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三年后,病娇前夫跪求我原谅
三年后,病娇前夫跪求我原谅

三年后,病娇前夫跪求我原谅懒懒别摸鱼-著

5人在追
精彩节选 昏暗的地下室,身形单薄的女人四肢被绑在桌子上,只有周围医疗器械运行的嗡嗡声。 女人沙哑的声音嘶吼着:…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7 05:07:16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昏暗的地下室,身形单薄的女人四肢被绑在桌子上,只有周围医疗器械运行的嗡嗡声。

女人沙哑的声音嘶吼着:“傅沛琛你不该这么对我!”

“这件事不是我做的,你为什么宁愿相信一个外人都不肯相信我!”

顾念的双眼布满了血丝,眼部周围满是红肿。

“信你?”

傅沛琛冷笑着,眸底一片寒气。

“三年前,从你不择手段,为达目的拿少卓的生死来逼我娶你的时候,你就已经失去了我对你所有的信任!”

傅沛琛掐住顾念的脖子,他脸上闪烁着暴怒和浓浓的恨意。

顾念闭上眼睛,滚烫的泪水掉落而下。

是啊,她这辈子做得最大的一件错事就是爱上了傅沛琛!

而她更不该做的,是当初的一时贪心,以傅沛琛弟弟当做赌注,逼迫他娶她。

三年前。

傅家二公子傅少卓一时间失去了与所有人的联系。

傅母爱子心切,不惜花重金在S城的各个角落雇人搜查傅少卓的下落。

可十多天过去了依然杳无音讯。

傅家无一人不心急如焚。

忽然记起傅少卓之前一直爱慕的顾念,傅沛琛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到了顾家。

那时的顾念,是高高在上的顾家大小姐。

她面对着他笑着说:“我当然知道你弟弟的下落,但我有条件。”

“你说。”

傅沛琛本以为提出的是高额银票。

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个女子笑的眉眼弯弯,明亮似星辰的眼睛盯着他对他说:“我要你娶我,我便告诉你傅少卓在哪。”

傅沛琛顿时一愣。

那是唯一一次顾念从傅沛琛脸上看到那样愕然的神情。

她心里微微有些发慌。

欲要开口收回刚才的话,却突然听到眼前男子回答。

“我答应你。”

顾念咋舌,不可置信。

她本是玩笑话,没指望傅沛琛会答应。

况且她亦答应过傅少卓不将足迹告诉任何人。

顾念心生慌乱。

紧接着便听到男人的催促声:

“那么还请顾小姐尽快告诉我,傅少卓的地址。”

她开口的磕磕绊绊:“我,他……”

此时的傅沛琛俊眉紧锁着。

他双目清冷,脸色沉了沉:“顾小姐在骗我?”

“啊没有,我没有骗你。”

顾念忐忑说道:“你弟弟,目前在中台。”

男人眼色凛了凛,一抹疑虑忽闪而过。

但还是利落的道了谢。

随后便抬起那双幽黑深邃的凤眸望了一眼顾念,神色有些复杂。

“我会尽快,到顾家提亲。”

顾念僵硬的双手颤巍。

转身看着风尘仆仆离开的男人,心里五味杂陈。

耳边响起傅少卓对她说的话:念念,我可能做了一个荒唐的决定。

念念,今天我把这个决定同父母讲了,意料之中的,他们都在反对我。现在能陪我说说话的,只有念念了吧。

念念,其实我知道你喜欢的一直是大哥,你的态度很明显,但我还是放不下你。

念念,与我好好道个别吧……

就是这样好的一个少年,顾念怎么也不会想到,早逝了。

那是顾念新婚的第二天。

她只记得那晚傅沛琛怒气冲冲的回到家。

房门被傅沛琛一脚踹开。

他充满怒气的双眼紧盯着顾念,慷锵有力的左手一把钳住她的下巴。

痛的她无法呼吸。

原来当傅沛琛一行人赶到顾念所给的地址时,才发现那个人根本不是傅少卓。

而真正的傅少卓已经被人杀害了。

恨意弥漫了傅沛琛的双眼。

她满脸的不可置信,疯狂的摇着头大颗的泪珠从脸上滑落。

她没有撒谎,那个地址是傅少卓亲口跟她说的。

可傅沛琛是不会信的。

傅少卓的死讯第二天就飞遍了S城。

他恨她,他把弟弟的死归咎于她身上。

在他眼里她是骗子,她是杀人凶手,是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恶毒女人。

二十岁这一年,顾念这场婚姻彻底变成了一个笑话。

结婚的时候全S城的人都知道顾家大小姐嫁到了傅家,婚礼要多风光有多风光。

可只有顾念知道,自打结婚以来,傅沛琛从未正眼看过她。

就连结婚第一周年纪念日,他傅沛琛都跑去给她的好闺蜜陈金淼看伤病看伤。

这三年傅沛琛好像故意折磨她般,对各路女子谈情暧昧,就连仅有的一次同房,也要在他的口中喊出陈金淼的名字。

顾念心如死灰,她始终不明白最要好的朋友怎么会和自己的丈夫勾搭在一起。

到如今顾念的心里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傅沛琛,我知道你弟弟的事情我愧对于你,可关于陈金淼,我不欠她。”

顾念声音沙哑的说道。

“她眼睛里进的硫酸水不是我撒的,我没有做那件事,是她在陷害我!”

而陈金淼在一旁哽咽抽泣。

“姐姐,你害我如此惨,为何还要这般冤枉我?我就算在傻,我也不至于往自己眼睛里滴硫酸,我图什么……”

顾念用尽最后一口力气愤怒的开口:“陈金淼你住口!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我待你如亲姐妹,你居然这般对我!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陈金淼故作害怕的往傅沛琛身边靠了靠,泪水掉的更凶了。

傅沛琛神色一凛,低斥一声:

“来人!将她的眼角膜摘了,给金淼!”

顾念满眸不可置信:“傅沛琛,你凭什么,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你不能这么对我!”

“我说了不是我,你为什么不信我!”

她绝望的看着傅沛琛嘶吼道,泪水滚滚而下。

然,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过来,在顾念的剧烈挣扎中,用布条堵住了她的嘴巴。

男人低沉的嗓音宛如一道锋利的冰碴字字刺在顾念的心上,也将她彻彻底底的推入深渊!

“对了,摘眼角膜这种小手术,就不用打麻药了吧?直接摘下来就好!”

右眼流血的刹那,顾念喉咙中传出悲鸣,她的视线一点点被剥离,直至彻底的变为一片黑暗。

顾念没有再挣扎,死鱼一般睁着血淋淋的眼睛望着头顶上的吊灯,血与泪混合留下。

她恨!

恨这莫须有的罪名!

恨这剥夺她光明的男人!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