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一不小心王爷就成了赘婿
一不小心王爷就成了赘婿

一不小心王爷就成了赘婿小武瞾-著

7人在追
精彩节选 芳草凄凄,风云悲泣。 三月初,淅沥沥的小雨下了整整一个月。 春雨将整条襄阳城洗刷得格外干净,没有一丝…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7 00:05:33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芳草凄凄,风云悲泣。

三月初,淅沥沥的小雨下了整整一个月。

春雨将整条襄阳城洗刷得格外干净,没有一丝血迹残留,仿佛从未发生过任何战争。

乌鹊悲鸣,前朝名将花王麾下众将歃血归来。

花王府上下,在敌军占领城池之前,自刎以身殉国。

一时间,山洪爆发,哀嚎遍野。

三月末,浩浩荡荡的江家军队已悉数占领整个襄阳城,上达天听,下抚百姓。

新帝登基,犒赏三军,襄阳城新貌面世,江郡王名声大振。

新民入城,旧民或迁居,或融入新生,逐渐生出新风尚。

襄阳城城主府邸——江王府中却热闹非常。

江府主人,江慕寒正妻前朝公主花芊月低声啜泣着。

手里捧着的是让落子的汤药,半个时辰前,王府托人带话说王爷要紧急处理政务。

而手里的汤药,传话人说是王爷赐的。

即便曾经是尊贵的王妃,如今山河破碎,父皇母后一一殉国,自己还有什么颜面活在这世上?

而自己一生的挚爱,相识七年,成婚三年的夫君,竟然如此决绝。

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那香炉里面的火星子还能看得见。

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花芊月颤抖地双手,抚摸着腹中已经足月的胎儿,万般不舍。

身下是一张柔软的木床,精致的雕花装饰的是不凡。

雕栏玉砌今犹在,只是朱颜改。

正在这时,一群嬷嬷侍女浩浩荡荡地闯进王妃寝殿。

最后进来的,是身穿凤冠霞帔的昔日好姐妹柳若兰。

她也算是姿态优雅,只是那脸上写尽了刻薄。

“我的好姐姐,你还没自尽呢,怎么,舍不得这人间的荣华富贵?”

柳若兰戏谑道:“还做着春秋大梦,想要王爷留下你和你腹中孽障一条贱命吗?”

“求求你。”花芊月泪眼婆娑,乞求道:“看在往日姐妹情份上,饶了这孩子一条命,他是无辜的,待我生下他,我会求夫君将我们贬为庶民,到民间做一个普通人。”

“哈哈哈哈……”

柳若兰狂笑道:“我们华尘国最美丽的最尊贵的三公主,你也有今日,想想你以前,贵为一国公主,下嫁到江府来的时候是多么地趾高气扬,不可一世。

你仗着江慕寒对你的宠爱,肆无忌惮地炫耀着。我是他的表妹,就连想接近他,也只能假装与你交好才能多看他几眼。

你贵为公主又怎样,哪个男人不会三妻四妾,你凭什么嫁给他三年偏独占他一人!

现在,你成了亡国公主,地位连个奴仆都不如。

还这么恬不知羞地霸占着王妃的寝殿,真是不要脸。

来人,把她给我拖下来,灌药!”

“是!”

两个老嬷嬷眼疾手快,走到床前一把花芊月从床上拽了下来。

“啊,我的孩儿。”

此时,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只感觉到腹部剧烈的阵痛。

“求求你们,救救我,我要生了……”

“生!想都别想,你们给我灌药,把她肚子里的孽障给我打掉!”

“可是,她怀的,可是王爷的骨肉,万一王爷怪罪下来,我们……”

其中一个嬷嬷战战兢兢地,低声说道“柳小姐,请三思……”

“混账!”

柳若兰呵斥道:“要是王爷怪罪下来,就说她难产,一尸两命,这么简单的道理,都还要我来教你们吗!”

“是!”

嬷嬷起身,对另一个嬷嬷示意道:“动手吧。”

“不要,不要啊……”

“救命,谁来救救我……”

前所未有的无助涌上心头,一缕缕绝望,几乎要将她绞杀。

但是腹中的孩儿,他不能有事。

拼着最后的力气,她一边躲闪嬷嬷们的按压,嘴唇已经被撕裂,牙齿混着血液,被强行灌下汤药,她使出全身的力气,向腹部使劲。

“踹她,别让她使劲!”

柳若兰眼中闪过一丝狠辣,呵斥道:“你们都是猪吗?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要不是本小姐怕弄脏了婚服,还用得着你们这些废物!”

“哇哇哇……”

一声婴儿啼哭震惊整个王府。

“轰隆隆!”

天空一声巨响,闪电降落人间,江王府四周飞沙走石,风卷云涌。

“月儿……”

急促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啪!”

“贱人,谁让你进来的,什么东西也敢动王妃!”

江慕寒一个巴掌把柳若兰扇飞狠狠摔在地上。

随行的十几名侍卫冲了进来,一把擒住了那些嬷嬷和丫鬟。

“快传御医!”

江慕寒吼道:“快!风帅帅,你带来的奶娘和稳婆呢,把孩子给她们照料,其他人,给我看好这群贱婢,一个也别想跑!”

“夫君,你终是……”

花芊月气若游丝,嘴角浮现一抹绝望的笑意,柔声道:“永别了。”

一句永别,香消玉殒。

“不!”

江慕寒仰天长啸:“不要!”

他拼命地晃动着她的身体,而此时,她的身体除了逐渐冰凉和绝望而逐渐闭上涣散的双眼,什么也没有。

“轰隆隆……”

雷声越来越密集,滂沱大雨倾盆而下。

屋子里面尽是惊恐的目光,一个个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一阵奇香从花芊月身上传出,地上一滩血迹逐渐消融,淡金色的光芒从地上升起,整个身体变得轻盈起来。

越来越轻,逐渐飘起。

江慕寒疑惑重重,跟着起身,抱住她的尸体不肯放手。

无数光芒萦绕花芊月周身,她的身体逐渐消解化作金色粉尘飞出屋外。

“月儿,月儿,你不要走。”

江慕寒嘶哑接近哀求的声音呼喊着,追着那些金色的粉尘向外跑去。

“王爷,这些人怎么处置?”

风帅帅急切地问道。

“全都杀了,一个不留!”

江慕寒目露凶光,两眼迸射出仇恨的火花,头也不回地追了出去。

整个寝殿一片哀嚎,血染四方。

金色粉尘飞出屋外后,凝聚成一个人形,悬于半空,停留了片刻后化作一缕光,飞向九霄之上。

而空中无数喜鹊飞来,拨云见日,空中迅速晴朗,山峦之间升起一道彩虹。

霞光聚于半空之中,花芊月凤凰印记生于额前,白日飞升。

江慕寒仰望着天空,呐喊着:“月儿,你不要走,求求你,快点回来~”

然而,九霄之上,没有人会回应他,落下的,只是片片晶莹的雪花。

“啊~~~”

江慕寒疯狂咆哮着,瞬间白了头发。

“哇哇哇……”

婴儿的啼声还在继续,风帅帅双手沾满了鲜血,迎了出来。

他没有多言,作为王爷身边最得力的助手,王爷和王妃昔日的恩爱,他是心知肚明的。

他只能陪着,跪在地上,伤心垂泪。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