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种田 ›› 成了探花郎的丑媳妇【穿越】
成了探花郎的丑媳妇【穿越】

成了探花郎的丑媳妇【穿越】水木青-著

24人在追
精彩节选 要说喻夏这么多年来,做过最后悔的事,莫过于大学选错专业,才会导致英年早逝。 高中,学习美术,成为艺考…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9 00:05:40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要说喻夏这么多年来,做过最后悔的事,莫过于大学选错专业,才会导致英年早逝。

高中,学习美术,成为艺考生,经过三年折磨,高考结束的喻夏误以为终于摆脱熬夜的宿命。

却不料,这才是痛苦的开始。

填志愿,被产品设计几个高大上的字眼唬住,毫不犹豫地做出选择,至此,喻夏光荣地开启秃头之旅。

木艺,铁艺,陶瓷,泥塑,雕刻,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产设学不到。

熬夜成了人生常态,并且头发越发稀疏。

终于,在甲方爸爸又一次不满设计稿,顶着黑圆圈通宵修改后的第二天,喻夏猝死。

想到还没来得及发出的设计稿,喻夏有些幽怨。

又看着年迈的父母痛哭,喻夏擦擦眼泪,心中暗道:女儿不孝。

本想再看父母最后一眼,没想到眼前出现一片亮光,紧接着浑身疼痛难耐。

喻夏想,大概……这就是超度吧。

等再次张开眼睛,喻夏有些许迷茫,好半天视线才慢慢聚焦,从模糊到清晰。

迎面对上妈妈关心的眼神,她哭着问,“小夏啊,你没事吧?”

“妈?”喻夏疑惑,“我不是死了吗?”

“你这孩子,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说完又抱住喻夏哭着说,“娘知道你不愿意嫁给熊家老大,但你也犯不着寻死啊,爹娘把你养大容易吗?”

娘?喻夏此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周遭的环境,以及老妈的穿着,怎么看都不是她所处的年代。

暂时藏起心里的疑惑,在还没弄清楚情况之前,只能按兵不动。

喻氏哭够了,才发现女儿一声不吭,在她看来可不就是心灰意冷了吗!

“小夏啊,你听娘说,爹娘不是不疼你,熊家虽然苦了点,但是正经人家,熊大也是个好孩子,长得俊俏,只不过现在暂时没醒,他娘说以后会醒的。”

熊大……这称呼让喻夏实在难以和俊俏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他们村子离我们这也近,上下村,以后方便走动,熊大他娘和我从小认识,性子不难相处,等你嫁过去,要懂事点,多帮着些,知道了不?”

喻夏依旧一肚子疑惑,但又不敢表露出来,只能垂眸遮住自己的视线,不吭声,看上去安静又虚弱。

看女儿这样,喻氏也心疼,“娘知道你不想嫁,嫁过去不是守活寡吗?”

说着说着她又哭了,喻夏轻叹一口气,伸手拍拍老娘的背,“妈…娘,你别哭了。”

喻氏一听,哭得更凶了,伸手轻抚女儿的右脸,“都怪我,要不是我没注意,你脸上怎么会留下这么大的红印,又怎么会到十七还嫁不出去。”

听到她的话,喻夏一愣,脸上有红印?十七岁?熊大媳妇。

让她听得云里雾里的几个关键词连在一起,让喻夏猜到了一种可能。

她或许,穿越了。

“娘,你和我说说熊大吧。”

喻氏认为女儿认命了,这样也好。

喻氏擦干眼泪和女儿说她的未来夫婿。

“熊大这孩子打小就聪明,村里的秀才先生都说他是小神童,他十三岁那年本来要去参加县试,谁料他祖母一病不起,走了。”

“他要守孝三年,三年没法参加科举,等着到十六,刚结束丁忧,打算好好考试,谁想得到他祖父和老爹又摔下山崖,祖父当场身亡,他爹摔断腿,考试又给耽搁了。”

“他爹摔断腿,膝下孩子又小,家里伯伯们闹着分家,都有小家要生活,没法供着他们,所以他家日子越发地难。”

说到最后,喻氏叹气,“这孩子命不好,半年前又不小心摔着脑袋,到现在昏迷不醒,他娘去算命,说你的八字好,可以给他冲喜,他们家这些年连着都是倒霉事,也难怪他娘会信这个。”

喻夏默默藏起眼里的诧异,科举,守孝,应该古代才有,但不知道具体在哪个年代。

而且听娘亲的意思,似乎她还要嫁过去冲喜,封建迷信,包办婚姻,要不得。

“可以不嫁吗?”喻夏抬眸问了句。

她想要独自美丽。

原本还好声好气说话的喻氏一瞬间火气上来,觉得女儿怎么看怎么不懂事。

“你这孩子,你为什么一点都不懂爹娘的苦心呢,你说不嫁就不嫁,这叫你妹妹怎么办,叫你大姐在夫家怎么抬得起头,叫老四怎么娶媳妇,爹娘一张老脸又往哪放!”

喻夏不懂这些,她不嫁人,全家都要遭殃,这是什么道理。

“你就说我一头撞死了吧,然后我偷偷离开这,到一个谁都不认识我的地方,会时常给爹娘写信的。”喻夏不想嫁给陌生人,只想简单过小日子。

喻妈妈伤心又难过,女儿怎么能说出这些不孝的话。

“小夏啊,你一个姑娘家,去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叫爹娘怎么能放心,你终究要嫁人的,离家近些,受委屈了也能回来找爹娘帮你撑腰。”

不嫁人不就不受委屈了?还没等喻夏说出更大逆不道的话来,喻父咳嗽着走进门。

父女俩对视一眼,喻夏眼眶有些发红,她老爹怎么瘦成这样了,一点都不像她认识的那个有啤酒肚的中年老男人。

“你怎么起来了,也不怕风大,赶紧坐下喝杯热水”喻氏上前搀扶着自家男人。

喻父坐下后又猛地咳嗽几声,喻氏给他拍着背。

喻夏看着眼前的一幕不是滋味,因为眼前的两人,和她的父母长得一模一样。

不知道是咳嗽,还是其他,喻父红着一双眼睛说,“小夏,是爹对不住你。”

对上父亲的眼神,喻夏鼻头酸涩,她老爸可从来没这么低声下气地和她说过话。

“爹……”

“都怪爹不中用,没有出息,要不然怎么会让你们也跟着受苦。”喻父情绪激动,又猛地咳嗽几声。

吓得喻氏忙倒水给他顺顺,喻夏也在一旁愣住不说话,显得有些局促。

等他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喻氏吓得掉眼泪,“孩他爹啊,你要好好养身子,如果你真出什么事,叫我们一大家子怎么活啊!”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