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王妃她百无禁忌
王妃她百无禁忌

王妃她百无禁忌金七七-著

10人在追
精彩节选 大周顺庆十五年,八月初十,是顾如梦的生辰。 她揽镜自照,对镜子里那个莹白如玉、五官精致的面容很是满意…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7 07:07:17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大周顺庆十五年,八月初十,是顾如梦的生辰。

她揽镜自照,对镜子里那个莹白如玉、五官精致的面容很是满意,比前世的自己天生丽质得多。

她没招谁没惹谁地走在马路上,莫名其妙到了这个架空王朝。

随后,她就“惊喜”地发现,她竟然嫁了个渣男,渣男有个百余亩的超美大园子。

所以,这是让她放倒渣男后独占大园子吗?

那百余亩的广阔场地,那曲折幽静的亭台楼阁,那姹紫嫣红的花园小径……好大好美好想据为己有!

这时候,有人进来了,是她的贴身丫鬟绿芽。

绿芽语气里的焦急和担忧不言而喻,“夫人,侯爷,侯爷说是有事情……”

后面的“不能陪夫人用晚膳”到底说不出来,脸上只余下不忿。

顾如梦尚沉浸在独占大园子后的美好生活中不能自拔,没太注意绿芽的语气。

“夫人,今儿可是您的生辰。夫人,婢子再去请侯爷。”

请侯爷?

绿芽从早请到晚,已经请了好几次。

顾如梦的丈夫东山侯卢集今儿沐休一整天在府里,要是能请来早就来了。

被现实泼了冷水,顾如梦终于回过神来,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走神:“不必了。还记得我的嫁妆单子放在哪里吗?”

绿芽脸上的苦涩和气愤越发掩饰不住。

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侯爷就变了,人仍然是那个人,笑脸仍然是那个笑脸,可绿芽就是觉得侯爷变了。

夫人两个月前被人下毒流掉了一个六个月的男胎,这个时候,侯爷并没有好生安慰夫人、陪伴夫人,反而越发来得少。

绿芽知道夫人心系侯爷,因此经常去等侯爷、请侯爷过来。但是,成功的只有那么几次而已。

侯爷就算来了,旁观的绿芽也觉得侯爷的心思根本不在夫人这里。

绿芽强忍着悲愤,夫人身子不好,她的抱怨和忧思不敢让夫人听到。

可她语气里到底还是带出来几分,“夫人,嫁妆单子在侯爷手上,这于情于理都不合。”

顾如梦随口道:“你说得对。”

这个世界的规矩就是如此,嫁妆单子是女子自己保管,嫁妆也是如此。但顾如梦却不是,两者都被卢集母子捏在手上。

绿芽眸中闪过喜色,“夫人?那什么时候向侯爷要?”

顾如梦摆摆手:“不急。”

绿芽欲言又止,顾如梦听到她若有如无的一声叹息。

顾如梦理解绿芽的叹息。

她这几天将本尊和东山侯卢集结婚三年来的事情捋了一遍,得出一个结论:本尊是个傻大妞,卢集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笑脸狼。

本尊在这次小产前就小产过一次,这次又是六个月的时候小产,伤了身子之后被人暗戳戳使坏,可想而知是什么样的结局。

死得太惨啊!

十八岁的如梦花季,就这样凋零了。

要不是顾如梦有空间在手,她便是穿越过来也是再死一次,哪里还有命?

顾如梦有个随身空间,外面一天,空间一个月。

空间里只有一泓清泉,以及几亩土地。

这三天中,她趁人不备之时,躲在空间里养了一两个月的病,总算把小命救回来了。

不过,她不通医理,要恢复成正常人还需要些时间。

命回到了自己手里,也该过过正常人的日子。

首先,就该将这美丽的大园子——东山侯府好好逛逛。

想到这里,顾如梦伸了伸腰,走出了房门。

东山侯府修建得宽阔敞亮、布局规整,工艺精良、雍容典雅,佳木葱茏、清流潺潺,顾如梦前世走过的大公园不知几何,也去过规格最大的亲王府,东山侯府比起来也不差的。

过不了多久,渣男被放倒,侯府就彻底是自己的地盘了!

美哉!

见顾如梦心情不错,绿芽脸上喜色浮现,夫人步履稳稳的,不像之前那般虚浮。

顾如梦走了一会,对这东山侯府当真是越看越喜欢,心情颇好,对绿芽道:“摆饭罢。”

绿芽高兴不已,忙去忙活。夫人这几个月缠绵病榻,每日吃的东西都少得可怜,身子越来越弱,愿意吃饭可是个大好事儿。

然而,顾如梦等了一会,却并不见饭菜上来,倒是瞥见外面一个小丫鬟神色匆匆提着一个食盒要走。

顾如梦开口道:“别走,东西拿过来。”

绿芽急了,说:“夫人,大厨房给的东西有三五成都不怎么好。今儿是要得匆忙,婢子还没来得及要她们去大厨房更换……”

顾如梦说:“打开,我看看。”

绿芽无奈,只得将食盒打开。

这都是些什么东西!

一碗鸡丝粥,粥米都是黄的,一看就是凉透了重新热的,也可能是别人吃过的;一碟咸菜,看着倒是清爽,只是咸得掉牙;一碟青菜,黄不拉几,让人毫无食欲;一碗肉汤,只有汤,不见肉,上面浮着一层厚厚的油。

别说侯府当家夫人,就是她们如梦园的三等丫鬟,按照份例也比这个好。

当然,现在的如梦园三等丫鬟也吃不到份例规定的食物,谁叫顾如梦这个主子不争气呢。

顾如梦问:“如今是谁在掌管大厨房?”

绿芽说:“夫人,是卢二家的,这卢二家的不是个好的。夫人,你再等等,婢子这就去大厨房换。”

顾如梦挖出脑海中的一些零散记忆,“你一次给她多少银子?”

绿芽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如实禀报:“……夫人,卢二家的贪婪,刚开始婢子说说好话她还给换。后来,后来要五枚铜板,现在要十枚……”

声音是越来越低,带着愤怒不满,以及深深的无奈自责。

顾如梦竟然笑了。

只是绿芽却觉得自家夫人的笑像是那照射在积雪上的阳光,虽然灿烂,却也寒意凛然。

顾如梦说:“一顿饭十枚铜板,一天就是三十枚。一个月下来也快一两银子了,她的月例也不过二三两银子。这门生意竟然如此好做。”

绿芽眼眶和鼻子都忍不住一酸。

顾如梦仍带着那抹笑容,说话的语气不疾不徐:“东西提上,跟我去慈心堂。”

慈心堂,是东山侯卢集的母亲赵老太太的居所。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