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年代 ›› 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胡桂兰,秦念 《穿越七零:成了反派的恶毒后娘》作者:南山有玉 最新章节列表
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胡桂兰,秦念 《穿越七零:成了反派的恶毒后娘》作者:南山有玉 最新章节列表

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胡桂兰,秦念 《穿越七零:成了反派的恶毒后娘》作者:南山有玉 最新章节列表佚名-著

13人在追
小说:穿越七零:成了反派的恶毒后娘 小说:年代 作者:南山有玉 简介:秦念穿进七十年代,成了一对小崽子的后娘,…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08 08:18:27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穿越七零:成了反派的恶毒后娘

小说:年代

作者:南山有玉

简介:秦念穿进七十年代,成了一对小崽子的后娘,她喜滋滋准备过上独守空房养崽崽的悠闲生活。谁料进门头一天,继子离家出走,老公退伍回来了,后来还给她带来另一个小崽子。秦念这才发现穿进了书里,她在养的崽崽全是反派,自己则是恶毒后娘,以后还要死在反派手里。这如何能忍?小皮鞭抽起来,但只能她自己动手,谁要伸爪子,她就拿刀剁了,崽子的亲娘来一个剁一个,书中猪脚来一双剁一双!男人挡在她身前:“靠后,我来。”

角色:胡桂兰,秦念

穿越七零:成了反派的恶毒后娘

《穿越七零:成了反派的恶毒后娘》第1章 被撞晕的后娘免费阅读

“就说不能给人当后娘,这不刚进门就出了事。”

“哎,这事杨家办得不地道,成亲日子新郎官不在场,还不拦着家里小崽子,把人新媳妇撞破了头,也不知道啥时能醒来?”

“嘿,进门见红,这亲事长久不……”

“快别说了,杨青山他娘过来了,当心她扇你一嘴巴子。”

……

秦念在一片闹哄哄的声音中醒来,睁眼对上一张中年妇女的脸,对方五十来岁模样,眼睛微眯,嘴角耷拉着,看起来不太好惹。

妇人站在床前,见她醒来略松了口气,神色也缓和了些,俯身问她:“念娣,你感觉怎么样?”

念娣?

秦念懵了一会,旋即想起醒来前做的那场梦。

梦里有个乡下姑娘叫念娣,生活在七十年代,家里重男轻女,而她父母身为大房,却只生了一串女儿,没有儿子,所以一向巴着儿子多的二房,见大侄子娶亲缺彩礼,就赶紧将她说给杨家,换了388的高额彩礼。

杨家给的彩礼高,是因为男人是二婚,带了一对四岁大的拖油瓶,还常年不着家,念娣一进门就要给人当后娘,还得守空房。

念娣心底不大愿意,但被家人劝说哄骗,外加一番威胁,最终松口应了下来。

到了成亲这日,新郎官也没赶回来,由小叔子接了她进门。

不料刚踏进杨家大门,她那继子忽然冲过来,将她撞得一头磕在门口石墩上,头破血流昏死过去……

妇人见她不回应,眉头夹了一下:“念娣,你说话,告诉娘你哪里不舒服?”

“胡桂兰,你让我家念娣说啥,她都被那狗崽子撞傻了,话都不会说了!我告诉你,这事没完!”一个面容尖刻的老太太带着人冲入房内,大声叫嚷起来。

“对,这事没完,你们杨家必须给我们老秦家一个交代!”

“不给交代,我们就把念娣带回家!”

“我看你们谁敢动?秦念娣进了我杨家门,就是我杨家的人,谁也抢不走!”

秦念只因回想梦境迟疑了一会,房内就再次嘈嚷闹腾起来。

有人冲到床边要拉扯她,还有人阻拦,这混乱的境况下,她顾不得惊诧梦境照进现实,自己穿越进入念娣身体的诡异事件,她当机立断坐起身,冲着人群说道:“都别吵了,我要留在这,这里是我的婆家。”

没错,“娘家”与“婆家”之间,她理智选择了后者,作为她临时的安身之所。

她这话一出,房内之人皆是一愣,神色各异。

胡桂兰,也就是这个身体的婆婆,眼底闪过一丝惊讶,随即面露满意之色,她动作很快,伸手将秦家人往外一推,得意地抬起下巴大声道:“都听到了吧,我儿媳说要留在婆家,你们这些秦家人都赶紧给我出去!”

秦家人还想闹,但房内杨家人和沾亲带故的村里人更多,在胡桂兰的招呼下,纷纷出手将骂骂咧咧的秦家人连推带拽弄出新房。

见“婆家”占了上风,秦念松了口气,就感觉头疼得厉害,嗓子也干渴得冒烟,转头见床头柜上放着贴着“囍”字的暖水壶,还有一个印着“劳动光荣”的搪瓷缸子,便自己动手倒了水,慢慢喝了起来。

胡桂兰费尽力气将难缠的秦家人“请”出去后,回身见新娶进门的媳妇一手撑坐在床头,一手举搪瓷缸子喝水,动作斯斯文文的,若是不看她那张干瘦苍白的脸,这姿态这模样竟比自己前头那个当知青的儿媳还要好看些。

想到知青前儿媳,胡桂兰脸色就拉了下来,心中嘀咕这次是不是又选错了人。

秦念喝完杯中最后一口水,抬眸看见“婆婆”站在房门口阴沉着脸看着她,不由得暗叹这“婆家”也不好待。

但她没有更好的选择,身处七十年代的乡下,吃饭要靠上工挣工分,出门要开介绍信,稍有出格之举还会面临批斗的危险,所以她就算有后世的知识,这会也被困在这乡间地头。

她若回原主的娘家,那一家子能卖原主一次,就能将她再卖一次。她记得秦家之前就威胁原主,若不肯给人当后娘,就把原主嫁给邻村死了两任老婆的屠夫。

传言,屠夫那两任老婆都是他喝醉酒后打死的,原主就是被吓住了,所以同意来杨家当后娘。

如今换了秦念这个后世人,不久前还站队“婆家”得罪了“娘家”,她若选择回去,处境只怕比原主更艰难。

所以,她现在没有回头路,而且“丈夫”不在家也是加分项,她就当领了一份给人带娃的工作。

各种念头转过不过一瞬,她眼底闪过坚定,微微攥紧水杯,冲着胡桂兰露出一个羞怯的笑容,低低喊了声:“娘。”

新媳妇红着脸冲她喊娘,声音娇娇怯怯的,又瞧见她脑门上洇着血的纱布,胡桂兰心头那丝不满散了些,绷着脸“嗯”了一声,又扫了眼她的脑门:“你的头还疼吗?”

秦念顺着胡桂兰的视线抬手轻触了下纱布,顿时脑门一阵抽痛,但她强忍着没有呼疼,又朝胡桂兰扯出一个笑容:“娘,我不怎么疼,您别担心。”

胡桂兰看到她痛得脑门上青筋和汗水都冒了出来,算定她要喊疼,胡桂兰都已经琢磨好了如何呵斥她,如何磨掉她身上的娇气,这样才能在一开始就压住她,免得她跟前头那个一样“作”得家里不得安宁。

谁料这新媳妇跟自己预料的完全不一样,不但没喊疼,还冲自己笑,还安慰自己别担心,这一刻,胡桂兰就算再硬的心也不由得软了下。

胡桂兰嘴角抿了一下,上前一步拿下新媳妇乱动的手:“别乱碰伤口,赤脚大夫交代过几天结了痂才能拆纱布。”目光扫见她苍白的脸色,便又从她手中拿过水杯,“你在屋里好好呆着,我去给你装些红糖泡水喝,补补血。”

胡桂兰说完就往外走,风风火火的,秦念却赶在她跨出房门前叫住她:“娘,红糖水不急着喝,小石头呢,我想见见他。”

这个年代的乡下,红糖可是稀罕物,逢年过节才会做些吃食给小孩子甜甜嘴,既然胡桂兰舍得拿出红糖给她补血,秦念便投桃报李,先关心一下继子。

胡桂兰闻言顿住脚步,但似乎误会了她的意思,脸色有些不大好看,秦念便又补充道:“娘,我没有怪小石头的意思,我知道他一时不能接受我的身份,但我既然留了下来,日后肯定要与他好好相处的,所以我想先见见他,说说话。”

——

作者有话说:

开新文,求留言求评论,么么哒。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