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天帝重生的日子
天帝重生的日子

天帝重生的日子逸世界-著

13人在追
精彩节选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潼关镇,位于忘川大陆西北,北邻塞外,南靠大江,自古以来是古霖国的西北要塞。 …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8 17:10:44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潼关镇,位于忘川大陆西北,北邻塞外,南靠大江,自古以来是古霖国的西北要塞。

潼关镇老街,一条砖石铺路的长街,街道两旁林立着的全是双层木屋。

第一层是各家摆的铺面,里间多数是厨房。

第二层则是各家闺房卧室。

千年潼关镇,百年老街坊。

陈悠然坐在自家的商铺面前,看着来来往往赶集人,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时不时打个哈欠。

半个月了,陈悠然已经慢慢回归了当初的日子。

阿爹、阿娘、阿弟、阿妹。

街头幼时的玩伴:陈四海,江大流,王三,映小雪。

木屋里摆了一排货架,货架上都是些杂货,香蜡纸草、笔墨纸砚。

木屋外的案板上,摆着许多吃喝的东西,花生瓜子、鸡鸭鱼肉。

每四天一次的赶集日,是这条老街最热闹的一天,从日出到日落。

对潼关镇周边山里的住户来说,这一天就是他们赶集打货的日子。

潼关镇北边,连绵百里的大山中,坐落着古霖国排名第三的宗门:落叶宗。

其寓意为:秋风扫落叶,一骑绝尘。

“阿弟,这条鱼怎么卖?”

今天陈悠然看摊,阿爹和阿娘在后面忙着拣货、挑货,阿弟带着妹妹,不知道跑哪儿玩去了。

“五个铜板。”陈悠然起身,朝问价的中年男子微笑了一下。

“有点贵了。”中年男子穿着麻布粗衣,一看便是农村的粗糙汉子,双臂肌肉喷薄。

“大哥,这鱼是今早阿爹从江里捞起来的,新鲜的鲢鱼,您看这盆里的鱼,哪条有它精神?”

陈悠然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点了点木盆里几条鱼其中的一条。

中年汉子小声嘀咕了一句:买不起。随即转身离开了。

陈悠然坐回小凳子上,悠然的看着来往的人群,脸上带着微笑。

什么叫人间烟火?

这就叫人间烟火。

一万年了,陈悠然坐在天帝的位置上,足足万年了。

他自己都没想到,因为穿梭于天外,而导致自己进入时空乱流,在他抬手准备毁灭这片时空乱流时,奇异到极致的事情发生了,整个时空乱流突然迸射出万道金光,身为这方世界的天帝,他竟然离奇的回到了自己十八岁这年。

回到了潼关镇。

半个月时间,陈悠然看到了曾经太多太多的回忆。

最诡异的是,陈悠然的修为并未消失,但他回到自己十八岁的状态,是凡人状态,无境界的凡人状态。

修为在,境界无。

陈悠然试过了,他浑身上下依然拥有着毁天灭地的天地力量,但是境界不在,想释放力量,那对不起,这副身躯不允许。

现在的陈悠然身体内好像是一片死海,而境界限制就是死海的尽头,当然,干一些农活,搬重物这种杂活,陈悠然的身体就有用不完的劲,但是一旦他想释放一些修为,就没那么轻松。

作为天帝,手指一抬,修为所致,就可以让整个潼关镇飞灰湮灭。

但现在呢?

手指一抬,吃亏的只有陈悠然自己。

手指里巨大的修为力量,既释放不出来,也不会消散,足足让陈悠然的手指痛一整天。

试了好几次,陈悠然放弃了。

体内浩瀚的修为,在没有境界支撑的情况下,根本没有任何释放的可能性,至于修炼功法,更是无从谈起,修为的释放本身就要依靠功法来指路径,可是陈悠然的释放路径,被他自己的境界限制了。

半个月,摸索了半个月后。

陈悠然放弃了。

无论他用任何功法、任何方式来调动修为,都没用。

简单点说,这片死海,没出海口。

境界,这个曾经在陈悠然的世界里最为简单的一个东西,此时却难住了他。

从修炼第一天开始,陈悠然就知道境界是修为到了一定程度后的自然突破。

但是现在呢?

陈悠然体内依然有着天帝的修为,身体却是没有任何境界。

就是凡人。

要重新修炼境界?

境界不是修为到了之后的自然突破?

现在我修为依然是天帝修为,怎么突破境界的桎梏?

修炼了三万年,什么世面没见过?

还别说,空有修为,没有境界的人,陈悠然还真没碰到过。

半个月后,陈悠然放弃了,他用了无数功法尝试着修炼出境界,但是都一一无效。

重生?

回到过去?

曾经,修炼是陈悠然执着的大道。

永生不死,毁天灭地。

这是任何一个修炼者的毕生追求。

陈悠然也一样。

但是这半个月,陈悠然既没有急,也没有燥,当阿爹、阿娘端上饭菜,阿弟阿妹开心的一家人围桌吃饭的时候,陈悠然忽然觉得,有家人的日子,真好。

什么金丹大道,什么永生不死?

当家人离自己而去的时候,这一切的一切,都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上一世,就是因为爹娘的期望,期望家里能出一个修炼者,才耗尽了家财,想把陈悠然送入落叶宗,哪怕做个杂役弟子也好。

但是陈悠然的资质太差,没被落叶宗瞧上,最终爹娘郁郁而终。

随着爹娘逝去,陈悠然才发誓要闯修者之路,他远走他乡,进古霖国参军,在军中积累了功绩,换来了最普通的修炼功法。

谁知道,陈悠然就是靠着一天天比别人多的修炼,从一个凡人,渐渐成为了修者,后来入了古霖国的另外一大宗门:望月宗。

在望月宗,陈悠然表现出了极强的天赋,这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的身体不是资质差,而是资质太好,落叶宗当初根本没搞明白他的资质是五行资质,只认为他夹杂着五行资质,驳而不纯,所以没收他。

结果呢?

靠着逆天的五行资质,陈悠然可修炼五行中的任何功法,最终在望月宗一飞冲天,破了这方地界的束缚,冲出这方天地,成了宇宙中赫赫有名的悠然天帝。

只可惜,等他成为天帝时,时间过去了两万年,再加上坐在天帝位上一万年时间,足足三万年。

阿爹阿娘早已离世。

阿弟阿妹也早就化为尘土。

天帝又如何?

除了修炼,就是争斗。

现在,陈悠然回来了。

回到了十八岁的时光,爹娘都在,阿弟阿妹也在,朋友亲戚,一个不少。

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事么?

坐在小木凳上,陈悠然感觉自己做梦都在笑。

“小伙子,来一斤肉。”

陈悠然睁眼从小凳子上站起来:“大爷,十个铜板,肉一斤,昨儿才杀的猪,肉新鲜着呢。”

“恩,给来一斤。”

陈悠然握着十个铜板,看着远去大爷的背影和来往熙攘的人群,十分满足,也十分惬意。

坐回小木凳上,陈悠然忽然开口大喊:“新鲜猪肉,新鲜鱼肉,落日收摊,过时不候啦!”

来往人群不少人看过来。

古街上各家铺面从未有人吆喝过,因为赶集的时候人挤人,根本不需要吆喝,有需求的人自然会上前问价买货。

“你小子,乱喊什么!”

陈悠然转过头去,看着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大汉,憨憨的笑道:“阿爹!”

“别乱喊,破坏规矩。”

“没事,阿爹,我这不是想快点卖货早点收摊了一家人好坐一起吃饭么。”

“吃,吃,吃!就知道吃,让你多锻炼锻炼,我和你娘攒了两锭银子了,等下个月落叶宗来寻人的时候,你小子一定得去试试,这两锭银子,就是你入宗的门票,你可一定要给爹娘争气啊。”

陈悠然眨了眨眼:“阿爹,我就想陪着你和阿娘,还有阿弟阿妹都还小,再说我现在都十八岁了,落叶宗收人,主要是收十五岁的,而且要看资质,就算两锭银子都给人家,我前两年已经试过两次了,过了年纪,而且资质不好,人家也不会收。”

“你少在这里屁话,你记得,只有进宗门,才是我们摆脱穷苦日子的唯一出路,家里你是老大,你不去尝试,难道要十岁的阿弟和八岁的阿妹去尝试?他们现在连自己都还照顾不了。”

“哦,知道了!”陈悠然知道,这事是爹娘的执念,他说什么也没用。

“好好卖货,我去看你阿伯家有没有孤心草,到时候落叶宗的人来收弟子,好歹也能拿得出赠礼……”

望着阿爹从人群里穿梭而去,陈悠然的内心有些痴了。

为什么凡人的生命就这么短暂?

作为天帝,陈悠然见识过的修炼功法无数,也尝试过无数功法,这半个月里,他无数次想尝试着把很多功法抄下来,然后交给爹娘弟妹修炼,但是他同样知道,修炼一途,生死更难掌控,爹娘的资质在修炼者里并不算好,弟妹的资质倒是不错,但是现在自己纯有修为,却释放不出任何修为力量,一旦家里人踏上修炼一途,很可能今日生,明日死。

不能护住家人,又何必让他们去体验修炼的残酷?

不知道阿怪他们在什么地方?

如果他们能穿越星空前来,别说古霖国,就算忘川大陆,他哪怕一点修为释放不出,也不担心自己家人的安危。

“看样子,得找到恢复境界的办法才行。阿爹适合修炼云火诀,阿娘的身体弱一点,弥合大陆有个岳墨宗,他们的风沙云雨诀倒是适合阿娘,至于阿弟阿妹,恩,现在还小,等十五岁吧,到时候再看看什么功法适合他们……”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