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一世天骄\/一世天骄
一世天骄\/一世天骄

一世天骄\/一世天骄西楼月-著

8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暗访 据说从通城县区到柳水镇只有一箭之遥,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说的,还是史书上记载有误,张一凡…
更新到:第7章小镇混乱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8-28 18:43:55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暗访 更新时间:2021-08-28 18:43:55
第2章误会 更新时间:2021-08-28 18:43:55
第3章一场误会? 更新时间:2021-08-28 18:43:55
第4章大手笔 更新时间:2021-08-28 18:43:55
第5章执法还是打劫? 更新时间:2021-08-28 18:43:55
第6章枪打出头鸟 更新时间:2021-08-28 18:43:55
第7章小镇混乱 更新时间:2021-08-28 18:43:55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暗访

据说从通城县区到柳水镇只有一箭之遥,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说的,还是史书上记载有误,张一凡整整坐了六十公里,才到达这个小镇。

柳水镇与不是太发达的县城相比,可谓是天壤之别,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张一凡绝对不会相信,通城县竟然还有这么贫困的地方。

自从三天前接到通知,张一凡早早准备了行装,一路西行,赶赴这个传说中的不毛之地上任。
县委县政府给他的任命是——柳水镇镇长一职。

年仅二十五岁的镇长,在整个通城县,乃至东临地区,绝对是独树一帜,绝无仅有。

东临地区不过是南方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内地小区,通城县又是东临地区中相对落后的县城。
柳水镇就不用说了,绝对是垃圾中的垃圾,经济极度落后。

据说那里的人民,几乎靠打劫为生,社会治安很混乱,人民生活一塌糊涂。

唯一一条赖以生存的柳水河,也因为政府修建张家大坝,供给城市用水工程,给闹得几近干涸。

但自九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后,整个东临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通城县也在发生日新月益的成长,而柳水镇一直因为交通闭塞,地处偏僻,已经与整个时代格格不入。

为此,县委和县政府领导召开了联合会议,决定调派一名年轻得力的干部下去扶贫。
上了年纪的人思想过于保守,很不适合整个时代大刀阔斧的整改,以及超前敏锐的创新。

谁都没有想到,这次任务落到了张一凡的头上,张一凡一路苦笑,也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倒霉的事。

当初撇开家族的关系,极力主张靠自己的双手打拼出一片天地,没想到沦落到一个偏远小镇,当一个也不知十几品的芝麻小官。

按这个进度,自己要何年马月才能达到预定的期望?

郁闷归郁闷,事到如今,他也不好再向家族发出求救信号,助自己脱离苦海。
唯今之计,只有硬着头皮拼了。
哪怕是铁壁铜墙,也在给它撞出个洞来。

在此之前,张一凡还是仔细看过了柳水镇方面的资料。

总体归纳三个字,脏,乱,差!

脏是环境卫生脏,到处垃圾成堆,车子一过,尘土飞扬。

乱是社会治安乱,敲竹杠的,拦路打劫的,下绊子的,偷鸡摸狗,没一个好东西。

差是人民生活水平差,意识落后,思想迂腐,不思进取。

这些都是熟悉那里的一些官员对柳水镇的评价,张一凡想了想,要改变一个地方,首先还得要了解这个地方。

因此他决定暂时不到镇里报到,微服私访一个星期。
把这里的人,这里的事摸透了再说,否则以镇长的身份,总有些事情看不透切,而别人也不会对他说真话。

有了这个打算,张一凡下了车,容入了稀稀拉拉的人流中。

这个兴于二十年代的小镇,柳水河穿场而过,看着柳水河两旁低矮河床以及快要干枯河水,张一凡不由一声叹息。

宽不足三四米的泥泞公路,破破烂烂地延伸向远方,偶尔一辆车子经过,扬起一路灰尘,柳水镇便笼罩在烟雾之中。

这是一条曾经通往东临市的交通要道,只是时过境迁,通往省城的路早已改道,从通城南面直达东临。
再也没有人愿意绕过柳水镇,走盘山公路进入东临市境内。

时值中午,路边稀稀拉拉的十来家店铺,屈指可数。
一位穿着花格子衣服的妇女正在河边洗尿片,张一凡顺着台阶下去洗了洗手,“这位大姐!请问镇政府在哪个位置?”

待对方侧过头,张一凡才发现,这是一位很年轻的少妇,准确地说,是一位刚生过孩子的母亲,年龄不过二十五六岁,跟张一凡差不多。

少妇的面容娇好,虽然没有脂粉,看上去还算清秀,只是一身的打扮,透着一股乡土气息。

对方的这个年龄,自己叫人家大姐,是不是唐突了些?张一凡正有些后悔,少妇停下手中的活,微微一笑,露出几颗雪白的牙齿。
看到张一凡后,先是有些震惊,“你是城里人吧?镇政府就在那边。

张一凡点点头,“我第一次来柳水镇。

“城里人跟镇里那些土包子就是不一样,斯斯文文的。
”少妇擦了把手,看张一凡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说起话来也就亲切自然。

“你叫我大姐只怕是错了,我才二十四岁,虽然刚生了孩子,看上去有些老。
”少妇说完,又是一阵娇笑。

果然被自己料中了,刚才被对方一身老土的装扮给蒙蔽,误以为是位三十来岁的妇女,没想到对方是位如此年轻的妈妈,乡镇的人结婚早,这种现象很普遍,张一凡只得尴尬地笑笑。

他原来没打算马上去镇里,等潜伏几天,了解些情况之后再到镇政府正式上任,于是就与眼前这位少妇拉开了话题。

“我叫柳红,柳水镇的人大都姓柳……”

与柳红的谈话中,张一凡大致了解到了一些情况。
整个柳水镇不足一万人口,镇上就只有三千不到,自从改革开放之后,很多年轻人都去沿海一带打工,镇里留下的大都是老弱残民和一些妇女。

张一凡指着这条柳水河道:“我以前听说这条河很有名的,怎么就干涸了呢?”看着脚下不足半米深的水,张一凡有些疑惑。

柳红洗完了尿布,又用力搓起了几件衣服。

“还不是上头修张家大坝给闹的。
”柳红说的是柳水源头正在兴建的张家大坝。
张家大坝是县里新策划的一个旅游景点,两年前开始兴建,目前还没有完工。

张家大坝一建,柳水河下流就没了昔日的繁荣,一路走来,张一凡看到了很多因为无水灌溉而荒废的农田。

看来这个张家大坝工程,是县委县政府的一道败笔,只是自己人微言轻,虽然当过一年的县长秘书,还是左右不了县委的决议。

“出人命啦!快来人啊!”

两人正说着,公路边传来一阵吵闹!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