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 重生北魏:我老公是孝文帝
重生北魏:我老公是孝文帝

重生北魏:我老公是孝文帝浚哲维商-著

12人在追
精彩节选 木兰被震耳欲聋的战鼓声吵醒了,迷迷糊糊中回忆起来刚刚还正在景点内观赏北魏时期《帝后礼佛图》。 旋即整…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8 22:29:24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木兰被震耳欲聋的战鼓声吵醒了,迷迷糊糊中回忆起来刚刚还正在景点内观赏北魏时期《帝后礼佛图》。

旋即整个洞窟都在高速旋转,周围旅客全不见了,目前在一个高大的平台上,双手还被绑在背后木桩上。

木兰一眼望去全是升腾缭绕的黑烟,隐约看到是一排排战鼓,平台底下数万人,都穿着少数民族特色的服饰,正随着平台上的巫师呼喊一声跪拜一下,气氛庄严肃穆。

“阿姐…木兰阿姐…”身后传来气息急促的男童声音。

木兰使劲侧头去看,才发现背后有一个脸色苍白的小男孩也被绑着,约莫才七岁。

“阿姐你醒了,早上你看见阿耶的白鹰想抢蠕蠕的马带我逃走…却被蠕蠕用石头打破了头后就晕过去了,现在怎样了”小男孩一边喘息一边焦急的问。

“阿姐现在没事了,你先跟我讲我们在哪里,怎么会被绑着”木兰急忙问道。

“我是木崇啊,你亲弟弟,不记得了吗?”这个名叫木崇的小男孩睁大了他那双透亮灵动的双眼,满脸惊异。

“不记得了也没事,还活着就行,你头一直在流血,而且从早上到现在一直叫不醒你,我以为阿姐再也醒不过来了”。

“阿姐没事了,你赶快继续说”木兰赶紧安慰他。

“前几天太阳刚升起来,李叔正在院子里指导我们射箭,蠕蠕们就侵入家里烧杀抢掠,阿耶最近一直都待在校场军营内,阿娘跟宝珠姐姐正好外出去给我请大夫了,还不知道怎么样了。”

“蠕蠕们一路上抢劫财物,掳掠人口,李叔为了护卫我们被杀死了,接着我们就被裹挟到大草原这里,离武川镇应该很远了,现在也不知道具体位置,蠕蠕知道我们是武川镇木校尉子女就另外绑到这个平台,等祭祀完成后要把我们的头盖骨做成酒杯。”

“头盖骨…做成酒杯…”木兰几乎颤抖的问。

“就是平台上那个邪恶的巫师讲,蠕蠕信奉一直在草原流传的萨满教,部族内的一切事物,都与巫师有关。包括战争的决策、出兵的时机都要靠巫师来决定,就是有人生了病,也要由巫师来驱除病魔。”

“现在他们正举行军前祭祀大会,你看下平台黑烟火堆旁那群人,刚一个接着一个被扔进火堆里了当祭品了”木崇绝望的补充道。

“阿姐能醒过来真是太好了,你平时聪明伶俐,骑马射箭比我学得都好,快点想想主意,看怎么逃走。”木崇焦急道。

木兰听到武川镇心中就知道答案了,武川镇是在北魏朝才建立的,自己还曾经去旅游过。北周开创者宇文泰,隋朝开创者杨坚,唐朝开创者李渊都与武川有关联,是著名的帝王之乡。

不过现在的武川镇是北魏六个军事重镇之一,是为了抵御柔然入侵设立的军镇,木崇口中的蠕蠕就是柔然人。

北魏皇帝讥讽柔然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顽劣野蛮,只会逃跑,却又跑不快,就蔑称为“蠕蠕”,一种多足的小爬虫。

木兰望了望平台下数万的柔然人虎背熊腰,身强力壮的样子实在一点不像小爬虫,转眼想到他们这样虔诚的跪拜平台上巫师,要摆脱眼前情况,也许可以从他们信奉的萨满教入手。

木兰仔细观察平台巫师头戴缀有三只鹰的神帽,神帽边沿还缀有长长的七彩飘带,服饰上面全是神鹰展翅高飞的图案,现在巫师正挥舞着飘带跳动好像之前学过的“八字步”。

平台上一个浑身穿着黑貂皮草的大汉正慢慢走近正中央的祭品桌。

木兰睁大眼睛观察周围情况看有哪些东西可以利用,眼角突然瞥到,附近天边厚厚云层底下突然白光一闪马上就消失了。

急忙问木崇:“你刚才说的白鹰是什么样的”

“是我们前刚来武川在女水之滨阿耶捕到的,阿耶还想训练成外出狩猎的工具,你早上看到白鹰,还说白鹰在附近,阿耶可能就在附近,你吹响挂在脖子上的小小木笛呼唤它,白鹰还是像闪电一样又飞走了”一阵剧烈北风带着黑烟刮过来,飞灌入木崇口中,木崇刚说完话开始剧烈咳嗽,咳嗽完开始呼吸急促,大口大口的喘气。

“木崇,你没事吧”木兰开始急了,想用力挣脱绳子帮木崇拍背,越挣脱感觉麻绳越来越紧。

“咣当一声”木兰随意绑着的发髻散开了,及腰的长发正随风飘扬,低头看正是自己之前旅游买的青铜仕女挂件,不过已经碎成两半。

看着锯齿的裂痕,木兰挣脱脚上布鞋,用脚趾夹住慢慢移到手上来开始割麻绳,幸亏之前瑜伽练得多,目前才十二岁身体柔韧性很好不然都做不到。

麻绳终于被割断了,解放的双手开始用空心掌慢慢的帮着木崇拍背。

木兰看了下四周,所有人注意力都在那个穿黑貂裘大汉身上,那位大汉双手正虔诚的捧着黄豆子大小的金粒倒在坩埚里,底下看起来是个鼓风装置,大汉正用力拉着风箱,坩埚底下开始燃起着熊熊大火。

“阿姐,我好多了…不用拍了…我也已经习惯了,从小就会大喘气”木崇依然喘着说。

木兰停下来开始帮木崇解绳子,并吩咐他不要惊讶也不要乱动,依旧靠在木桩上不要被注意到。

看见平台上的穿黑貂皮草大汉把坩埚里融化的金水倒进一个器具里,巫师不仅没停下跳动,而且开始唱不同音符的神曲。底下虔诚的柔然人也低头闭着眼睛默默祈祷着。

木兰轻声问木崇那个穿黑貂皮草大汉做什么吗?

“阿姐,那位穿黑貂皮草大汉是蠕蠕可汗,正在手铸金人,这是是他们军前祭祀的一部分,现在把金水倒进那个金人模具里等下看金人凝固牢不牢,有没有散架,如果金人美轮美奂,就认为出征会吉利,如果金人歪歪扭扭就认为不吉利,不利于出征。”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