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九层剑塔
九层剑塔

九层剑塔云中钓-著

9人在追
精彩节选 升仙大陆南方,大颢王朝和流澜境的中间,横贯着一条南北走向的巨大山脉,将两地隔开,世称鹿门山脉。 鹿门…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8 19:04:48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升仙大陆南方,大颢王朝和流澜境的中间,横贯着一条南北走向的巨大山脉,将两地隔开,世称鹿门山脉。

鹿门山脉绵延千余里,覆盖着厚厚的原始森林,最南方出现人字分叉,取名双龙山,人字的夹角处,两面山脉水流汇聚,湖沼水洼遍布,形成方圆数百里,闻名天下的巨野泽。

在巨野泽的东南面,双龙山右侧分脉黄龙山尾巴上,以土黄色山崖为背景,伫立着一座岁月悠久的孤城。

这座孤城名叫龙尾城,深处西凉北地,与最近的大颢王朝边关重镇安远城相隔七百余里,除了散布在荒原上的零星几个村寨外,这座龙尾城是名副其实的孤城,远离帝国视线和各大宗门的目光。

虽然龙尾城深处西凉荒漠,远离人世,又毗邻险恶的巨野泽和双龙山,但并不代表这座城镇荒凉,相反朝着东南方向大开的城门,每日进进出出的车队便有十几趟,热闹非凡,石质碉堡建筑围起来的大街上行人如织,不在少数。

龙尾城深处绝地,之所以还如此热闹,一来得益于双龙山和巨野泽特产丰富,土著聚居,二来归功于这座城市的自由。

龙尾城虽然依然处在大颢王朝版图内,但实际上是个山高皇帝远的偏远所在,别说朝廷爪牙无法触及,便是诸大宗门也鞭长莫及,故而龙尾城聚集了不少凶徒歹人,要么是被朝廷追捕走投无路的江洋大盗,要么便是叛出师门恶贯满盈的叛徒。

刑徒流民聚集于此,不能坐以待毙,便利用巨野泽和双龙山的富饶做起了生意,和荒漠外的中土依然牵连不断,如果真有仇家衔尾而来,实在打不过,闷着头往双龙山或是巨野泽里一钻,便如针落大海,再无法被寻到。所以,这龙尾城实实在在是这帮凶徒的一片乐土,除非某个手眼通天的大物前来,否则此处便如附骨之蛆,难以铲除。

这日,临街有家酒楼,二楼凭栏旁边,一个少年懒洋洋趴着,沐浴初冬阳光,一把古拙匕首被他拇指和食指夹住,有一搭没一搭敲打栏杆。少年看似散漫无聊,但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目光始终游离在大街上,瞳子里射出的光芒在行人身上打转。

不过他似乎格外青睐年轻女子,每当有二八丽人走过,匕首敲打栏杆的动作便会顿上一顿,双眼里精光绽放,看的格外细致。

旁边的人若是瞧见,恐怕会下意识以为是个满脑子花花肠子的色胚。

二楼里间,距离凭栏不远,摆有一张方桌,一个身着灰布衣、满脸胡渣的中年汉子自顾倒了杯酒灌入腹中,砸吧着嘴问道:“少爷,你看了大半日,咱这酒也喝了三坛,可有什么发现?”

少年闻声掉头,扫了一眼汉子,并不回答,而是低眸望向桌面,目光在酒坛上打转,眼神突然变得明亮,他快速回头望向大街,发现暂且没有可疑目标,便再次转身,一跃跳下凭栏,径直走向方桌。

这少年名叫洛子川,不过十五六岁,穿一身爽利的青色短衫,最外面套着件兽皮短褂,面容极为英俊爽朗,白皙的面颊上泛着微红和粗粝之色,想来是拜西凉粗犷的风沙所赐。

洛子川颓然坐到中年汉子对面,伸手拉过酒坛,有气无力道:“真是见了鬼,一山之隔,两个世界,前几日咱俩还在沼泽里摸爬打滚,浑身上下没一处干净,如今到了这破城,却燥的人快起火了,不行,说什么我也要喝口酒,老张,你可别告诉我娘。”

“别……啊!”

被他唤作老张的中年汉子阻挡不及,眼睁睁看着自家少爷好不豪迈的提起酒坛,单足踏椅,仰头来了个鲸吞之势。

不过这颇有豪侠之风的饮酒姿势保持了不过片刻,想要痛饮美酒的少年突然噗嗤一声,嘴中喷出一股水雾,老张似乎早有准备,腾身跃开好远,拍拍并没有沾染酒水的衣袖,笑呵呵道:“少爷,这是西凉特产烧刀子,入口跟刀子火烧一样,便是常年在酒缸里打滚的酒鬼也撑不住几口,像你这样……这样豪迈的喝法,咱服气……”

老张满面笑容,不忘一脸促狭给自家少爷竖起一根大拇指。

洛子川狼狈不堪抬头,白皙面庞早变了颜色,通红宛若火炉里的木炭,他狠狠瞪向中年汉子,只觉得从喉咙到腹间,一路下去,如有一条火龙打滚,一股一股的往桑眼儿冒,好不难受,喉咙间的刺痛激的他泪汪汪直流,猛然张嘴喝道:“老张,你坑我是也不是?”

老张一摊手,苦兮兮道:“少爷,我可是拦你了。”

洛子川回味,自知理亏,确实是他自作自受。他见汉子喝酒喝的痛快,心里便有些痒痒难耐,碍于娘亲规矩严厉,不许喝酒,一直未能尝试,然而这几日实在憋坏了,被西凉风沙吹得整个人要裂开一般,便故意不给老张机会阻止,提起酒坛就是鲸吞龙饮,结果倒好,豪迈是豪迈了一回,但最终结局却是有多狼狈便有多狼狈。

洛子川恼火的把酒坛搁桌上,凶神恶煞瞪了老张一眼,愤愤道:“我盯累了,换你去。”

老张笑呵呵点头,留下他独自生闷气,走到凭栏前坐下,学自家少爷模样,眼珠朝向大街打转,目标竟也是些年轻俏丽路人。

难不成是一对老色痞加小色痞?

还别说,老张目光里真有些猥琐味道,每当有年轻貌美女子路过,他双眼便遽然明亮,上上下下打量好几番。

西凉之地民风粗犷,妇女穿着打扮向来开放,哪怕是初冬天气寒凉,来往妇女衣着该露的还是照常露,白腻腻的一大片,哪里有中土女子的矜持。

老张虽然见过世面,但西凉女子的火爆仍是少见,眼睛看的不过瘾,连带嘴里还砸吧有声,双手比划,时不时传出几声古怪声音,飘到少年耳朵里。

“啧啧,这大长腿,不愧是西凉的娘们,怕是能夹死人!”

“啧啧,这山峰怕是比黄龙峰还要高……”

“啧啧,这……”

面红耳赤的洛子川腾身站起,来到老张背后,没好气道:“让你盯着,不是让你用嘴巴盯,你瞎叨叨什么?”

他望向大街上走过的丰满女人,眼珠骨碌转动,脸上的烦闷突然一扫而空,鬼头鬼脑道:“咦,老张,这些年也没见你娶亲,原来你好这种啊,这趟回去,我定让娘给你找个胸大屁股圆的。”

没想到这平平无奇的一句话竟让老张浑身巨震,干巴巴的脸僵住,转过头苦兮兮道:“少爷,你可千万别告诉小姐,不然我这脸可就丢到姥姥家了。”

洛子川似笑非笑道:“老张,你也怕丢脸啊,你盯着那些女人评头论足也不见害臊,怎么一听要告诉我娘就焉了?”

老张说不出话,可怜兮兮举手投降。

奸计得逞的洛子川却还不放过他,贼兮兮趴到他耳边问道:“老张,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我娘?”

老张身体再次巨震,目瞪口呆,吃吃道:“少爷,你……你可别乱说,奴才哪敢对小姐有什么非分之想,奴才……奴才……”

洛子川一脸不高兴的打断汉子:“老张,别奴才奴才的,听着难受,我和娘亲可从没当你是下人,我当你是长辈一样敬重,娘亲也拿你当亲人看待,你再奴才奴才的我可就要生气了。”

老张苦笑点点头,但整个人还没有从刚刚的话语里回过神,显然被震得不轻。

洛子川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贱兮兮笑容。

暂且饶过他,洛子川兴致勃勃道:“老张,据说那纪青槐相貌倾城,和白瞑族那位天之骄女并称流澜双绝,万一真是个娇滴滴的大美女,到时候可就难下手咯。”

谁知他话音刚落,老张面容一下变得严肃万分,沉声说道:“少爷,纪青槐身负青螭血脉,年纪不到十八,便已经有四品实力,一旦对上,少爷若是心存怜香惜玉,恐怕性命危矣,出来时小姐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让我护好少爷,要是少爷出了什么意外,我老张可只有提着脑袋回去见小姐了。”

洛子川一脸无奈,老张什么都好,就是一旦涉及他的安危,整个人就紧张万分,跟如临大敌似的,搞得他开玩笑的心思也没了。

洛子川勾着老张肩膀,无奈说道:“老张,你就放一万个心吧,我倒是有怜香惜玉的想法,可惜没那个资格啊,纪青槐是谁?那可是青螭家族年青翘楚第一人,四品实力,在整个流澜域年轻辈里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我一个刚爬进入微境的菜鸟,十个加起来也抵不过人家一根手指头,到时候还得靠你老张出力不是?我这次和师门分开,是来抢麒麟胆活命的,可不是来送死的。你老张傻,做少爷的能一起傻吗?”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