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九鼎
九鼎

九鼎渊隆-著

6人在追
精彩节选 时空崩塌,法则散落,碎裂的虚空,飘散着一缕缕血丝尸骸,压碎空间,坠落消散。 破碎的帝兵,一方残片也如…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8 21:20:39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时空崩塌,法则散落,碎裂的虚空,飘散着一缕缕血丝尸骸,压碎空间,坠落消散。

破碎的帝兵,一方残片也如星辰,此刻随处可见,多如凡尘。

从万古时空近万世界走出来的大帝们,还剩下99个。

“造化,如此,可值?”

来者龙首人身,万古永生。

“九鼎界万万生灵,你问我值不值?”

背靠造化阴阳九鼎,撑着镇霄长枪,姜胜一身血污,法则之力从身上不断剥落,消散,混合着一缕缕帝血,震荡着虚空,归于虚无。

“连法体都已经维持不住了么?”

已经不知道多久了,重伤的感觉让姜胜甚至有些怀念。

“万千世界终将走向湮灭,时空尽头乃是虚,你不是不懂。宇宙有生有灭,而今大帝果位繁多,加入我们,献上世界之心,得证永生,你为何还要执着?”

手捧青莲,一副慈悲相,须弥陀站在万古身侧,身周佛印浩瀚,不敢散去。

“诸位已得证永生,万古大帝你更是不死不灭,为何还要夺我九鼎界?说到底,不过是想为你们亢长的岁月多一些添缀罢了!或许为了空出帝位,却要牺牲我一界生灵!”

身后已是满目疮痍。跟随而来百万亲友志士,都化作这一方时空中消散的痕迹,唯剩刚刚证道的凌霜女帝,镇守身后一方世界,泪洒虚空。

太长的岁月,太强的实力,万古而来诸天大帝已至圆满之数。大道无极却有定数,诸天大帝各镇其一,自此来者,不可称帝。

偏偏姜胜非得逆天而行,成就圆满之数之外第一万个帝位。

万道法则紊乱,这寰宇大帝之战由此爆发。

一如帝位重新洗牌,一战之下,十不存一。

似天道阴谋,也似规则之中。

“逢满必乱,帝位九千九百九十九,余一为定数。你打破这定数,而今如此,也算是对大道一个交代罢。”

在列大帝皆不敢行动,唯有万古大帝,独立阵前。

万古大帝言罢,双眼微闭,一道神念入印。时空开始从其身前极速崩塌,直奔姜胜。

“不过是一场阴谋一场掠夺而已,万古,到现在了,你何必再惺惺作态?大道无情,算计万物,你我皆是棋子。生灭之间,不过笑话。”

姜华勉力站直身形,抬手拂过每一个陪伴自己一生岁月的大鼎,再回首,眼含泪光。

“凌霜,这一世,我负了你。”

绝色佳人泪如雨下,哪怕是证得大帝,此刻却如凡尘女子一般,哭出了声。

“诸位,无非是想为这九千九帝位寻个理由,这交代,我给了便是!而我九鼎界,尔等也休想染指!”

九个九纹神鼎,浩瀚间布满虚空,清微间充盈介子。

“合!”

瞬间九鼎齐鸣,一起撞向姜胜。

以一身血肉为媒,强行融合九鼎。

九鼎破碎,第十道神纹破尽时空而生。霎时无尽神光绽放,像是燃尽最后一点灵光。

“若有重来,我定不负你!”姜胜一指点出,一道神光裹住姬凌霜与其身后世界。

伴随着漫天神光,镇压一方世界的神纹九鼎,与姜胜的身形神魂一起,轰然崩碎,没发出一点声音。

大音希声,只剩下一圈荡平虚空的波纹扩散。

所到之处,帝兵残骸湮灭,时空无存,连法则都被清空。

“不!”

女帝嘶喊,浑身神血燃烧,一道凤啼悲鸣,连带着一方时空,消失在虚空之中,声音与光一起,湮灭波纹中。

像是做了一个梦,梦奇长无比。

他历经磨难修得大帝之位,打破通天壁垒,接通万千大世界。本以为会与诸天争雄,不料打破大道定数,成为了万千世界大帝之战的引子。

像是盛满了水的杯子,滴入了打破平衡的最后一滴水。

九成大帝战死,帝位终有空缺。

而他,成为了最后的牺牲品。哪怕最后拼死突破帝位极限,却是以神魂肉身消散为代价,甚至还包括了几乎全部的意识。

“嘶……”

我是谁,我怎么了?

风雪凛冽,掩盖万物,四周散落着断臂残肢。血染的雪地里,一个少年躺在残尸之间,眉间一道剑痕,胸口一个大洞,血还未冷。

虚空中忽然荡起一道波纹,一道神光闪烁,带着一道微弱灵火,没入少年头颅。

脑海昏昏沉沉,如婴儿新生,意识未明。

“我叫姜华,空桑城姜家二少,姜家最有可能觉醒上品魂鼎之人,受人陷害,出猎重阳山被伏,战死于此?”

残魂与那一缕神光裹携的残识相合,留下生前经历,消散无痕。

“也罢,未知前缘,我便是这姜华了。”

姜华想要动弹,却无能为力。身躯重伤,五感六识皆失,甚至感觉不到寒冷与疼痛。

脑海中唯有一点神光,微弱无比。

我还不能死,梦境那般真实,总感觉有太多事情要去面对。

强烈的求生欲生起,姜华竭力想要找回身体的感知。

脑海中那一缕神光似乎被意识激发,将神光里残识与已经失去主观意识的残魂聚在一起,缓慢融合。同时如脉搏震动一般,澎湃出一圈圈涟漪,涌向四周。

残识与残魂在慢慢融合,神光也在慢慢暗淡。

姜华首先感受到的是拥有了身躯,是一种梦境中强行自醒,而后感受到现实的感觉。

然后是剧痛,如被车裂,接着是各种触感,锥心的寒冷。

神光已经消耗殆尽,最后在眉间与心口氤氲两团雾气,彻底消散无形。只剩两处创伤,与雾气肉眼可见的融合。

不知过了多久,一朵雪花落在地上陈尸一般的姜华额头,顷刻融化。

身体有了温度,一瞬间,姜华睁开了双眼!

宛如新生。

挣扎着站起来,眉间一道浅浅红痕,心口衣服破了个大洞,冷风直往如婴儿新生肌肤一样的胸膛撞击。

“哈哈哈哈,活过来的感觉,真好!”

姜华站在雪地里,周围尽是断肢残臂,却浑不在乎,任由衣衫袒露,右手握紧拳头又松开,失心疯一般狂笑。

这世界!我来了!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