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重生团宠:爆红后她成了第一祸水
重生团宠:爆红后她成了第一祸水

重生团宠:爆红后她成了第一祸水千千千千言-著

9人在追
精彩节选 雨幕中,身着蓑衣戴着笠的鹿小希在林间缓慢地行进着。她不时蹲下身来,拿着小小的锄头在树根或是凹地里挖一…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6 01:05:07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雨幕中,身着蓑衣戴着笠的鹿小希在林间缓慢地行进着。她不时蹲下身来,拿着小小的锄头在树根或是凹地里挖一些植物。

下的雨并不是很大,但细细密密的也有些恼人。这身影却不紧不慢,丝毫不被这雨影响动作。

忽地,鹿小希目光锁定了不远处的草丛。

没有风,毛毛雨落在草上并不会带起动静。看了一会儿,她果然看到了草丛中有不一样的东西。

那是一条很细很细的金色小蛇,女孩蹑手蹑脚靠近,隔着段距离辨认出那是金环蛇。

自从第一次在山上看到金环蛇褪下的蛇皮,鹿小希就常在附近寻觅。

蛇喜阴,所以越是这种阴雨天,它再次出现的可能性越高。连着找了好几天,总算是找到这小东西了。

金环蛇是一种十分难得的灵蛇,在这个世界,古代中医典籍只说能将其入药,处理和使用得当,药效堪比百年人参。

但是鹿小希从前所在的世界,通常是将金环蛇养成灵宠的。只要养的好,这金环蛇可以驱邪避灾,忠心护主,在解毒方面也有极大作用。

而且她运气很好,遇到的是一只第一次蜕皮的幼蛇。幼蛇容易驯服,好养。

鹿小希眼中的欣喜藏不住,但她努力放轻呼吸,生怕惊扰了那小东西让它逃了。

她动作矫健而轻巧地掠过枯枝烂叶以及一些灌木,缓缓靠近那条在夜幕中发着浅浅金光的小东西。

但那金环蛇的灵敏度也极好,尽管她行动如此隐蔽,这金环蛇还是有了些感应。

于是一人一蛇陷入了你追我逃的过程中,约莫十分钟后,那蛇才被俘获。

“小东西跑什么?怕我吃了你不成?”女孩声音悦耳温和,带着些泥水的手指惩罚似的按在小小的蛇头上。

那蛇大抵是想抵抗,但又似乎畏惧她身上的气息,不敢冒头。

“我不杀你,只要你跟着我,保证以后给你找很多宝贝吃。”

她说完话,小蛇“嘶嘶”吐着信子,畏畏缩缩的。

“胆小鬼。”

女孩轻笑一声,指尖捻了一下,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红色小花在她细嫩的肌肤上盛开。

金环蛇本来害怕的耷拉脑袋,可实在受不住那香味的吸引,小心翼翼地探过头去。

鹿小希也不急,目光随意四望,这世上没有哪个生灵会拒绝她指尖医者元丹的力量。

刚刚全心追这小蛇,倒没怎么注意周围的环境,如今打眼一瞧,这地方十分阴森僻静。

顺着风飘过来一阵血腥味,合着雨腥味一起,若不细闻,根本察觉不到。

鹿小希对气味十分敏感,不然也不会在这样下着雨的昏暗天色里还能准确地找到一些细小的药草。

这时,手上微凉的触感拉回了她的注意。指尖那朵极小的花儿已经消失,而金环小蛇懒懒地吐着信子。

她满意地勾唇,松了力道,金环蛇顺势缠在她腕上,一圈两圈,像是手镯一般,不细看很难分辨。

收回在金环蛇身上的心思,她神色微凝,小心翼翼靠近血腥味传来的方向。

这座山在外人眼中是座险山,地处偏僻,寻常人不会来这里。更遑论,此处亦是这座山中比较隐秘的位置。

这里怎么会有血腥味?

这么想着,鹿小希已经找到了血腥味的来源,在山坡岩石下蜷缩着的人影。

凑近了,鹿小希才发现那是个身负重伤的男人。他身上已经湿透,衣服黏成一团,早已经分不清到底是水还是血在上面了。

鹿小希谨慎靠近,发现那人气息极浅,生机微弱。

她简单地查看了一下,发现男人身上有几处枪伤,身上布满了刮蹭的伤口,大小不一,却十分可怖。

应该是从山上摔下来的。

鹿小希隔着朦胧水汽,于昏暗夜色中看向头顶。那处有一个断崖,位置险峻,这人应该是从上面摔下来的。

这人实在命大,竟然没有摔死,还留了口气。

他身上的致命伤在胸口,子弹洞穿了他整个胸腔。那伤口距离心脏仅一公分的距离,这人从山崖上滚落的,伤口肯定被牵扯到。

这样的伤势还能吊着一口气,鹿小希不得不感慨这人命硬。

这样的伤情其实已经是必死无疑,至少放到外面任何一家医院,都救不活他。

但对如今师从神医并且上辈子就是医仙的鹿小希来说,救活他只是在于他值不值得她付出心力从阎王爷手上抢人。

鹿小希想着荒郊野外,这人还不知道是个什么身份,说不定此人恶贯满盈死有余辜呢。

她正犹豫着,腕上安静卧着的金环蛇忽地抬头,朝着伤者的方向爬过去。

她微诧异,因为刚刚的契约,她隐约能觉察到金环蛇的意思。

它想让她救他。

可是,为什么呢?

鹿小希犹豫着仔细端详地上奄奄一息的男人。

男人双眼紧闭,脸色惨白,昏暗光线下依稀可见深邃的五官。虽然布满伤痕血污,却依旧能从他五官轮廓判断出此人长相极好。

金环蛇是灵宠,一旦认主,便会一心为主人考虑。她刚刚已经试探过,这金环蛇的确和她以前接触的一样。

所以,它想让她救这男人肯定是有某种道理的。

哪怕这种直觉无法解释,却值得相信。

她蹲下身子,雨打在蓑衣上溅起点点冰凉,暮色已经渐深,马上便要入夜了。

她和师父所住的茅草房离这儿不近,这种天气带着他回去明显不现实。这人的伤势太重,这一路折腾小命怕是立刻就交代了。

若要救他,在这险峻的地方待着肯定不是长久之计,思索了片刻,鹿小希记起不远处有个山洞。

那是她出来采药偶然发现的,有时候在外面逗留太晚,就会就近找安全的地方留宿。

这山洞便是她寻到的庇护所之一。

那里可以避雨,也可以暂时安顿做进一步的救治。

她先将自己身上的竹篓带过去,生了火之后,才又来到岩石边。将自己的蓑衣帽子一概脱了,披到伤者身上。

她人瘦,力道却不小。毕竟常在山间行走,采药寻草打猎,本身也有不同寻常的修行之道。

所以虽然费了点事,男人倒也还是被她顺当地带到山洞里了。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