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登基后,朕的女儿身要瞒不住了!
登基后,朕的女儿身要瞒不住了!

登基后,朕的女儿身要瞒不住了!哪有奸臣不篡位-著

8人在追
精彩节选 最后一抹斜阳终于晃晃悠悠从西边消散,入目便是满天的彩霞。 金黄色的琉璃瓦重檐殿顶,在余晖下熠熠生辉。…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6 21:14:58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最后一抹斜阳终于晃晃悠悠从西边消散,入目便是满天的彩霞。

金黄色的琉璃瓦重檐殿顶,在余晖下熠熠生辉。

迂回曲折的游廊内,大内总管王公公,正恭敬领着一个华服少年疾步往前行。

少年身披青灰色大髦,毛领映衬下的面容,精致小巧,白皙如玉,唇不点而朱,若说是天人之姿也不为过了。

全身上下,唯有一对眉毛浓而密,略显英气。

可谓是雌雄难辨。

看着这样的三皇子,王公公不免为未来的大虞而感到担忧,两道须白眉毛紧紧皱成一团。

三皇子,他真的可以担起此等大任么?

李岑兆的答案是,当然——不能。

此去为了何事,他也能略猜到一二。

毕竟最近的朝廷上,到处都可以听到关于储君人选的议论。

虽说大虞如今有三个皇子,但是——

“轰隆~”耳畔突然响起一阵震耳的惊雷声。

倒是衬景,李岑兆觉得此时自己的内心起伏不亚于这雷声。

风云变幻莫测,顷刻便是乌云压顶。

豆大的雨点倏然落下,偶有细雨被寒风带起落进廊内。

脸上传来一阵冰凉的触感,李岑兆头微微一缩,身后的小福子连忙拿起伞挡在主子身侧。

长廊可直通明华殿——当今圣上所居之寝殿。

“三皇子,到了。”

一道尖细,捏着腔调的声音拉回李岑兆的思绪。停住脚步,他抬眸看着头顶上方那座巍峨的殿宇。

心里不由暗叹一声,造化弄人啊。

从古至今,天底下有多少人为了追求皇权富贵,争先恐后的想要坐上那至高无上的宝座。

“三皇子,陛下让您直接进去就好,不必通报。”

门口守着的侍卫推开殿门,王公公转身示意李岑兆进去。

李岑兆心中嗤笑了一声,待遇升级了啊。

“三皇子?”

李岑兆轻点了一下头,脱下大髦递给一旁的小福子,提步往里走。

厚重的殿门在身后缓缓合拢,阴沉的天光透过门缝,只留下一条长长的黑影。

趁着门未关紧,王公公注视那道纤弱的身姿,眼神微闪,若有所思。

身侧雷声闪电相继闪现,这场骤雨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这时,抱着披风的小福子见到身前的大总管望着天际,嘟囔了一句。

“大虞要变天了啊!”

殿内烧着无烟炭火,李岑兆一进去,迎面就是一阵暖气,把方才从外头带进来的寒气尽数吹散。

王公公似乎是早把里面的宫女太监清空了,四周寂静无声。只有架子上的烛火跳动。

李岑兆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空气隐约夹杂着一股难闻的药味以及低低地咳嗽声。

然而此时他的心绪,早已不知飞向了哪里。

一步,两步——

李岑兆感受到了久违的惊慌和忐忑,记得上次如此慌张还是十年前自己一觉醒来居然成了大虞国的三皇子。

脑子愈发昏胀,甚至连他此时身在何处都分不清。使劲让自己平缓了些心情,才迈步往屏风后走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已踏入垂暮之年的老人。

头顶的明黄帷帐垂在两侧,他斜倚在靠背上,身后垫着个靠枕,闭着眼睛小憩。

被尊贵的明黄之色衬托之下,老人的面容看起来愈加憔悴,死气沉沉。

耳边传来很慢很轻的脚步声,宣德帝睁开沉重的眼皮。

浑浊的眼眸,倒映出床前站在的身姿挺立的少年,烛火悠悠落在她脸上。

他这个三皇儿倒是生得一副好样貌。

“父皇。”李岑兆躬身行礼。

喉间微痒,宣德帝止不住咳嗽了一声,嗓音沙哑道:“站这么远作甚,过来些。”

他招手示意李岑兆到床前,语气凝重。

“兆儿,想必你也早知现今的的情形。父皇已是强弩之末了,你两个皇兄已然如此了,这大虞的江山便只能交给你了。”

宣德帝的这一番话,落到旁人身上,简直是要欣喜若狂。

但是他面前的少年,却是低头不语,像是无声的抵抗。

宣德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三个儿子,竟然挑不出一个适合的皇子来继承大统。

可悲,可叹。

先皇后身体虚弱,膝下无子,太子之位便一直悬空。

大皇子身为长子,自然是太子的不二人选。且大皇子之下,还有个文武双全的二皇子。

若说文韬武略,三皇子李岑兆是排在最末的。自小跟着贤妃,被养的性子懒散,一点作为也没有。

不过,反正上头还有大皇子跟二皇子,宣德帝对于他的如此行径,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后派到封地去也无妨。

照理来说,这皇位自然是怎么轮也轮不到三皇子头上的。

然而,事情发生得总是这么令人猝不及防。

三月前的一场秋猎,大皇子在追赶一只野兔的时候,不慎跌下了马。

本以为无大碍,休养段时间便会痊愈安好。

想不成这一摔,太医诊断说大皇子的腿伤到了骨头,虽说过些时日会好转许多,但少不了会落下后遗症。

未来的天子自然不能是个跛脚的残废,大皇子瞬间便从皇位的热门人选,打入了冷宫。

至于二皇子,自从大皇子出了事之后,自是一时风光无霁,无人能及。

连原本拥护大皇子的大臣都开始蠢蠢欲动,想要转投靠二皇子。

就在这时,宣德帝突然收到一封密函,是关于他派人去调查大皇子落马事件的结果。

展开信封,上面只有三个字。

二皇子。

宣德帝一夜白了头,隔日便下旨将二皇子关进了宗人府。

储君之位绝不能是这等心术不正之人。

大皇子和二皇子的接连落马,只剩下个资质平平的三皇子。

最后的赢家,不言而喻。

宣德帝年轻时候出征边境,伤了心肺,现如今倒是愈加严重起来,每况愈下。

当务之急,便是赶紧确定储君的人选。

这会,众大臣心无芥蒂的全都改投了三皇子,少见的统一。

本是无奈之举,转念一想,倒觉得无论是大皇子,还是二皇子上位都没有三皇子来的好。

其中最有利的,应是群臣都没有选错君主的风险。

黑夜如约而至,外面的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

殿内,烛火幽幽,光线氤氲满室。

地上跪着的少年,顶着上方一道严肃的视线,脊背发热。

最终,他双手合拢抱拳道:“儿臣遵旨。”

宣德帝得到肯定,欣慰的点点头,刚想继续说些什么,突然胸口传来一阵熟悉的疼痛。

身体一抽,两眼一阖,双手一摊,大虞国的一代明君就这样去了。

“父皇!”李岑兆没想到这一切发生得如此之快。

跪在床边看着没了呼吸的老人,李岑兆只觉得胸腔一酸,眼角一滴晶莹的泪水从脸上滑落下来。

耳边还是宣德帝闭眼前的那句话。

“兆儿,大虞的江山,父皇就交给你了。”

他苦笑一声,然后轻轻道:“可是父皇,我是个女儿身啊。”

话语里,充满着无奈。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