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白灼帝国
白灼帝国

白灼帝国焱子枫-著

25人在追
精彩节选 李言白刚闭上眼睛后,灵魂便慢慢地脱离身体,朝空中飘去。 出于恐惧,他想大声呼喊,却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6 15:20:05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李言白刚闭上眼睛后,灵魂便慢慢地脱离身体,朝空中飘去。

出于恐惧,他想大声呼喊,却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安详熟睡的身体逐渐远离。

“或许我已经阳寿已尽,灵魂离去”。

想到这,他心里也没有任何遗憾,不再挣扎,逐渐恢复平静,安详地看着熟悉的房屋逐渐远离离,越来越小。

他一直飘向高空,直到脱离地球,越飘越远。

看着水蓝色的地球逐渐消失在视野之内,他禁不住想:自己究竟要飘向哪里?天堂还是地狱?又或是地府或天庭……

李言白一直向着星空的深处飘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仿佛觉得广袤的星空之间的距离不再以光为衡量单位,他仿佛穿越了时空的界限,飘移的速度虽然不快,但却不知跨越了多少星空。

李言白不知道最终他要飘到哪里?

他感觉好像受到某些引力牵引般,朝着某个星空的方向飘荡而去。

出于对未知的恐惧,他想过挣扎,打破这种不由自主的束缚,然而他却发现无法阻止,到最后,他放弃了挣扎,不再做徒劳无谓的反抗。

这时候的星空,没有了时空的概念。

飘。

飘。

李言白也不知他究竟在星空里飘荡了多久。

期间,他亲眼目睹了不少星空的毁灭和诞生,但他更像个旁观者,一个见证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李言白路过某个星空时,突然被一道猛烈的强光飘荡着的李言白拉扯进入该处星空。

李言白还没来得及细看眼前的星空,只觉得一阵眩晕,便失去了意识。

当他醒来时,恶心得厉害,有种想吐又吐不出来的感觉,仿佛像是坐了过山车后不适应般,心跳加速,呼吸困难,恶心难忍。

于是他尝试睁开了眼睛,结果眼前不再是那无边无际的星空,而是一间装修豪华,超大无比的卧室,而他正躺在卧室里的豪华木质大床上。

李言白深深地吸了口气,又重重地吐了出来,缓解了心中的不适,便再次闭上了眼睛。

他感觉到他不再是那空无缥缈没有实体的灵魂,而是像是重新回归到有血有肉,有痛觉神经和味觉的身体之中。

因为他能感到穿在身上衣服的舒适,盖在身上丝绸被子的舒软,能闻到房间里的淡淡清香,而不再像以前那样,虚无缥缈毫无知觉。

于是,他曲了曲手指,轻轻动了动脚,感觉能完全掌控着身体,才再次睁开双眼。

李言白还以为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结果却发现这并不是梦,这是一个真实的陌生环境。

他放眼四顾,整个房间绝对超过两百多方,房间布局优雅奢华,房梁雕龙画凤,梁柱盘龙雕刻从柱底延伸到房梁,不知何种木质家具高大气派,同一为暗金色有着圈圈星沙木质精工打造,更不说墙壁上挂着不知名的字画,房间里摆放各色瓷器和艺术品……

“这完全比得上皇宫的奢华了,这是究竟是哪里?”

看着这个奢华媲美皇宫的陌生环境,李言白心里暗暗惊讶念叨着,“难道他们送我到医院?但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医院!不会是疗养院吧?”

李言白带着疑惑刚想爬起床来看个究竟,却被他的现在的模样,吓了一跳。

因为他发现刚刚抬起的手不再是他那双颤巍巍,布满皱纹的手,而是一双稚嫩的小手。

他不敢相信的把全身仔细看了一番,心里呐喊着:“这完全不符合逻辑啊!”

百岁高龄的他,历遍人间沧桑,从破落走向辉煌,创下偌大基业,面对垂垂老矣的身躯,他早就看透生死,因为他知道: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他有想过千万种死去的情景,就是没有想到会成现在这个样子。

没跟牛头马面过鬼门关,喝孟婆汤,进轮回;

也没有能够遇见天使,见见上帝,看下天堂的美丽;

如果有缘,还能见见老伴,可如今为何变成如今的模样!

这点,李言白还真没有想过,禁不住念叨着:“哪怕投胎转世,忘了喝孟婆汤,那也是从胚胎发育开始吧!我是谁?谁是我?”

此时的李言白躺在床上,睁着眼一直愣着。

“吱!”

静静的卧室传来一声轻微的开门声,把李言白从思绪中拉了回来,转头放眼望去。

只见门外走进一个身材矮胖,圆脸耳厚,一身财主打扮,本应该一脸和气生财,财源广进的富贵相,此时却脸带忧虑,满脸愁云的样子。

心事重重的白青山抬头看见李言白正躺在床上睁大眼睛望着他时,刚还愁眉苦脸的样子瞬间便欣喜如狂,只见他手舞足蹈地大喊:“殿下,殿下,你终于醒过来了啊!”

本想跑到李言白跟前欢喜问候的白青山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便朝门外大声喊了起来,“司徒,司徒,殿下终于醒了,你快点把无忌先生叫过来。”

此时,外面一阵兵荒马乱。

而里面的白青山则瞬间闪到李言白面前,一脸关切地问:“殿下,殿下,您可清醒过来了,这一个月来可把属下几个吓坏了。”

出于对未知的恐惧和对陌生人异常行为的不安,李言白警惕地望着刚刚还在十米远的中年男子,思忖着对方为何瞬间便闪到他的面前。

白青山见李言白一脸警惕地望着他,且不说话,喜庆的脸瞬间变了颜色,慌张地问:“殿下,您怎么啦!我是白青山,您不认识我啦?”

尽管暂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眼前的事情,李言白知道他必须要稳住对方,便淡淡地说:“我现在头很疼,几乎记不清所有的东西,你先不要吵我,让我静一静。”

“是!殿下!”白青山说完,便站在床前,静候着。

李言白思绪万千,心里十分迷茫,因为他实在不知怎么去面对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本该安享晚年,驾鹤西去的他再次返老还童般变成一个八九岁男孩,而且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没有亲人在身边,没有儿孙在膝下孝顺,哪怕身份地位再显贵,他也提不起半点心思。

房间除了两人淡淡的呼吸外,变得格外的沉静与压抑。

大概过了两刻钟,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才打破房间的沉默。

司徒志与白无忌门也不敲,便匆忙走进卧室来到李言白床前,才刹住了脚步。

司徒志见李言白依然闭眼静躺在床上,便朝着站在一旁的白青山急声问:“老白,你不是说殿下清醒过来了吗?怎么殿下现在依然昏迷着啊?”

白青山像是看白痴般望了司徒志一眼,并没有搭话,只是朝着旁边的白无忌躬身说:“无忌先生,麻烦你了!殿下醒来时说头疼,记忆模糊不清了,你看这是怎么回事。”

白无忌听完后便朝躺在床上的李言白轻声问:“殿下,殿下!”

李言白闻声睁开双眼,看到眼前多出两人,一个白发童颜,如同太白仙君般打扮,仙气飘飘,另一个则表情严肃,如同黑脸关公般,便说:“我在,有事?”

只见白发童颜的白衣长袖老人说:“老夫想为殿下查看一下身体,不知可否?”

“请便!”李言白说完,便再次闭上了眼睛。

只见白无忌右手按住李言白的左手,运转神府,一股星力进入李言白的身体里面。

李言白感觉一道莫名的热流从他的左手腕进入,然后沿着左手腕缓慢地朝胸部流去,热流所到之处让他有种暖暖的感觉。

于是,他便睁开双眼,望了过去。

只见刚刚那位童颜鹤发的老者右手手指轻轻地搭在他的左腕上,神情严肃。

李言白心里暗暗自问,“这是传说中的内力吗?”。

他饶感兴趣地望着眼前这位叫“无忌先生”的老者,心里却默默地感受着进入身体那股热流的走向。

他感觉身体里的那股热流沿着手臂进入到肩膀,然后到达头顶后,便化作数十道细流朝着脚的方向游走,之后到达颈部后,数十细流再分成数百,沿着胸部一直朝脚下游走……

李言白感觉像是吃了颗灵丹妙药般,全身变得暖烘烘,有着飘飘欲仙的感觉。

大概过了一刻钟,他感觉到对方不再朝他的身体输送暖流,身上那飘飘欲仙的感觉也跟着消失不见,李言白望向白无忌的目光也变得幽怨起来。

白青山一直盯着白无忌,见对方停下手来,便急声问:“无忌先生,我家殿下怎样?”

白无忌摸着他下巴的一缕白须,说:“老夫并无发现任何异常,汉王殿下身体机能良好,神府和星府也并不受损。”

白青山望着白无忌,疑惑地问:“殿下既然身体无恙,那为何殿下说他头疼,记忆模糊不清呢?”

白无忌想了想,才说:“这也许跟汉王殿下无缘无故昏迷有关系吧,但具体的原因,这个老夫也说不清楚,这需要观察几天看看。”

站在一旁的司徒志急着问:“先生,殿下他不会是失忆了吧?”

白无忌也不太敢肯定,只能委婉地说:“额!这理论上不会,但……”

此时,白青山的对着司徒志沉声说:“司徒,你不要乱说话,殿下的病情可是你能妄加猜测的!”

司徒志本想再追问,但听见白青山如此一说,便不再说话。

白青山对着白无忌躬了躬,问:“让先生见笑了,先生还有什么需要吩咐我们去做的吗?”

“我开点丹药,你叫人去丹药房拿吧!”

……

此时,白青山见李言白依然闭眼躺在床上,便低头轻声问:“殿下好点了吗?要不起来吃点东西。”

白青山话刚说完,李言白便睁开了眼睛,因为他真的感觉到肚子饿得咕咕响。

“你去准备点吃的东西,我饿了!”

白青山心里一喜,低声说:“好的,殿下,那我先下去了,等会如雪会把东西端进来!”

李言白听到关门声后,才慢慢地从床爬了起来。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脚,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跑到旁边的一副镜子面前。

只见镜子里面出现一个身高在1米3左右,面容稚嫩,浓眉大眼,鼻似悬梁,唇若朱丹,方脸大耳的小男孩。

他便习惯性想扶须点头称赞,结果便摇头笑了起来,他现在不是白发苍苍的老翁而是面容稚嫩的小童。

他喃喃自语了一阵,才开始打量起房间,摸着不知道名的木质桌椅,看着美轮美奂的雕龙画凤,仔细端详挂着墙壁上的字画,古玩瓷器……

全都不是他所认识的东西,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我究竟在哪,我现在又是谁”。

——

作者有话说:

百年老躯终归去,醒来又变童子身。本应含笑万事休,却为异乡身份愁。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