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玄学大佬怀里的软萌小白是装的
玄学大佬怀里的软萌小白是装的

玄学大佬怀里的软萌小白是装的冬雪晚晴-著

11人在追
精彩节选 人家失业了都是回家继承亿万家产,为什么轮到她陆星移失业,就只能够回家继承花圈纸扎店? 自家那个死老头…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8 21:19:03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人家失业了都是回家继承亿万家产,为什么轮到她陆星移失业,就只能够回家继承花圈纸扎店?

自家那个死老头,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就跑了,只留下空荡荡的店铺,昨天,预定的香烛纸钱拖了一大车过来,说是老头子只付了三分之一的预付,让她赶紧把尾款结了。

付完尾款之后,陆星移都要哭了,看着银行存款又少了一点,她实在忍不住,打了一个电话给自家老头子。

无奈,自家老头子的电话显示不在服务区。

想要骂人,却是不知道从何骂起。

一连三天,花圈纸扎店生意冷清,陆星移很想问问,难道说,最近这世道真的太好了,人都不死了,特么的都修仙了不成?

就在她穷得特么连着方便面都吃不起的时候,傍晚,天色阴沉沉的,一个戴着墨镜的男子走进店铺。

陆星移自幼跟着养父做花圈纸扎店的声音,靠在椅子上看书,就没有招揽生意。

“请问,陈道长在吗?”黑眼镜推了推镜框,问道。

“不在,师父有事出去了。”陆星移站起来,打量了一下子黑眼镜,直接说道。

“哦……我一周前订了一个纸人,做好了吗?”黑眼镜问道。

陆星移瞄了一眼摆在里面的两个和真人差不多大小的纸人,她看到这两个纸人的时候就知道是有人定做的。

但是她那个养父陈道长很不负责,没有交代她任何生意上的事情就跑了。

“是那个吗?”陆星移用目光示意。

黑眼镜看了一眼,略略点头。

“把脸画上。”黑眼镜一边说着,一边从钱包里面拿出来一张照片,说道,“照着这个画。”

陆星移接过照片看了一眼,照片上是一个年轻的男子,长得非常英俊,像是偶像剧明星,但是她不认识。

“影视圈新近小鲜肉?”陆星移一边说着,一边挑了一下子纸人,拿过纸笔开始动手。

她本身就是学美术的,加上自幼跟着自家养父混迹在花圈纸扎店,画个纸人自然是手到擒来。

前前后后大概十分钟,纸人的脸已经画好,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黑眼镜看了看,微微皱眉,说道:“这个嘴角好像不太对。”

“先生,已经画好了。”陆星移皱眉。

“你把嘴角角度向下调一点?”黑眼镜直接说道。

陆星移看了看纸人,又看了看他,摇头说道:“已经画好了,没法改。”

这是拿着对国画大师的要求来的吗?

“那边不是还有一个?你重新画了,嘴角下调一点就好。”黑眼镜提出要求。

陆星移就这么看着他。

“五百块!”黑眼镜说着,从皮夹子里面摸出来一打红票票,递给陆星移。

“我和陈道长约好的。”黑眼镜加重了语气。

陆星移看了看那一打红票票,屈服了,拿起笔开始重新画,由于已经画过一遍,这一次的速度比刚才快,而且,碰到这么一个刁钻的客人,她多了一个心眼,仔细的征求他的意见。

果然,画完之后,黑眼镜很是满意。

“把生辰八字写上。”黑眼镜掏出来一张黄纸,递给她,说道,“用朱砂写!”

陆星移心中“咯噔”了一下子,摇头,说道:“不成。”

“多加一千!”黑眼镜再次掏出钱包。

陆星移继续摇头,说道:“你自己写。”

你想要做什么都无所谓,她只是一个卖纸人的!

“五千!”黑眼镜推了推眼镜,说道。

“我不是随便的人!”陆星移淡淡的开口。

“一万!”黑眼镜干脆利落的说道,“姑娘,犯不着和钱过不去。”

陆星移掏出手机,把收钱码送到黑眼镜面前。

“我付现金,你略等,我去拿!”黑眼镜说着,掉头就走了出去。

陆星移拿着水溶了朱砂,默默等着——

没等多久,黑眼镜再次回来,拿着一叠红票票,放在她面前。

陆星移没有说话,拿着朱砂,在黄纸上写上生辰八字。

“帮我缝纸人身上?”黑眼镜提出要求。

陆星移点点头,都说,顾客是上帝,这么一个简单的要求,她就不收费了。

麻利的照着他的要求,把写着生辰八字的黄纸缝在纸人身上,黑眼镜抱着纸人出门离开。

等着那辆破旧的面包车开走之后,陆星移看着她桌子上那张照片,然后抬头看了看另外一个纸人。

“你说,你绷着一张脸做什么,谁欠着你二百块钱不准备还了吗?”陆星移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没有用完的朱砂,当即拿着画笔走过去,小心的描了描纸人的唇,想了想,又在他额头上点了一颗朱砂痣。

等着画完,发现朱砂还剩一点点,陆星移犹豫着,迟疑着……

最后,她还是忍不住,动手写上照片男子的生辰八字,从一边拿过剪刀,把纸人背后剪开,把生辰八字携带一张黄纸符放进去,再次把纸人背后粘好。

看看纸人,又看看照片,陆星移很是满意,当即比划了一个飞吻,笑道:“晚安!”

今天的生意真不错,关门睡觉!

半夜,陆星移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之间,恍惚有人压在她身上,很是压抑,她翻了一个身,本能的抱住了压在身上的东西,心中暗喜:“来了!”

这个男人的生辰八字完全符合她的要求,照着正常途径想要从男子身上借一缕阳气太难了,这个法子倒是快捷得很,还省了后顾之忧。

她本身就是纯阴之体,修行也是别开蹊径,这个时候迫切需要阳气。

想想,,今晚这个男人的生魂不是被她拘过来,就是被别人拘过去。

黑眼镜看着就不像是一个善类,她这么做乃是日行一善,陆星移心中有些得意,搂住男子,闻着他身上好闻的檀香味,翻身把他压住……

徐雨辰鼻尖闻着淡淡的沐浴露香味,软玉温香在怀,手感真好!

这个女孩是谁,好像是南姨?似乎又不太像……

汉水波浪远,巫山云雨飞!

……

陆星移瞄向盘桓在窗外的两团黑影,心中有些生气,竟然敢跟过来,活得不耐烦了?

对着窗外微微抬手,两团黑影直接被她拘了进来——

“没看到本座在此办事,不知道遵守规矩退避,还敢偷窥?”陆星移看着俯伏在地上的两个阴差,冷冷的喝问道。

俩阴差心中也是日了一万只狗,照着常理,那个男子在半个小时前就应该死亡,他们奉命前来勾他生魂,但是,天知道,匆匆忙忙赶过来,这男子的身边躺着一个极端厉害的角色,导致的结果就是,他们连着靠近都靠近不了,还怎么勾他生魂?

“不……不敢……”俩阴差结结巴巴的说道。

“此人阳寿未尽。”陆星移的目光落在徐雨辰脸上,喝问道,“你们为什么提他生魂?”

“这——”阴差犹豫着。

陆星移脸色微冷。

“判官大人发了文书,我等也是奉命行事!”阴差战战兢兢的说道。

“回去禀告判官大人,他是我的人。”陆星移冷冷地说道,“这一次我放你们走,若有下一次……”

没有等陆星移说完,两个阴差忙着说道:“小的们不敢,小的们这就告退!”

说着,两个阴差匆匆退了出去。

陆星移心中狐疑,黑眼镜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勾搭着阴司判官,强行拘拿他人生魂?

当然,他利用法术拿人生魂、谋人性命,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为什么要来她家花圈店订制纸人?

鸡鸣五更,陆星移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手机铃声把她吵醒,模模糊糊的摸过手机,陆星移叫道:“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说着,她就要挂断电话。

“死丫头!”陈炫君大声叫道,“这都几点了,太阳晒着屁股了,你还没有起床?”

“现在国内医学兴盛发达,人死得越来越少,没生意。”陆星移说着,就准备挂断电话,反正这个点,花圈纸扎店绝对没有生意,那么早开门干巴巴的坐着做什么?

“跟你说正经的!”陈炫君忙着说着。

“哦?”陆星移不置可否的答应着,正经的,这死老头能够给他说什么正经事情?

“你还记得陈玥小姑姑吗?”陈炫君说道,“我已经跟她说好了,送你去她那边,她会给你安排工作。”

“呃?”陆星移呆了一下子,她难道当真就是那种没用的人,竟然要让自家老父亲腆着老脸求人给安排工作了?

“陆星移,你这是什么态度?”陈炫君怒气冲冲的说道,“我给你买了明天的火车票,你小姑姑会去车站接你。”

陆星移有些想要拒绝,所以,她几乎是硬着头皮问道:“花圈店不开了?”

“老子我还没有死呢,你难道就想要继承我的花圈店?”陈炫君大吼出声。

陆星移直接挂断他的电话……

好吧,去魔都吧!

这年头就是,你爸觉得你需要一份工作,对,没错,就是这样!

被自家老爹打扰了一下子,陆星移自然睡不着了,爬起来洗漱,下楼,准备开门做生意。

走到楼下的时候,看着那个纸人,似乎,纸人也在看着他。

想想昨天晚上的种种,陆星移面红耳赤,血压都开始飙升。面对纸人审视的目光,她还心虚,想了想,把自己的一块红丝巾拿下来,盖在纸人头上。

“你是我的,这辈子都是我的!”陆星移对着纸人扮了一个鬼脸。

打开门,初升的太阳明晃晃的照在她脸上——

然后,陆星移的目光落在门口的两个男子身上,为首的男子身姿英挺,容颜清俊秀美,身后跟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容貌也长得很是周正。

但是,当陆星移看清楚站在她面前的男子之后,她差点就一个趔趄,一头栽到在地上,这人……不是昨天照片上的男子吗?对,她给他写过生辰八字,知道他叫做“徐雨辰”。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