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都市修真 ›› 刀域
刀域

刀域可愛的蠻牛-著

17人在追
精彩节选 在鲁省境内,有一座不起眼的小县城,唤做卧牛县,经济不算多么的发达,每个村都有自己的一套祖传武艺,一代…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7 10:09:53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在鲁省境内,有一座不起眼的小县城,唤做卧牛县,经济不算多么的发达,每个村都有自己的一套祖传武艺,一代传一代。

随着社会的发展,许多年轻人不怎么爱学,慢慢的,很多武艺都失传了,但也有例外。

临近县城,有一个赵家庄,全村都姓赵,赵家庄的传统武艺是一套叫做《春秋刀法》的刀术,据说赵家的祖先原是三国关公手下的一名书吏,经常观摩关公武刀,暗中记录了下来,并传承下来,由后代慢慢的演变出单刀、双刀等不同刀法。

一年,赵春懿出生了,刚学会走路的时候。就跟着家里长辈学刀,从开始的纸壳刀,到后来的竹片刀,再到后来的木头刀,日复一日,从没断过练习。

在村里的年轻人之中,也就赵春懿还喜欢这门手艺,孜孜不倦的练,练完单刀练双刀,最后练成大刀。

6岁那年,家里就要让赵春懿上学了,农活比较多,实在没时间照顾他了。

于是,赵春懿白天上学,晚上依旧回家练刀玩,那时候村里还没有电视机,所以孩子们也比较闲,晚上都是自由活动的时间。

这天放学,赵春懿举止反常,哭丧着脸回家,父亲赵生辉看到儿子不太正常,便关心的问道∶“儿子,这是咋了?在学校挨训了?”

听到父亲询问,赵春懿积压在心底的委屈瞬间爆发出来,哇哇大哭起来,边哭边嚷嚷着“我要改名字!我要改名字!呜呜呜……”

“怎么了?这名字不好听吗??改名字可是大事,以后再说吧,来来来,爸爸看着你舞刀,看看又变厉害了没。”赵生辉没在意,以为儿子就是闹腾着玩。

赵春懿大哭着说道∶“今天我们考试了,别人都做完一面试卷了,我名字还没写完,我不想要这破名字了。呜呜呜。”说着哭的更厉害了,鼻涕顺着流过了嘴巴,在下巴上拉着长长的丝。

赵生辉忙掏出小手绢,擦了擦儿子的鼻涕,哭笑不得,又看了看儿子现在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赵春懿一听父亲在大笑,瞬间不干了,躺在地上打滚,边哭边说∶“我不管!我不管,呜呜呜,我就要改名字,我就要改名字嘛,不改名字我就不起来了。”

对于儿子撒泼这一套,赵生辉从来就没服过软,愣是懒得管他了,转身往屋里走,边走边狠狠的说道∶“那你就在外边躺着吧!”

“不改我就离家出走!”最近赵春懿在学校听到一群老师们在讨论离家出走的事,原是5天前隔壁杨家村一个小女孩在集市上想要吃果丹皮,她妈妈没给她买,然后小女孩转头跑掉了,到现在还没找到,慢慢的十里八乡都知道了这事。

赵生辉一听“离家出走”四个字,身形一愣,回头说道∶“想改名字找你爷爷去,你爷爷愿意给你改那就改。别在这烦我。”

赵春懿一听,从地上爬起来,哭着跑向后院,找他爷爷去了。

“唉,这孩子真是不让人省心!”赵生辉喃喃道。

晚上一家子7口人坐在一块,奶奶去的早,家里只有一个爷爷,还有小叔一家3口,吃着晚饭,爷爷先开口说道∶“要不然,就把小懿的名字改了吧。”

“爸!你也太宠他了吧,改名字是小事吗?说改就改,都已经上族谱了?”赵生辉说道。

“没事,改个名字能费多大劲。我就这么一个孙子。我就宠着。”爷爷赵天宇说道,“再说,族谱不也是人写的,我动动笔就改了,并且这个“懿”字含义也不太好。”

也不知道6岁的赵春懿是怎么说动他爷爷的,既然爷爷都说要改了,那就改吧,至于改成什么,赵天宇看他那么喜欢练刀,便以这刀法为名,改名赵春秋。

赵春秋有一个堂妹,叫赵瑞,比他小一岁,从小跟他一块练刀,后来觉得舞的胳膊生疼,便不再练了,天天看着哥哥舞刀。

每天舞完一趟单刀,赵瑞都在一旁鼓掌叫好,喊道∶“好耶!哥哥真厉害!”一脸的崇拜表情。

赵春秋笑着把木头刀收起来,蹦蹦跳跳的领着妹妹一块去找邻居家的小孩去玩过家家了,这是每天都要做的事,上学,放学,吃饭,舞刀,然后就是玩,,从来不做作业,在学校,赵春秋就是学校里的坏学生,幼儿园的他,成了学校里的小霸王,在这个最高三年级的乡村小学,竟没人能打得过他。

有时候他爷爷赵天宇都说∶“我这孙儿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刀客。”

这句话其实并不夸张,年仅六岁的赵春秋除了自身力气小点,对刀法的运用,却能做到融会贯通,可见小小年纪的他并不是只练的花架子,而是能做到随机应变,他父亲跟他对练都已经不是对手了,除了力量压制。

村子里村民养的鸡鸭鹅,猪狗羊基本都挨过他的“刀”,只要是他放学回家,刚出现在村口,全村就开始鸡飞狗跳,好不热闹……

时间一晃而过,赵春秋来到了初中,这时的他已经13岁了,身材高挑且壮硕,慢慢的有了一股子习武之人的风度与气场。

初中对于他来说,就是换了个地方打架,初一便将整个十二中打的服服帖帖,仅用一个学期,便成了这十二中的头头。

在那个年代,一群小孩之间,只要有一个练过武术,那么这一个肯定会受到众人的追捧,开始组建“帮派”,排好了座次,以他为尊。

树大招风,一个学校出了个“老大”,其他学校肯定会有人来挑事,单挑、群架这种事时有发生。

老师也都是混日子的,啥事都不管,只要打不出人命,基本不会追究老师责任,老师只做自己的事情,上课,至于学生们如何,他们不想管,也管不了。

叛逆期孩子的可怕,是不计后果的那种疯狂,甚至于出现过孩子打家长的事件。

当然,对于习武世家的赵春秋,依然是不敢叛逆的太过于突出。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