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年代 ›› 绿茶真千金在七十年代文里躺赢了
绿茶真千金在七十年代文里躺赢了

绿茶真千金在七十年代文里躺赢了华书墨-著

26人在追
精彩节选 一月,是南山最冷的时候。 雪从夜里就开始下,早上还没有停。 韩千雪缩在冰冷的炕上,裹着洗得发白的半空…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8 14:08:53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一月,是南山最冷的时候。

雪从夜里就开始下,早上还没有停。

韩千雪缩在冰冷的炕上,裹着洗得发白的半空心棉被对着玻璃窗上美丽的霜花发呆。

窗台上,日历头露出的第一张赫然印着1975年1月23日,四九第6天,宜作灶、祭祀、纳财……忌……

煮花生的香味顺着不严实的门缝飘进来,唤醒了林千雪的神智。

韩千雪幽幽叹息一声,转动僵硬的脖子,看着四周墙壁上贴着的泛黄的报纸欲哭无泪。

她不过是在家洗了个澡,然后运气很糟地赶上热水器漏电……

眼睛一闭一睁,她就来到断更一个月的《假千金真反派》这本书里。

而韩千雪就是这本书里的炮灰——真千金假反派。

想到和她同名的可怜小炮灰,韩千雪就被气得要吐血。

书中的韩千雪虽然二十岁,可已经有夫有子了。

夫——陈年是名义上的丈夫。

子——陈冬至是丈夫大哥的儿子。

虽说便宜丈夫和过继的儿子都不错,可韩千雪身边还有一堆糟心亲戚,更重要的是,韩千雪自己立不住!

穿书一小时不到,结合书里的内容和身体记忆,韩千雪对于同名小炮灰的经历已经了解得七七八八了。

她不得不感叹,手里牌不好就算了,牌技也不行,这都不炮灰,谁炮灰?

可现在这个身体属于她韩千雪了,那她就绝对不可能做炮灰。

“韩千雪,你给我出来!”一个三十多岁裹得跟个狗血似的肥胖妇人插着腰站在院子外面大嚷。

“你看看你家小杂种给我儿子打的!今天你要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和你没完!”

听到声音,猫冬的人都披着棉衣从院子里走出来观望。

有人劝道:“消消气,消消气。小韩入冬就生病,陈年又不在家,如果不严重……”

“什么叫不严重?敢情没伤你家孩子是不是?”张芳声音尖得把树上的雪都震得扑簌簌往下掉,“老陈家从根子就烂掉了!陈冬至这个小杂种就是想要我儿子的命,他就是杀人犯!”

“砰”的一声,韩千雪推开门,拿着擀面杖靠在门边,“我们家冬至杀谁了?尸体呢?拖出来我瞅瞅,没有尸体就是造谣!就是诽谤!”

她似笑非笑地看着张芳,“我看是有人缺吃的,想找机会进号子吃牢饭了吧?张嫂,你有想法就直说,我成全你!”

“你放屁!”张芳好悬没气过去,“你咒我儿子?”

韩千雪慵懒地把弄着擀面杖,倒不是她想装相,主要是太冷了,她手指不动一动,手部血液搞不好会凝固。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啊!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四旧,什么是封建迷信?咒?怎么咒?我看你不是想去号子里,是想去革委会坐坐吧?”

张芳浑身发抖,“你!你!”

“冬至,过来!”韩千雪笑眯眯地朝瘦小男孩招手,“到……妈这里来。”

陈冬至黝黑的眼珠转了转,迈开小短腿就跑到韩千雪身边。

“乖。”韩千雪摸了摸孩子的脸,又摸了摸他的小手,“太凉了,快进屋。”

“你是想要包庇这个小杂种?”

韩千雪危险地眯起眼睛,手里的擀面杖朝着门框重重一砸,“小杂种叫谁呢?”

“叫你家陈冬至!”张芳大嚷,“我看你是病糊涂了,人都认不清了吧?”

韩千雪冷笑:“认得人,不认得小杂种呢!”

顿时,周围的人都笑起来。

张芳腿一出溜,便坐在雪地上撒泼,“韩大友你还不给滚出来!你就看着我们娘儿俩这样被人欺负?你不是个男人!你给我滚出来!”

“叫!”韩千雪拿着擀面杖上前,“你想让谁过来,都叫过来!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找村长,找村支书,找大队干部,找派出所!拉着你家男人和你儿子,看看是我儿子要杀了你们,还是你们要杀了他!”

韩千雪的围巾被风吹开,露出脸颊边的发丝和白皙秀丽的漂亮脸蛋,纤长浓密的睫毛因为呼吸染上霜色,衬得她黑亮的眼珠有些妖异。

村里人都有些纳闷:怎么病上一场,还变好看了?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

韩千雪壳子还是那个壳子,可灵魂换了,气质就变了。

“大哥,既然来了,就过来说话呗!你躲在树后面是怎么回事?”她以手比枪,对着韩大友“砰——”了一下,笑着说:“担心吃枪子儿?”

心贪胆小的韩大友浑身一抖,匆匆过来拉起张芳,“大冷天儿的,还不快带着儿子回去?要是给儿子冻病了,你拿钱去看大夫啊!”

“你说啥?我让你过来是揍韩千雪的,你和我凶?”张芳跳起来就抓韩大友的脸。

夫妻俩一路吵,一路打,一路回家,显然是怕了韩千雪。

闹事的都走了,看热闹的也就散了。

他们虽然觉得韩千雪有些奇怪,可也能理解。

这再老实的人也有脾气,被欺负久了总是要反抗的。

韩千雪关了院门,拉着陈冬至回屋。

她用温水细细擦拭着陈冬至的小脸小手,仔细看他有没有受伤。

“说吧!怎么回事?”韩千雪挑眉看着梗着脖子的小孩。

“是韩小虎先骂我爸的!”陈冬至攥着小拳头大声说。

“然后你就挠他脸了?”

“他比我高啊!我不挠他脸打不过他啊!”

韩千雪坐到凳子上,用装热水的白瓷杯捂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这句话不对!十年?我为什么要让他欺负十年?”

“我还没说完呢!”韩千雪敲了一下陈冬至的头,“小人报仇,从早到晚,可是也要讲究时机!比如在他家门口挖坑,在他家锁孔塞浆糊,观察他出门时间,人少的时候给他套麻袋暴揍!方法不是多得是吗?”

陈冬至……

陈冬至已经傻了。

这是他妈?

他妈被鬼附身了?

“咳咳!”一个高大的身影推门走了进来,“阴招到底不是正路,阴谋之上还有阳谋。”

韩千雪闻声望去。

嘿!好高好帅的小哥哥!

厚重的军大衣都掩盖不住他高大笔挺的身姿。

那一头浓密的小卷毛,深邃的五官,高挺的鼻梁……

这完全是长在她的审美点上啊!

陈年被她傻呆呆的样子逗笑:“才分开一个月,不认识了?”

“陈年?”韩千雪局促地站起来,“你……你吃饭了吗?”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