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黄师,黄二人 《劫日》作者:闲情话事 最新章节列表
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黄师,黄二人 《劫日》作者:闲情话事 最新章节列表

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黄师,黄二人 《劫日》作者:闲情话事 最新章节列表佚名-著

3人在追
小说:劫日 小说:玄幻 作者:闲情话事 简介: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父母双亡于天灾后,一个怀着满腔热血的…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08 08:16:05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劫日

小说:玄幻

作者:闲情话事

简介: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父母双亡于天灾后,一个怀着满腔热血的青年本欲投身战场,守卫国土。没想到兄弟又惨遭毒手,他不得不踏上求药的征程,开始探索着自己未知的世界…..

角色:黄师,黄二人

劫日

《劫日》第1章 黑白分明免费阅读

话说这片天地方圆数万里,海陆交错,共有三片大陆,四大海洋。三片大陆被四海隔开,整个世界呈一“回”字型。三片大陆,又称三州,上面有着三个古老的王国,分别是东方玉族主导的玉国,西方墨族主导的墨国,中部灰族主导的灰国。

在玉国西北角有一山脉绵延百里,濒临北海,人称天玑山脉。玉国七大部落之一的天玑部落就坐落在这山脉之中。

此时正值春季,青山深处,泉水潺潺,鸟语花香,风景如画。遥看一白一黄两道身影似在云端斗武,起起落落,打的是难分难解。两人斗得正酣,忽地远方“飞”来一团黑乎乎的不明物体。似是心有灵犀,两人立收攻势,站在参天树梢,齐齐望向那不明物体。那来物渐近,两人定睛一看,原来是一黑衣活人。那人似是被人攻击而飞,身体不受控制地要往下坠。两人眼神一会,主意已定,同时出手,各架黑衣人一臂,缓缓落地。

两人将黑衣人抬到一片空地躺下,只见那黑衣人面如死灰,气若游丝,嘴角黑血滴滴答答地落下,显然受了重创。

两人正欲问话,面前一丈远处两道身影齐齐落下。白、黄二人都是心里一惊,惊的是对面二人落地竟无丝毫声音,若不是正在面前,他们绝不知晓来人。高手!绝对高手!两人心想对面两人功力比起家主也不遑多让了。敌我未明,两人不由自主地握紧手中长剑。

“好俊俏的两个青年,来跟大爷快活啊!嘿嘿嘿……这才刚到玉国就遇到如此美色,真是一举两得,不虚此行!嘿嘿嘿……”。一阵不男不女的声音传来。

两人缓缓回过神来,只见对面两人装扮一致,一袭黑袍,头也盖住,只露了张脸,一张青脸,一张黑脸,都是老脸。黑袍两人武器甚是独特,青脸持两尺骨锤,黑脸握半丈骨棒。

见到骨器,两人心中明了,此乃墨国高手独有武器!娘娘腔正是那青脸老怪,白、黄二人听得那话都是浑身一颤,平日浴血奋战倒是不怕,碰到如此变态,一时不知如何言语反击。再者,两人猜测黑袍人与黑衣人相斗乃是墨国内部相争,虽说打抱不平乃血性男子应为之事,但他俩没有理由插手敌国之事,徒增烦恼。两人对头快速嘀咕了一阵,拿定主意。

这时,青脸老怪正围着二人转着圈圈,那眼神似饥狼盯着猎物。黄衣青年眼神狡黠,朝白衣青年努努嘴,示意白衣青年快点把话挑明,大家才可以快些远离那老妖怪。白衣青年干咳两下,清清嗓子,硬着头皮,正欲双手抱拳,打个幌子。

正在这时,公鸭般的声音传来:“老十三,办正事要紧,先解决了黑风正,事后这两小子任你处置!”原来那黑脸老怪发话了。青脸老怪像被施了魔咒,立马正身站好,恭敬回道:“是,三哥!”

一听此话,白、黄二人知道今日怕是不能善了,但是双方实力悬殊,眼下还是走为上策。两人久经沙场,练就一身逃命本事。而且他们遇事果断,当即运足功力,转眼间已飞出丈远。青脸老怪急了,煮熟的鸭子眼看要飞,正欲追赶。

“老十三!夜长梦多!先解决了黑风正,其他的事放后!”公鸭嗓怒声叫道。

“二王子,花三个月时间,追你千里,我和三哥修炼六十年的骨气差点一股脑全废你身上了。”娘娘腔虽是不甘,但还是稳住身形,朝向黑风正恶毒地嘟囔着,语气越来越娘,“我的骨气啊!啊,我的美人啊……”

白、黄二人正撒丫子跑着,听到娘娘腔话都变音了,都是没忍住,打了个趔趄,停下身来。趁此时机,白衣青年朝天放一袖箭,登时红色巨龙在空中若隐若现,正是玉族惯用的紧急求救信号。

不知为何,白衣青年忽然来句:“黄师,刚才那黑脸怪管黑衣人叫什么?”黄师脱口而出:“黑风正啊!”话完,黄师愣了,白衣青年也愣了。

据三族族典记载,天地已存百万年。族有不同,人性相异,但都有追求飞升的欲望,这也许是被上天烙印在骨子里的。自从百万年前初代灰王—灰常人飞升,迄今只有数百人得以追随他的脚步。一万年过去了,算算时间,该有人突破天际了!

黑风正横空出世,耀眼天下!他仅以四十岁的年纪便屡屡挑战江湖成名高手,未尝败绩,似有灰常人当年的风范!更被人津津乐道的是他自幼与常人不同,坚持锄强扶弱、打抱不平,若是他生在玉国、灰国,此事倒不稀奇。关键他是墨族人,行事霸道、只讲利益、不讲信义才是墨族风格。令人意外的是,他身为当今墨国二王子,非但不支持墨国侵犯他国,竟然向墨王宣扬和平之道。墨王欣赏黑风正的武学天赋,寄予厚望,本意百年之后,传位于他。奈何黑风正的表现让墨王认为他实在不能胜任墨国储君之位!墨王心灰意冷,为免手足相残,废了黑风正的王子身份,只留其族内身份,望其专心钻研武学,有朝一日踏破虚空。黑风正胸怀天下,也无心争那人君之位。没了王子身份的枷锁,他索性背上行囊,游历天下,乐在其中。所以,不管怎么说他都是这世界的奇葩,被当代青年奉为神明。

两人愣了一刹那,黄师正色道:“白离,救是不救?”

白离与黄师相处二十多年,深知其脾性,见其一改往日嬉笑颜面,知其此问多是早已拿定了主意,只是需要兄弟支持他的想法。

白离一边踱步一边道:“救是为我玉国埋下隐患,有愧于民;不救又有违江湖道义,有愧于人。”

黄师急道:“且听我一言,据我们所闻,黑风正的行径从来无愧于天地。我们又何必杞人忧天,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此人不救,我们修行又是为何?保家卫国、匡扶正义皆不可失。倘若他日黑风正真的侵袭我国,我们浴血奋战便是!亡于正道胜过苟且偷生!”

一语惊醒梦中人,白离面有愧色,道:“是我多虑了!”转而他又目光坚定,道:“事不宜迟,赶紧回头!”

黄师哈哈一笑:“且看我们二龙戏狗熊!”

白离摇了摇头,暗想这厮真是活宝。

两人一边疾驰一边商量救援之法,两人皆知只可智取,不可力敌,拖延到族中高手前来就是胜利。以两人离部落的距离,按照正常推断,半炷香即可。半炷香足够那俩老怪杀黑风正上百次了,听说那墨族有一功法,可以炼血为气,储藏在骨器之中。骨气既可伤敌,亦可疗伤。功力越强,血气越强,炼出的骨气越精纯。两人只盼那两老怪不要那么心急杀人,先慢慢拿黑风正炼血吧。回时路短但漫长,两人匆忙间又到了那片空地。

黑风正在地上痛苦地翻滚,两股筷子粗细的血液不断涌进两个老怪的骨器里。“血炼之法!”两人异口同声惊呼。虽说两人知晓,但第一次见此邪恶功法,还是忍不住诧异!原来两老怪正在提取黑风正的血液精气补充骨气。见到来人,两老怪立马收功。黑风正亦是停止翻滚,似是昏死过去。人还没死,两人放下心来。

既然要拖延时间,两人故作深沉,也不说话,只是看着那俩老怪。两老怪见这两小子去而复返,也是奇怪。公鸭嗓沉着脸道:“噢,见识不浅,竟然知我族血炼秘法。不过,年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正怕你们走漏了风声,没想到又自动送上门来。老十三,去结果了他们,别打扰我恢复骨气!”娘娘腔是不敢跟公鸭嗓抢血食的,对公鸭嗓是绝对的服从,白离、黄师也是看明白了。眼看公鸭嗓又要施展血炼之法,两人也不知黑风正还能撑多久,路上也没商量好拖延之法,急得直跺脚。娘娘腔虽是不舍得两个“美人”,还是理智战胜了欲望,挥着骨锤就要攻来!

正在此时,黄师尖叫一声,接着道:“两个黑袍人,一个青面怪。手持大骨锤……”其他人都停止了动作,心想为何会出现这种场景,昏死的黑风正抖了抖身子接着昏死过去。娘娘腔好像来了兴致,没被青面怪这个名号惹恼,先开口道:“嘿嘿,小鬼,你是在作诗吗?本座在王宫赴宴时,曾听过这文绉绉的玩意儿。你接着说,好像还差一句。”黄师故作沉思,道:“我……,我还没想好呢!”娘娘腔挥了挥骨锤,道:“本大爷数十下,说不出来呢,我就马上锤死你!”黄师面露惊色,低头不停踱步,似在思索。白离捏了捏手心的汗,生怕平日的小“诗哥”关键时刻掉链子。公鸭嗓眯眼望着黄师,想看他能耍出什么招来。也许厌倦了往日的修炼生活,两位高手也想在杀人时找点乐子,给了黑风正多喘息一会的机会。娘娘腔的“十”一落下,就要杀人。白离就要出手相救,公鸭嗓似是叹息失望,只见黄师猛一抬头快速道:“打败全时代。”

话音刚落,娘娘腔挺了挺腰杆,抬头仰望天空,似是向往着飞升。打败全时代谈何容易,不过每一个武者皆有此心,黄师的马屁算是拍中了。公鸭嗓也是陷入了沉思。白离偷偷向黄师竖起了大拇指,黄师挤眉弄眼,调皮起来。

意淫了片刻,娘娘腔打破了沉默:“小鬼虽然诗做得不够工整,倒合本大爷心意。等我先捶死旁边那小子,再收拾你吧!”气氛顿时又紧张起来,两个老怪消遣完毕,戾气重又上身,杀了过来。

白离、黄师料想此战必来,只是没想到两个老怪翻脸比翻书还快。转眼间,娘娘腔的大骨锤已到白离身前,白离不敢硬接,只得使用巧劲化解攻势。公鸭嗓将血炼之法又是施展开来,无视了黄师的存在。黄师也不恼怒,提剑便向公鸭嗓攻来,为黑风正争取时间。公鸭嗓没料想黄师胆敢主动进攻,只得暂停炼血,挥棒迎剑。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