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悬疑 ›› 惊悚游戏:从被女鬼追杀开始
惊悚游戏:从被女鬼追杀开始

惊悚游戏:从被女鬼追杀开始晚风中的二十七-著

20人在追
精彩节选 呃?为什么会这样? 我苦笑着扯了扯自己这一身红衣,满头雾水。 自己现在正坐在马车上,马车前那小厮竟然…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6 14:33:00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呃?为什么会这样?

我苦笑着扯了扯自己这一身红衣,满头雾水。

自己现在正坐在马车上,马车前那小厮竟然喊着“状元郎驸马爷新知府上任喽!”

状元郎驸马爷?这又是什么鬼?现在的我不应该是到处躲债创业失败的毕业生吗?

怎么就一转眼成了这状元郎驸马爷了呢?

打眼望去像这样的小厮,少说有十几个人,都跟在马车旁,场面排场的很。

周围的百姓,有的身着长衫挑着扁担,有的袒胸露乳伏在猪肉案前面。议论不已,无一不一脸艳羡的看着我。

等等,让我捋一捋。

满头雾水之际,一拍脑袋,大喜过望,恍然大悟!

莫非,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源自那条来自深夜的短信?

我,大学毕业生。21岁的年纪,创业失败负债50万可不是小事,什么?你问我父母会不会给予财政支持,开玩笑,我呢,创业的原因就是想要出人头地,然后让那一对不负责任的父母看看,准确来说是不负责任的养父母,自己没有他们也过的很好,甚至比他们还要好。

但是,初生牛犊的我失败了,现在,没有再次创业的勇气,面对着要打工十年才能还清的欠款慢慢失去动力,只能蜗居在出租房中躲着那群要债的人。

创业失败的我不想被任何人打扰,整日窝在床上,手机开启飞行模式拒绝所有来往,饿了就起来吃些东西,不饿就玩会单机游戏继续睡觉。

一星期前,凌晨四点,开着飞行模式的手机突然传来熟悉的来电铃声。没多想,就迷迷糊糊的接了电话,一时竟忘记自己开启飞行模式是无法收到来电的…

“喂喂,是陈一吗?”先是一阵刺耳的电流声,然后是一个沉稳的男声传来。

“是,我是…”我迷迷糊糊的回了一句。

“七天后,下个星期一,凌晨四点整,来红海街尽头,遇到墙,左拐,一家立着‘水间理发’的仓库,这里会进行一个游戏,赢了游戏,就会获得1000万。”话音刚落,对面就挂掉电话,不待我询问任何问题。

1000万回荡在颅内,像一剂炸药,让我瞬间清醒,我清楚的明白钱意味着什么,50万能够还清欠债,100万能买套房子,更何况是1000万。

我呆呆的看着手机屏幕上飞行模式的标志,翻开电话簿,也没有任何通话记录的显示。七天之后,别说是七天之后,就算是现在,我也立马会去做,不禁打了个喷嚏,看着床边被风吹起来的窗帘,天开始转凉了。

创业失败后,原本就不受父母待见的我更是受到了来自他们的冷眼,其中还有一些亲戚的冷嘲热讽,连与大学老师通话之中也透露着失望之意,显然又一个就业指标没法完成。看着身边曾经不如自己优秀的同学,拿着稳定的工资干着轻松的工作,竟产生一丝嫉妒,以及浓浓的不甘心。

虽说,有不少朋友来安慰失败的我,我也总回道“都是小事”,可内心的失意,只有自己才明白。

人生既然已经走在黑暗中,那为何不去试试那场游戏,无论是真是假,代价怎样,现在自己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去看看也好。如果能拿到那1000万,人生的轨迹就会发生逆转……

七天后,凌晨三点。

原本就是一个小县城,普通小路连基本的路灯设施都不会有,眼前这丁字路口的唯一一盏路灯,还可能是因为接触不良的缘故忽闪忽闪,发出电流的刺啦声,引得远处几声狗吠。

我站路口,往大衣里缩了缩,双腿一阵发软。

根据导航上显示,这处应该是一十字路口才对,自己的正对面就是红海街。

但眼前,十字路口变成丁字路口,原本应该是红海街的地方却是一大片及胸高的荒草,被风吹的往一边倒去,再往远看,黑乎乎的一片。

这片荒草地隐隐约约记得老一辈人提起过,说是前些年犯罪的人都往这边躲往这边逃,路上流浪汉冻死,也在这片草地里随便挖个坑埋了,也算是一处归宿。

以前曾经想作为住宅地开发来着,开发商为了除去荒草,竟然放火去烧,大火烧了两三天,但怎么也烧不干净,第二年却又长起来,还比上一年长的更高更密,像是野草有意在掩盖什么秘密。

“这鬼地方…这种地图bug难道这么久了就没人发现吗?”

路旁野狗见我这陌生人,汪汪的狂吠着。

这一听狗吠,肚子里的气更盛,“他娘的,你也看不起老子,谁怕谁啊!”

调整气息,尽量让面目狰狞些。

“汪!汪!汪!”这三声可用尽不少力气,喊的颇有气势颇有底气,被人看不起就算了,被狗还看不起?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也不在乎什么丢人不丢人,顺道发泄一下心里的怨气。

那野狗想必是见气势已经输了半截,尾巴一夹,灰溜溜的走开了。

往大衣里又缩了缩,今天格外的冷。已经是三点半了,咬咬牙,跺了跺脚,就往荒草丛里挤去,现在也别无选择。

不知道挤了多久,身后的路灯完全看不到光亮,连之前断断续续的狗吠也消失不见,四周安静的只有大衣摩擦荒草的声音,这荒草也越来越高。“见鬼”,一路来,借着月光看到不少东西,毕竟是一大片荒草地。

心里开始发怵,暗骂这鬼地方。

周围居民扔的垃圾,某些不知名动物的尸体,有的腐烂到只剩下骨头,有的正在腐烂着,碎玻璃瓶子到处都是,还有几具少胳膊断腿的石膏服装模特。

酸臭气息扑面而来。

直到,我碰到一堵墙…一堵不光滑,像是劣质水泥砌成的墙,粗糙无比。但经过我的确认这的的确确是一堵墙,一堵出现在荒草中的墙,至于这墙有多长,黑夜里无法确认。

这堵墙想必就是电话里提到的那一堵了,记着电话里那个男人说往左拐。

但自我往左拐之后,我听到一点声音,起初我以为只是大衣摩擦荒草的声音,在我反复停下脚步确认时,发现并不是。

周围的风已经停了,荒草就那么直挺挺的站在周围,我一动,摩擦荒草的声音再次传来,我一停这声音像是有一秒延迟一般才停下。

难道……在我的声音之外有另一种声音,我动他就动,我停他就停,不禁一阵冷汗,这荒郊野岭的,凌晨三点,草里能有啥东西?

心惊胆战的我开始倒着后退,试图观察四周,这是我能想到的好方法。这鬼东西显然想跟随着我移动来掩饰自己的行踪,如果倒着行走,或许就能够看清身后的东西。

我猜的没错,当我开始移动,我清清楚楚的看到后面远处的月光照耀下的荒草中,有一簇荒草在摇摆移动,是向自己这一方向来的,我动它动,我停它停…

我去,这是啥啊!冷汗瞬间湿透衣服!

我掉过头来,不顾一切的疯跑,不管脚下会踩到什么,只顾往前跑。那东西察觉到我动静,也加快脚步跟上我,摩擦荒草的声音也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乖乖,平时我也算个好人,连虫子都不忍心捏死,按道理不应该被鬼盯上啊!虽然没做什么见义勇为的好事,但也绝对没做过坏事啊!

脑子不知怎么着,就想起国内国外的新闻中,“诡异的东西”出现过多次,均是在少有人经过的荒野中,有的一副人形像精神病人一般向你冲过来,有的则是人头兽身或兽头人身的怪物,像见到猎物一般向你袭来。

人们逃掉后将行车记录仪或者是其他摄影设备拍摄到的视频传到网上掀起一阵波澜,但这是成功活下来的人的后话…可能也有很多人死在了那里,我这种徒步又没有任何武器的家伙,想必就是死去的那一类人了。

曾经在网络上看到的各种怪物影像纷纷浮现,挑动着我脆弱的神经…

心里不停的求菩萨告奶奶,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如果这次能幸运的留下一条小命,我定供上几柱香火,不不,我把这城里的香火全包了!

手上传来一股刺痛与温热,手被划开一道小口,热流瞬间涌到袖子里,借着月光一看,是一块嵌在水泥墙里的玻璃碎片,小时候的确有很多墙会在墙边和墙头嵌上玻璃碎片来防止盗贼翻墙。

玻璃碎片旁用红油漆歪七歪八的写着“水间理发”四个大字。

因为只顾着向前跑,都没有意识到,这家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装修的理发店出现在眼前了,孤零零的立在荒草里,像是拆迁的遗留建筑。果不其然迎面就是一个拆字然后画了一个圈。

一地中海中年胖子带着剪发的白围裙站在门前,笑眯眯的看着气喘吁吁的我,“都来了啊……”

突然出现的人影,吓得我一阵激灵,“吓死老子了,喂,喂!你是人是鬼!”

“你说呢?小哥?”

我蹑手蹑脚试探性的摸了下男人的肚子,感受到温暖的厚实感,松一口气,“是人,是人,是人就好。”

我管他是什么人,只要是活人就好,不问这人是不是那举办游戏的人,也不问能不能拿出一千万,总算见了个活人,要不再这样下去,没被怪物杀死,迟早要被这的情况活活吓死。

他示意我进屋,一入屋子,就让我大吃一惊。破烂门窗,老旧生锈的理发椅,脏了吧唧的理发镜子,满地枯黄的乱发中间竟然是一方块整整齐齐的红钱,这就是电话中所说的1000万。

1000万…1000万……1000万!

地中海笑了笑,“按个手印,参加游戏,赢了就是你的,输了…”递过一张长得像合同的纸来,上面写着一堆字,但我已经没有心去看这些内容了,心里满是钱。

我找到“陈一”两个字,按上自己的手印。

“好……”地中海看了看手印,然后那张纸竟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在我的名字一边出现另一个名字,然后印上另一个手印。我好像记起来,地中海男人看到我时说的是“都来了啊……”

一阵香气传来,眼前逐渐模糊,很快失去意识。

再醒来时,我已经身穿一红衣,丝绸质感,其上金丝蜿蜒秀丽,但绣出的图案却不认识,怎么会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大盒子?

坐在轿子上了,一旁的黑衣小厮见我醒来,认为我舟车疲惫,便来表示关心,他告诉我说,我是当朝最年轻的状元郎,当朝皇帝钦点的驸马爷,要来鬼宁县上任…

而提到鬼宁县的时候,这小厮摇摇头,表示自己从来没听过这地方。

而周围百姓的议论更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十七岁的状元郎,将来可了不得呦…”

“可是连皇上亲自点的驸马爷呢,说是太过年轻,资历不够,就让他先来这边的县城当差几年,看来皇上可看中他嘞。”

“哎呦,哪个县城呦?哪个县城能配得上这状元郎?”

“好像叫什么鬼宁县,我活了大半辈子,咋没听说过咱这有个这县城嘞?”

“俺也没听说过,哎?看着轿子的方向,怎么是佛河那边呢?”

“佛水?就那个一年溺死三个县令的佛河?了不得,了不得,千万别看这轿子了,免得惹祸上身……”

周遭开始骚动,然后一阵混乱的声音后,鸦雀无声。

而看向周围这些小厮和抬轿的人时,发觉他们面色惨白,毫无一丝生气…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