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地府鬼君的心尖宠
地府鬼君的心尖宠

地府鬼君的心尖宠悠赏-著

8人在追
精彩节选 郭长安死后的第十天,无常鬼终于拿着一张破破烂烂的生死状从天桥底下的垃圾桶旁把他捡回地府,走向通往下一…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7 07:05:55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郭长安死后的第十天,无常鬼终于拿着一张破破烂烂的生死状从天桥底下的垃圾桶旁把他捡回地府,走向通往下一世的奈何桥。

但他看着脚底下滚滚而去的忘川水,突然不想走了,因为做人太苦,活着太累。

无常鬼听了也不恼,只挥了挥手里的拂尘,挑了眉头说:“既然不想活,那便去往生客栈领份差事吧。”

于是他就出现在了这里。

古色古香的木质四层楼房坐落在郁郁葱葱的山林之下,暖黄的灯火辉煌,映照着门前宽敞院落里盛开的紫色小花,萤火般的灵蝶在半空盘旋。

四楼屋子的窗户开着,一个清瘦的身影倚着木框站立,微微仰头望着天边的圆月。

“又是十五了吧?”

明明隔得很远,但郭长安听得很清楚,仿佛女孩那清冷如水的嗓音就是擦着耳廓传来,就是特意问他的一般。

郭长安掰着手指头数了数,离世那天是初五,游荡了十天,今日也恰好是十五了。

于是他也仰起头,回应道:“正是十五了。”

楼上那女孩缓缓低下头,好像才注意到楼下有人似的,然后她回头朝屋内的人说了句什么,郭长安顿觉身体一轻,直接从一楼飘到四楼。

四楼似乎是一间办公室,偌大的空间只放了张玻璃茶几和几张皮质沙发,其他地方都是空的,连个装饰品都没有,显得冷清过了头。

屋里并没有第二个人。

只有那女孩依旧靠在窗前,白色休闲衬衫的扣子解开了几颗,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露出左肩一大片雪白的皮肤。

就像是方才正在跟谁亲热,还没来得及拉上一样。

她披散的长发撩到耳后,灯光的阴影罩住半边脸,看不清五官。

若不是那双打量着他的黑色眼睛明亮如灯,任谁看这女孩都像是半夜睡不着起来数星星的……

当然,地府没有星星。

可郭长安知道,这女孩绝对不是普通的鬼魂,因为她左手手背上,印有一朵指甲盖大小的彼岸花。

那是十八层地狱里至煞恶灵的封印,代表永世不得超生。

这女孩便是无常鬼嘴里说的:“往生客栈的总经理叫楚凌,是个连阎王爷都不想招惹的三界刺头。昨天她生气一把火烧光了半个张家,估计还在气头上,你办事醒目些,别惹恼了她。”

郭长安是个毫无能力的新鬼,没敢打量这种王者级别的恶灵太久,只匆匆扫了一眼便乖巧地从兜里掏出“亡魂身份证”,双手上供到茶几上:“无常鬼让我来这里做前台接待,和地府签了一年延期投胎的合同。”

“从你身后的门下去一楼,找容管家,他自会安排的。”

她说话的声音很好听,轻柔中透着点儿疲倦的鼻音,并没有传闻中那般盛气凌人,郭长安松了口气:

“好的,多谢楚经理。”

郭长安离开把房门关上那一瞬,屋子里的场景迅速变幻了模样,而那位浑身散发着“别来烦我”高冷气质的楚凌好像突然间泄了气,盯着某个角落皱起了眉头。

她看到了害怕的人?

可她能怕谁呢?

……

阎罗殿里,鬼门关北门张家家主跪在阎王爷面前又哭又嚎:

“这把火烧了整整一夜啊,半个张家就这么没了,老头我珍藏了几百年的茶叶一夜之间也全没了,她这是存心报复!”

阎王爷窝在藤椅里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模样:“她没把你半家子人烧光,你就知足吧。”

“不过就是误杀了她客栈里一个不起眼的小前台,她也太过分了!说什么总经理,到底只是恶灵一个,罪孽一身,若是我们几家子联合起来,还对付不了她一个吗……”

“老张啊,慎言。”阎王爷手里的蒲扇顿了顿,“她一有立场,二未伤人,总归是你理亏在先,差不多得了,回去洗洗睡吧。”

“您……您不能总是偏袒她啊。”

“偏袒?”阎王爷松着肩膀坐起来,冷嗤一声,“若是真论起罪来,你经得住查么?”

……

郭长安离开之后,原本的办公室便成了一间温暖的卧房,米白色的蚕丝棉被铺的整整齐齐,柔软而舒适。

沙发由方才冰冷的皮质变为棉麻材料,多了几分慵懒。

茶几上的书页忽然被风掀开,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接着,一缕青烟如缭绕云雾盘桓桌前,渐渐凝聚成人形。

这人身着白衣黑裤,勾勒出近乎完美的身材曲线,帅得一塌糊涂。

可偏偏修长白皙的手指握了把艳丽红伞,伞尖还在滴着血。

“怎么,看见我不开心吗?”说话时,红伞化为青烟消失,他成了干干净净的来客。

“没有,”楚凌微微呼出一口气,左手手背无意识地往身后缩了缩,“你是来拦我的?”

“拦你做什么,”来人轻轻笑了笑,一脸无所谓的模样,“你还想烧哪里,我陪你去?”

楚凌:“……”

也不知是给无语到了,还是给笑到,总之憋在心口一整天的气一下就消了。

“不生气了?”

“……嗯。”

面前的人一步步靠近,楚凌本能想往后退,可她还没来得及动作,下巴就被人捏住了。

随后,这人立体俊美的脸在瞳仁里渐渐放大,柔软而温暖的唇便落在她嘴角。

“……顾埕,别这样。”楚凌偏了偏头,尽可能拉开两人间的距离。

她本意是想制止这种亲密的行为,谁知这声呼唤像是个魔咒,双唇再次被封住,而且愈加热烈,没给她丝毫躲避的机会。

她越是挣扎,顾埕吻得越深。

到最后她只好喘着气服软,把脸埋进对方温暖而紧实的脖颈间,才找到一点停歇的时间:“顾埕……”

亲的时间太长,以至于她再开口时嗓音有些低哑,听起来就像是奶猫在撒娇。

顾埕轻轻笑了笑,又在她头发上亲了亲,才说:“在呢。”

“我……我今晚有事情要处理,不能陪你,改天我自行找你赔罪。”

楚凌正欲起身,就被拉进怀抱里。

顾埕一只手摩挲着她的脸,另一只手从腰间滑过,正好覆在手背那朵彼岸花上:“今日是十五,你本就是我一个的,方才让你借机处理了新来那小孩,现在你还想去哪里?”

低沉有磁性的嗓音依旧萦绕在耳畔:“还是说,你是想躲我?”

楚凌心尖一颤,忙说:“怎会,只是临近鬼节,阴气重,许多孤魂野鬼也找着了黄泉路,在客栈停留的亡魂多了,要处理的恶魂也多了些。”

脸上那只手始终流连在她嘴唇附近,随着说话动作一起一落。

顾埕眉眼冷厉,瞳仁颜色略浅,无论何时都给人一种压迫性的震慑。

他看人时眼神极深,似乎能把那人的前世今生看透,再多的解释和借口都只是跳梁小丑的戏码而已。

楚凌说着说着就下意识要移开眼,却又被捏着下巴转了回来。

顾城弯起眼眸:“这样的话,我留下来帮你?”

楚凌吓得连忙摆手:“没必要没必要,使不得啊……”

“你……”顾埕笑了笑,“拦得住么?”

楚凌:“……”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砸成了肉酱。

可能是她绝望的神色太过于明显吧,顾埕看笑了,直接把她打横抱起,放到了大床上,又顺势压上去。

就在楚凌想要阻止他进一步的动作时,顾埕却起身了:“累了就睡吧,我去趟幽冥,把手头的事情处理了,晚点过来找你。”

自由来得太突然,楚凌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居然有点错愕。

但下一秒,她眼神一冷,转身便消失在夜色里。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