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悬疑 ›› 我怎么就跑不掉:红绳索
我怎么就跑不掉:红绳索

我怎么就跑不掉:红绳索曹给非-著

22人在追
精彩节选 有个女的穿着红衣服,在我对面那栋楼的阳台上跳舞! 一间极其普通的电梯公寓内,有个身材不高不矮,长相一…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6 15:19:09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有个女的穿着红衣服,在我对面那栋楼的阳台上跳舞!

一间极其普通的电梯公寓内,有个身材不高不矮,长相一般,略显得有些颓废的男子,他叫朱海东,今年三十岁,他头发有些少而且乱,皮肤也较为干涩,此时的他看起来,好似都过了不惑之年一般,他望着对面的窗户,声音发抖的对自己说道。

这段时间,朱海东有些无所事事,基本都呆在公寓内,他现在经济紧张,捉襟见肘,他知道,出去就会花钱,还不如就宅在屋里,看看书,追追剧,将以前的作品再修剪修剪,说不定还能得奖啊。

朱海东所在的区域,高楼林立,这栋电梯公寓的周围,都是大楼,楼与楼之间隔得很近,虽从实际距离来看,还是有几十米,可给人的感觉是,仿佛伸手就能勾到这附近的楼房。朱海东心头不止一次的骂,这些该死的房地产商,为了利润无所不用其极,见缝插针,恨不得所有地方都能长出房子来好卖钱,还有那些该死的房地产从业者,策划的,销售的,设计的,都是帮凶,助纣为虐,为虎作伥,毫无职业道德,开发商叫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呸。

要朝窗外吐口水时,朱海东硬生生将口水咽回,他这时想起了,自己曾经也是房地产从业者,助纣为虐,为虎作伥,毫无职业道德,那不是将自己一起骂了?

朱海东要回里边时,忽然停住了,又扭头望向窗外,他所在的这栋公寓楼,对面就是一栋设计和造型几乎完全一样的大楼,那栋大楼和自己所在的这栋同一楼层,完全正对的房间,朱海东虽未到那边过,估计这些房间构造和布局都一样,那个房间的阳台上,有一抹红影在扭动,朱海东眯着眼,聚集视力望去,见是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子在跳舞,那女子背对着这边,看不见脸,但依此女的身材判断,应该二十六七左右吧,反正不超过三十,所谓三十女人一个坎,过了之后若非保养得极佳,会不可避免的长胖些,尤其会体现在腰际上,水蛇腰会变成水桶腰。

想到这里,朱海东摸着自己脸上,乃是有感而发,这就是时间累积啊,时间累积未必都是好事,累积在身上的脂肪,累积在脸上的皱纹和色斑,累积在两鬓的白发,这都是青春逝去的信号,朱海东从右鬓扯下一根头发,是灰白色的,这是来自他父亲的遗传,过了三十就会有白头发。

在阳台跳舞,还穿着红衣服,总觉得怪怪的,哎,那是人家的自由,想管也管不着,还是吃我的泡面吧。

泡面成了朱海东这段时间的忠实好友,必定每天都会定时来相见,从不超时,从不违约,朱海东却是讨厌死了这个忠实好友,若是有钱,谁愿意天天吃这玩意儿,大鱼大肉不香吗?要想摆脱泡面,只有找到工作,对一定要尽快找到工作。

我吃的是鲍鱼,我吃的是熊掌,我吃的是燕窝,朱海东闭着眼,告诉自己吃的并非方便面,而是高级美食,一口口的将面条吃了,吃完了面条,汤也不能浪费。朱海东继续发扬乐观向上精神,告诉自己,我喝的是牛肉汤,我喝的是海鲜汤,我喝的是佛跳墙,他闭着眼,咕咕咕喝下,咦,真有效果,这汤喝着怎么如此美味?

毕竟受过高等教育,朱海东可不是凭一股阿Q精神活着的人,想要真的吃上美味,住上大房子,迎娶白富美,登上人生巅峰,只有一个字,钱,钱又从何处来呢,不会从天上掉金元宝,只有工作,工作!

朱海东在网上投了简历,可这些简历都是石沉大海,没有一个回音。朱海东还去了一些企业和政府部门联合主办的大型招聘会,朱海东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去,还提了个公文包,显得正式些,到了招聘会现场,朱海东就成了人们眼中的笑柄,来招聘的人大多穿着休闲服,有的还穿着运动服,即使有穿西服的,也是那种看起来较为随意的休闲西服。

朱海东低下头,不敢去看人们脸上的怪笑,他将简历陆续投到和他业务对口的岗位上,逃也似的跑了,有个单位的人事经理翻着朱海东的简历,扬起手,正要问朱海东一些情况,朱海东早跑得没影了。

在电梯间,朱海东等着电梯,有个头发染成黄色的小青年慢慢走了过来,他瞅着朱海东嘿嘿笑着。朱海东不服气道:“怎么,穿西装丢人了?”小青年摇头解释道:“倒不是穿西服的问题,而是搭配问题。”朱海东嘀咕道:“搭配问题?”小青年指着朱海东全身上下,有模有样的点评起来:“你穿的是黑色西服,这衬衣和领带颜色就不搭,一般是黑色西装可以搭配同色系的内搭,也可以搭配简约的白色,灰色和蓝色也行,就是你这粉红色,感觉,哎,怎么说呢。兄弟,不能装嫩啊。还有,男女有别,女生穿黑色的外套,她就可以穿绿色,粉色,桃红色,这些鲜艳的颜色,男的就不行了。还有,你这鞋子也有问题。”

我鞋子又怎么了?朱海东低头望去,他穿着一双褐色的休闲皮鞋,小青年解释道:“你既穿的是正装,就不能穿休闲皮鞋,还有,这颜色也不对。”

朱海东不由得多看了这小青年几眼,这小子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对穿着服饰还一套一套的,他是干嘛的?

这时电梯门开了,朱海东走了进去,小青年刚跨了两步,他怪怪一笑,脚又收了回来,双眼瞪得圆圆的,一副很吃惊的样子,“咦,这么多人?”

朱海东听了,乃是大惊,他左右望了望,电梯内除了自己,空空如也。朱海东心生恐惧,想要出去,可刚要跨出,腿又收了回来,朱海东瞪着眼,瞳孔却在收缩,他分明看到小青年脖子左右。略往后一点的的两边站着人影,好似还是女的,可这刚才,电梯间里就他们二人,朱海东丝毫没察觉到身后有人,这两个女的是什么时候来的?

电梯门徐徐合上,朱海东瞪大的眼睛慢慢消失,电梯往上去了,小青年哈哈大笑起来,“这小子不经吓。”

小青年故意说电梯里有很多人的这个梗,在许多电影和段子里都有,算是烂大街了,居然真的吓坏了朱海东。

小青年盯着电梯门,笑容冻成了一团,这电梯门合上后,光亮的金属面出现三个影子。难道,难道自己身后还有人?小青年后背猛然一紧,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他想扭头去看,可心头又想到,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到我背后的,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难道是鬼,我的妈啊,不能看,和鬼四目相对,马上会被吸走魂魄,这还是长头发的女鬼,女鬼阴气重怨气大,要人命的!

因恐而惶乱,小青年疯狂的按着按钮,电梯没有反应,这电梯刚上去,当然不可能马上下来,小青年已经失去了基本的理智了,见电梯始终没反应,那两个人影还贴在电梯门上,青年头上已是冷汗淋漓,他大叫“鬼哟”,飞叉叉的往消防通道跑去,慌乱中,脚下一滑,顺着楼梯骨碌碌的滚了下去。

电梯间一时间空空荡荡,正对着电梯门的那面墙面前,摆着一个健身的广告海报,海报上有两个真人大小的美女模特,映在电梯门光洁的金属面上,恰如两个人影子站着,而在电梯里往外望去,若有个站在电梯门口,就真的像是两个真人站在那人身后一样。

再说朱海东,电梯到了十八楼,朱海东满头是汗的冲了出去,门口几个正在等电梯的人连闪开,以看怪物的一般的眼光望着朱海东,惊慌失措的朱海东向自己房间跑去,他的手一直发抖,费了好大劲才将房门打开。

进了屋,朱海东连打开水龙头,将水捧到脸上。

洗了脸后,朱海东清醒了些,他坐在床头回想刚才的所看到的,他已经反应过来,那小青年吓唬他的老套路,亏自己还是受过高等教育,在社会摸爬滚打过的,居然被那小子吓住了,可是,在电梯里,他看到朱海东背后的两个女人是怎么回事,那两个女人是怎么出来的,从地里忽然摸出来的?

清脆的响声响起,朱海东抽了自己一耳光,他想起来了,那两个所谓的女子是某健身机构的广告,跟真人一样大,那个健身机构就在附近,其门店外面就有,这个电梯公寓住着很多人,尤以青年人为主,当然是健身机构重点要宣传的地方,那广告的海报就放在电梯间最外面,只是自己同小黄毛讨论服饰搭配问题,没注意到罢了。

抽着烟,喝着茶,将这些问题想清楚后,朱海东又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脸,他为自己的胆小和粗心而惭愧,今天是太丢人了。

朱海东起身,慢慢踱步到窗边,并将窗户向外支开些,对面那栋楼的房间又是一抹红色在抖动,那女子又穿着红衣服在跳舞!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