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刚工业革命,你跟我说这是西游?
刚工业革命,你跟我说这是西游?

刚工业革命,你跟我说这是西游?盐焗卤蛋-著

12人在追
精彩节选 贞观八年 九月初九,长安 太极宫。 九九重阳,九九归真,一元肇始。 秋风渐起,整个大唐经过李世民近十…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6 20:07:28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贞观八年 九月初九,长安 太极宫。

九九重阳,九九归真,一元肇始。

秋风渐起,整个大唐经过李世民近十年的励精图治,国力蒸蒸日上,整个帝国呈现出了勃勃生机。

当然了。

只有李恪一个人例外。

初秋的深宫之中。

李恪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的朝堂。

看情况,应该是在上朝。

没错。

他穿越了。

而且他知道。

李泰与李承乾两人夺嫡之势渐成。

李世民端坐在大殿正中。

一旁的太监则是吊着一副公鸭嗓道

“着加封魏王李泰为左武侯大将军,赐居武德殿!”

武德殿啊!

那可就是东宫隔壁啊!

此时的李承乾刚加元服,理应太子之位渐固。

但是好死不死李世民这厮又让李泰这厮领了左武侯大将军,住在武德殿。

这是生怕大唐不出第二个李世民啊!

而且最致命的是。

历史上的李泰跟李承乾两人虽然因为夺嫡斗的两败俱伤。

但是他哥俩基本都算是善终了。

反观全程划水的李恪。

只因为不是长孙无忌的外甥。

最后先把李恪废成庶人,最后给吊死了。

想搞你的时候。

你连呼吸都是错的!

长安,对于李恪来说。

已经成了是非之地。

整个朝会上,李恪现在已经到了如坐针毡的地步了。

“还不散朝啊,不知道大唐的宫女长的俊俏不俊俏啊……”

就在李恪还幻想着回去调戏宫女的美梦时。

一个名叫许同的御史,彻底击碎了李恪的幻想。

“启奏陛下,臣以为,此事,与制不合!”

还没等李世民说话。

整个太极殿上,所有人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朝议就是走个过场。

万万没想到,合着还真有人挑刺?

许同便激动的说道

“自古以来,长幼有序,吴王年长尚未授权,魏王年幼,焉能授权?”

李恪的眼珠子都快要跳出来了。

许同这句话刚一说完。

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看许同。

而是齐刷刷的看向了站在一旁正幻想着一会回宫去调戏宫女的李恪。

捧杀啊!

这就是赤裸裸的捧杀啊!

李恪继承的记忆里记得清清楚楚。

这个许同,貌似还兼着吴王府的侍讲学士呢。

但是身体的原主人一直知道,这个许同是长孙无忌安插到吴王府的卧底。

专门负责打探自己过错的。

谁能想到这货竟然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咬了自己一口。

就在这个时候。

李恪的脑海里传来了一阵系统提示音。

【叮!恭喜宿主成功绑定神级科普系统。】

【鉴于大唐时代过于愚昧,请宿主以弘扬科学精神为己任,使理性的光辉早日照耀大唐!】

系统都绑定了啊!

小爷可不能死啊,大把的好日子还等着小爷呢!

坐在龙椅上的李世民也不是傻子。

显然是看出了这里面有端倪。

不过长孙无忌显然也没指望这一下就搞死李恪。

这就跟砍树一样。

今天一斧子,明天一斧子。

早晚有砍倒的一天。

显然是有些不悦的看着一旁的李恪问道

“恪儿,你心中可有怨恨?”

李恪看着大殿上的这个便宜老爹。

犹豫了良久之后。

妈的!

一不做二不休!干了!

话音未落。

李恪便向前一步,朗声道

“是的,儿臣不服!”

霎时间。

整个大殿之上鸦雀无声。

大殿上连掉根针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连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长孙无忌的脸上都不由得露出一丝欣喜。

“父皇,儿臣不服啊!儿臣是真的不服啊!凭什么青雀能领权,儿臣不能?”

今日的李恪一反常态。

激动的看着大殿上的李世民说道

“同为父皇子嗣,高明、青雀、稚奴皆有乳名,儿臣呢?”

好家伙。

皇家的这点事,全都说破了可就没有意思了。

这不是让李世民下不来台吗?

这都十几年了。

才知道自己连个乳名都没有吗?

直到李恪这么说之后。

李世民表面上固然有些不悦。

但是在内心。

其实还是有了几分愧疚之意的。

犹豫片刻之后。

这一切,都被一旁的长孙无忌看的清清楚楚。

李恪若留,必成后患!

长孙无忌当即便决定,再加一把火!

“吴王殿下,嫡庶有别!”

“我说我们家事呢,关你什么事?什么事都要插一嘴?”

长孙无忌一时之间。

竟然被李恪怼的哑口无言。

谁能想到李恪居然敢直接怼自己。

犹豫半天之后才从嘴里挤出一句。

“我乃国舅!”

“你是他们舅,又不是我舅,关我何事?”

“我乃天子血脉,皇家之人,你乃我李唐之臣,又非尊者,见我皇族,当如何?”

长孙无忌整个人一愣。

李恪当即便一声怒喝道

“跪下!”

这一声声振寰宇,在空荡的大殿里绕梁不绝。

隐隐约约之间。

竟然带了几分帝王之气。

长孙无忌犹豫片刻。

“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全场所有的文武大臣,无不骇然。

今天的李恪好像跟平常真的不一样啊!

“臣,臣知罪了……”

这个时候的李世民也不得不出面开口道

“行了,国舅,起来吧,恪儿,你今日在朝堂上这般,究竟所谓何事?”

李恪淡淡的说道

“儿臣也想领权。”

李世民饶有趣味的看着李恪问道

“你想领何职?”

李恪当即便说道

“儿臣想去凤翔。”

李恪说的是凤翔,而不是雍州。

凤翔跟雍州。

本就是一地。

因为李恪本来就已经遥领了雍州刺史了。

李恪实际上要的是雍州的所有军政大权!

李世民饶有兴致的盯着自己的这个儿子。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打量自己的这个儿子。

雍州毗邻长安。

离家不远。

这么多年来,李世民确实是忽略了这个儿子。

既然这个儿子想要自己历练一番。

也好。

李世民犹豫片刻之后。

当即便斩钉截铁的说道

“来人,拟旨!”

“诺!”

“着加封雍州刺史李恪为凤翔节度使,领雍州大都督衔,即刻赴任,旨到即行,恪儿如此如何?”

李恪眼皮都没抬,径自说道

“不行,儿臣还要向父皇要一个人。”

“何人?”

“吴王府侍讲学士,许同。”

李恪咂舌道

“许学士才华横溢,儿臣实在是离不开许学士,还请父皇准许许学士随儿臣一同赴任雍州!”

听到李恪这句话之后。

原本站在一旁的许同突然感觉到了身后传来了阵阵凉意。

这要是出了长安。

自己还能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