜这才知道,越天宗里有位仙君,是狐妖。

虽已得道,但每隔一段时间,体内的狐妖之力就会苏醒,仙君妖性大发,如果不能及时处理,道行就将毁于一旦。

她的空灵根刚刚好,非常适合用来接纳仙君多余的妖力。

白清澜听到对方的话以后,回去住处好好想了想。

这件事听起来对自己好像也没坏处,既能去传说中人人向往的越天宗混吃混喝,还能回家说一嘴光宗耀祖,是笔不错的买卖,也就答应了。

其实还有一件事很少有人知道,即使是白清澜,都不知道。

空灵根不仅不能修炼,而且断情绝爱,不明白爱是何物。

这样的灵根,似乎就是为司镜玄量身定做的。

她来越天宗都已经八年了,每天的生活里除了吃喝玩乐,没有一点别的内容。

至于接纳妖力,更是再没有人提起过。

越天宗里的人,对她是既羡慕又嫉妒。

羡慕她每天自由自在万事不愁,嫉妒她即便这样,也不会担心被赶出宗门,甚至宗门里上上下下,都要笑脸相迎。

唯恐这世上难求的空灵根闹脾气不干了。

嫉妒完了之后还只能在心里悄悄安慰自己“她只是个废物空灵根,没什么大用的,也就是当个工具人罢了。”

而就在今天,白清澜正梦到自己的灵根突变,一下子变得很厉害的时候,被人惊扰了美梦。

原来是镜玄仙君的狐妖之力终于发作了,要找人纾解。

她这个专属炉鼎,终于要发挥作用了!

白清澜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越天宗精心养她这么多年,终于到她有所回报的时候了。

没想到,刚迈进仙君的房门,门就被人从外面锁住了,还在门边下了一层结界。

房间里的镜玄仙君更是骇人,一连三道法咒,差点把她头发劈成鸡窝。

其实司镜玄也知道,越天宗里一直为他准备了一个千年难遇的空灵根,作为他倾泻妖力的炉鼎。

但是他生性孤傲,喜洁,从不爱和他人有任何身体接触,更遑论是一个从未见过面的炉鼎,自然对于这件事十分的抵触。

这次发作,他想同往常一样,强行用自身的能力压下去。

没想到,长久以来积压的妖力竟然一次性爆发了,他彻底陷入了癫狂的状态之中。

妖力在体内乱窜,影响了他所有的感官。

眼睛看不清,耳朵也只能隐隐约约听到一点点声音。

但是司镜玄能清楚的感觉到有人将他扶了起来。

面对陌生人的靠近,此时看不清的他,下意识地想推开那人,但炙热的手在摸到那人时候,突然感到了一阵难以言喻的冰凉感。

一时之间仿佛整个人都失去了理智,想要推的手忽然变成了抓,抓住了那冰泉一般的胳膊。

那种触感让他几乎要喟叹出声,好在自身仅存的那点理智阻止了他。

当他看不见的时候,嗅觉和触觉就格外灵敏。

忽然间,司镜玄隐隐约约闻到了一股极为清凉的味道,就像他幼年时期最爱的沾了露水的草地,还是小狐狸的他,那时候经常在草地上打滚。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