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种田 ›› 农家铁锤小悍妻
农家铁锤小悍妻

农家铁锤小悍妻黑漆麻咕咚-著

12人在追
精彩节选 远远的就听到一阵僧人颂经文的声音,睡梦中的人嘴角微微扬了一下,心里满含安慰的想着。 也不知道是哪个好…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6 02:08:05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远远的就听到一阵僧人颂经文的声音,睡梦中的人嘴角微微扬了一下,心里满含安慰的想着。

也不知道是哪个好心人,知道自己死了还帮忙请了和尚来为自己超度亡灵。

这下就算是下了地府也安心了。

床铺上睡着的人这么想着,嘴角的弧度也渐渐的扩大了些,只是这愉悦的心情还没有维持太久,就听到了身边传来一道弱弱的哭泣声,期间还夹杂着些话语。

“姐姐,你快醒醒啊!要是你也走了,留下我一人该怎么办啊?”

说着又断断续续的哭了起来,床上的人刚才还有些愉悦的嘴角也拉了下来,心里也有些不耐烦,这怎么连死都不让人安生啊!

吵的人心里烦躁。

因为这哭声眉头微微的拢了起来,最后估计是受不住这孩子的哭声,没好气的开口说了句话。

“还有完没完啊?”

估计是太久没说话的原因,还是嗓子太干,这声音莫名的带上了一丝沙哑干涩。

只是这话一落地不管是床上躺着的人,还是床边趴着的人都愣了一下。

后者反应比较快,听到这声音忙止住了哭声。

“姐……姐,你醒了啊!是不是口渴了我这就去给你倒水喝。”

床边的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只是看起来有些憔悴,估计这是哭太久的原因,这会儿听到床上女人的声音,刚才还有些暗沉的眸子瞬间变得明亮了起来,连同说话的语气都带上了几分激动。

苏清也像是突然明白了过来似的,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估计是屋里的光线有些刺眼,一时有些适应不了,有些僵硬的抬手挡了下眼前的光,待到眼睛适应了这才把手缓慢的拿开,微微抬起头仔细的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

入眼的就是一根漆黑的房梁,还有房顶上面有些泛黄的稻草。

苏清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有些不确定的眨了下眼睛,在睁眼的时候确定自己刚才没有看错,之后又有些不确定的微微侧过头看了眼周围的环境。

红土磊的墙,稻草搭的屋顶,房间里除了自己睡着的这张木床,就是挨着床脚的地方放了张桌子,桌上有两个土陶碗,桌子边上的地上放了一个有些年代的木箱子。

那箱子估计是用的时间比较长的原因,上面的漆已经掉的差不多了,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了。

房间里除了这些,也没有什么了,床上的人也感觉了一下自己盖着的被子,里面硬硬的,盖在身上也没觉得有多暖和。

打量完这些,床上的女人这才把视线投到刚才说话的人身上。

只见面前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正睁着一双黑亮的眼眸盯着自己,眼里的光出奇的明亮,嘴角也微微的上扬,和床上的人对上视线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更大。

只是这孩子估计是长期营养不良的原因,两颊微瘦,漏出些微骨头来,眼窝也比一般的孩子要深一些。

头顶的头发也像是枯草似的,看起来黄黄的,虽然打理的也挺干净的,但是看起来还是一副面黄肌瘦的样子。

“姐,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苏清听到孩子的问话,又看了他半天,像是反应不过来似的,愣了大半天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语气也放柔和了些。

“麻烦给我倒杯水,行吗?”

那半大的孩子听到床上的人这话,两只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眼里满是喜悦,也没有发觉这说话的语气与以往的有些不同。

“哎!姐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倒,你屋里的冷了,我去灶房给你倒些热水。”

说完也不等床上的人做出反应麻溜的就向门口的方向跑了过去,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估计是太着急的原因,突然被门槛绊了一下,扑通一声就摔在了地上。

这地本来就是黄土夯的,这会儿那孩子摔下去周围太阳照射到的地方冒起了一圈灰尘。

床上睡着的女人有些担忧的看了眼趴在地上的孩子,刚想张口问一下,只是还没来得及,那孩子就龇牙咧嘴的爬了起来,估计是扯到了伤口,嘴里小声的嘶了一声。

这声音虽然已经极力忍耐了,但还是让苏清给听了个清楚明白。

只是令人没想到的是,这孩子嘶了那一声之后,回过头对着床上的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来。

“姐,不用担心不疼的。”

床上的人听到这孩子说出来的话,不知为何心里竟觉得有些微微的疼痛,还有些酸楚。

只是还没有等苏清说什么,那孩子迈步离开了,只是看着那走远的背影有些颤抖。

苏清看着那小小的故作坚强的身影,嘴角微微的抿了一下。

心里也有些复杂。

这会儿躺在床上的苏清才有时间来整理自己的思绪,按理来说自己已经死了,怎么说也不该来这啊!而且身体上的疼痛又确实是那么的真实,一点都不像是假的,还有刚才看着那孩子的样子,心里的那丝疼痛这会儿还丝丝缕缕的缠绕在心间,一时消散不开。

只是还来不及深想,头就痛了起来,之后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就像泄闸了的洪水一般,拼命的往脑子里面钻了进来。

本来就虚弱的身体,这会儿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记忆冲击,一时有些受不住就昏昏的睡了过去。

原来这个女孩子和自己一样,有着同样的名字,叫苏清,今年十四岁,家里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一个弟弟,弟弟叫苏河,还有一个后娘,这后娘人家都叫她苏黄氏,还有一个比苏河小两岁的男孩子名叫苏多福,是苏黄氏进门之后生下来的。

从这名字上面就能看出来这孩子的受宠程度。

至于这副身子的亲娘,在苏河刚出生的时候因为难产早早的就死了,这身子的父亲对原身娘亲的感情不好不坏的,毕竟当年这身体的父亲娶她娘就是因为报恩的,这不这女人刚死没多久,家里就一个大男人,而且还有两个毛孩子要照顾,这就娶了这黄寡妇。

这黄寡妇也是早年死了男人,没有留下一男半女,这不刚好俩人看对眼了,一合拍就这么搭伙过起了日子来。

这不有了后娘自然就有了后爹。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