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种田 ›› 全村一起穿越后我成了最后的希望
全村一起穿越后我成了最后的希望

全村一起穿越后我成了最后的希望有芳-著

18人在追
精彩节选 余澄是被人晃醒的。 睁开眼就看见头顶围了一圈人,包含亲切地眼神就像是看到了救世主似的。 这直接让余澄…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6 18:11:11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余澄是被人晃醒的。

睁开眼就看见头顶围了一圈人,包含亲切地眼神就像是看到了救世主似的。

这直接让余澄想起了一张表情包,唐藏师徒四人围着你亲切的喊你起床的画面。

她揉着脑袋坐起身来,“大家看我做什么?”

最靠近她左手边的余二婶一把攥住了她的胳膊,热泪盈眶,“小澄,你可算醒了,我还以为你嗝屁了,大家差点就给你就地举行仪式了。”

“你个老婆子瞎说什么?小余还出着气,咋可能嗝屁了?”

“余二婶就会开玩笑,你赶紧把你脸上的鳄鱼泪擦擦,可别吓着小余了。”

余二婶一听这话顿时不开心了,松开余澄的胳膊,站起身就和带着渔夫帽的中年男子干架去了。

余澄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大家别吵了,都是一个村子里的人,和平相处和平相处。”

余二婶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中年男子。

“我这是给小余面子,不和你一般计较。”

周围人都叽叽喳喳的说着,余澄脑子都要大了。

她大学毕业没有继续留在大城市,而是直接考上了公务员,谁知道命运那么造化弄人,她竟然被分配到山沟沟的太湖村当村官。

本以为是个轻松的活,谁知道村子里的老头老太太一个比一个难交流,而是脾气死倔,动不动就干架,吵的人脑仁都要炸了。

算算日子,她已经来太湖村一年了,唯一学会的技能就是心平气和不怒于色。

就在上周,她筹划了春游计划,一是为了带着村子里的老头老太太外出旅游,二是让自己散散心。

谁知道竟然遇到了大暴雨,一群人全困到了景区。

她只记得大家正在吵架,突然一道惊雷响彻天空,然后,然后她就昏迷了。

那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余澄清清嗓子,加大声音,“大家都安静一下,我先给救援队打个电话,大家放心,只要我在,就不会让大家有事。”

余二婶嗓门极大,“小余啊,你是我们之中最后一个醒的,你大概不知道,咱们都死了。”

余澄:“???”

中年男子忍不住拽走了余二婶,“你可闭嘴吧。”

一位戴眼镜的大爷开口解释道,“小余,你看看周围,你再抬头看看这树,压根就不是咱们去的景区!”

余澄本以为是下雨导致的阴天,听了大爷的话才抬起头来,遮天蔽日的树木自由的向上伸展着身体,树叶郁郁葱葱交织成一张巨大的绿网,只偶尔投下了几块斑驳的光影。

树木高大笔直,而且特别粗重,一看就知道至少百年往上。

余澄惊讶道,“咱们掉进深山老林里了?”

余二婶擦着眼角的泪水,“哪能啊,我看这肯定是阎王爷的地方,咱们都被雷劈死了。”

余澄才不相信余二婶说的话,指不定是下雨导致了山体滑坡,他们这群人被洪水冲到了大山深处,幸运的是,还没有丧命。

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肯定不会选择外出春游!

“二婶,现在是什么时代了?你怎么还相信鬼神这一套?”余澄作为村长是大家的主心骨,这时候最重要的就是稳定大家的情绪,她弯腰捡起登山背包,“大家都在吧?”

“都在。”

余澄掏出本子,点了一遍名字,确认大家都在才松口了一口气,“刚才我看手机没有信号的,在这深山老林里一直等着救援很不安全,依我的意思咱们先摸索着往山下走,说不定就能遇到人了。”

众人都点点头,“还是小余说得对。”

也幸好这次爬山她带的装备比较齐全,她看了一眼手机,现在是下午两点十分,只要按照指南针的方向,肯定可以走出森林。

但没想到的是,指南针竟然失效了。

指针一直打转,就是不显示方向。

余二婶凑到了余澄跟前,“咋办啊,没有方向咱们往哪走?”

一直拽着余二婶的中年男子开口道,“如果大家相信我的话,可以跟着我。”

来太湖村之前,余澄就已经了解了太湖村的整体情况。

村子不大,加起来也没超过一百人。

刚才开口说话的中年的男子就林峰,年轻的时候是地理学家,现在退休了回到了老家太湖村安享晚年。

“跟着你?你不会把大家带狼窝里去吧?”余二婶不相信道。

余澄相信林峰,“林峰叔年轻的时候是地理学家,对于地质的研究很出色,跟着他没有错。”

林峰矜持的点点头,因为没有戴眼镜,有些不舒服,但是眯着眼睛好歹看清了前方的路。

他走一会就蹲下身子摸一下地上的泥土,再加上他助手的帮助,很快带领着大家走到了河边。

余澄看了一下手机,前后共花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

“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大家都喜欢依河而居,大家跟着河流下游走,很快就能做走出大山。”林峰温柔道。

余二婶没想到林峰还真有两把梳子,夸赞道,“行啊,还真有你的。”

林峰不好意思的笑笑。

余澄考虑到大家的年龄和身体状况,决定先原地休息一会后再出发。

但是没想到众人都没有觉得累,每个人都兴高采烈兴致高昂,嘴里叭叭的和身边的人谈论着,从家长里短跨越到食品安全。

好吧,小丑竟然是她自己。

只有她觉得好累,操!

一行人走走停停,在天快要黑的时候终于看见了黄土路。

余澄气喘吁吁的招呼大家,“原地休息一会,等吃饱喝足之后咱们再下山。”

余二婶点点头,“对,你们一个个的走的倒挺快,看看都把小余累成什么狗样了。”

余澄:“……”

二婶,倒也不必说的这么直白。

每个人的包里都带着矿泉水和面包之类的食物,现在这条件大家也不奢求能吃一顿热饭了。

“老林,你一个人竟然偷吃汉堡!”余二婶的大嗓门吸引了大家的视线看了过去。

林峰尴尬的笑了两声,把最后一口汉堡塞进了嘴里,“上山的时候,顺路买了个汉堡……”

大家都饿了一下午,闻到肉的香味都咕嘟咽了一口口水,手里的面包啃着越来越没有滋味。

余二婶肚子饿的咕咕叫,“小余,我想吃肉。”

这话一出,众人都看着余澄,眼神中闪烁着最原始的渴望。

余澄站起身,“现在条件简陋,大家再坚持一下,等下了山就有肉吃了。”

大家都叹了口气,默默的啃着没有味道的面包。

余二婶嘀咕道,“刚才走路的时候我还看到了野鸡,如果抓来烤着吃味道一定很鲜美。”

她一边说着一边吸溜着口水。

林峰:“野鸡可是国家保护动物,吃了可是要坐牢的。”

余二婶:“深山老林,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咱们吃野鸡了?”

林峰:“有摄像头啊。”

余二婶:“走了这么远,连手机都没有信号,还摄像头呢?我看这深山里都没有通电!”

虽然余二婶想吃野鸡这个想法有些不对,但是大家都饿了,吃一只野鸡国家应该能理解吧?

再说,他们这一群人都是平均五十岁的老年人,如果不保持身体的状态,又怎么能走出深山?

“要不,咱们就逮一只尝尝?”有人忍不住提议道。

余澄也咕嘟咽了口口水,她一想到野鸡架在柴火上烧烤,外皮滋滋冒着油,内心邪恶的想法就再也控制不住。

看着众人渴望的眼神,余澄伸出手指,“就一只。”

再多就犯法了。

众人欢呼起来,“一只也是肉。”

半小时后。

余澄看着十来只死不瞑目的野鸡,还有一窝野鸡蛋,觉得自己命不久矣,“美好”的牢狱生活在向她招手。

森林里最不缺的就是木柴了,为了吃上肉,大家齐心协力,点燃起木柴,架起野鸡,六七个人围坐一圈,目不转睛的看着野鸡的羽毛被火点燃,外层开始滋滋的冒油。

“小余,野鸡烤好了,给你个大鸡腿。”

余二婶撕掉一只鸡腿递给了余澄。

此时余澄的心里有两个小人在吵架,一个人说吃野鸡犯法,你是村长更应该以身作则。

另一个人说,特殊情况特殊考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也就吃一口而已,肉那么香,谁又能拒绝呢?

余澄被说服了,接过余二婶递过来的鸡腿,嗷呜咬了一大口。

真香!

一群人吃的正欢,突然旁边的树丛传来树枝被踩断的咯吱声音。

余二婶立马举起手,“不是我吃的,我是被迫的!”

树丛那却没了动静。

余澄心里有些庆幸余二婶没有把她卖出去,她有些担心是凶猛的动物,站起身,叫上两位年轻人,拿起一旁老奶奶的拐杖,三人往树丛那走过去。

“谁在哪!出来!”余澄壮着胆子用拐杖扒拉开树丛,赫然瞧见一位面黄肌瘦的妇女怀里抱着位小孩。

小孩浑身都脏兮兮的,只有一双眸子格外的明亮。

“大人,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走,我这就走……”

女人低头哈腰抱着孩子准备离开,却被余澄叫住了。

“等等。”

余澄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对面的妇人虽然和小孩子一样脏兮兮的,但是身上的穿着却和她们一点都不一样。

最离谱的是,脚上竟然穿着草鞋!

就好像是……

好像是她们闯进了拍摄现场一样。

余澄内心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他们不会是穿越了吧???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