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种田 ›› 奸臣之妻:书穿女配好种田
奸臣之妻:书穿女配好种田

奸臣之妻:书穿女配好种田柚柚不吃辣-著

30人在追
精彩节选 书上说,宋彧(yù)是只笑面虎,他心思深沉,手段狠辣。 他原本是有个妻子的。 但他为了权势想娶和颂郡…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9 09:14:13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书上说,宋彧(yù)是只笑面虎,他心思深沉,手段狠辣。

他原本是有个妻子的。

但他为了权势想娶和颂郡主,便派人将老家的发妻杀死,还伪造成发妻遭遇山匪不幸身亡。

宋彧不算书中真正的反派,因为他只是反派明面上的走狗,是一把刀。

但他却也是全书里最让人厌恶的奸臣,一个真正从底层往上爬、诡计多端的阴险小人。

————————————-

崔晚棠捂着头上的伤口从床上爬起来时,还有些欲哭无泪,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是睡了一觉,就成了宋彧的原配。

原来这个在书中连名字都没有的炮灰原配和她一个名字。

就在睡前崔晚棠还在作者的书评里打了长长的一段评价:

【宋彧真太恶心了,求大大快点将他写死吧!!!啊啊啊我好想穿到书里打他啊!!!我觉得大大可以开个番外让宋彧的原配重生复仇归来,狠虐宋彧!!!】

结果醒来她就成了宋彧的新婚妻子。

这个时候的宋彧还没有高中,还只是个饭都吃不饱的寒门学子。

至于原主……

原主是附近县城里一富商家的庶女。

虽说是庶女,但姨娘死得早,就一直养在大夫人膝下。

富商崔老爷对这个庶女很是宠溺,因此大夫人就对其捧杀式教导,把原主教得心高气傲,娇纵任性,天天盼着嫁个贵公子,后面还缠着县令家的公子送荷包,惹了祸事,气得崔老爷一度不想管原主。

宋彧家早年也是殷实之家,宋崔两家早年也是有交集的,因此幼时的宋彧和富商家嫡女有婚约在。

二人到了适龄的年纪,崔老爷便提起了这桩婚事,大夫人自然不满悉心教导的爱女嫁给一贫困书生,于是吹枕头风撮合庶女和宋彧。

崔老爷觉得庶女反正也不好嫁了,宋彧又是个看起来不错的,干脆就换婚把原主嫁给了宋彧,这中间崔老爷几乎是强逼着宋彧娶了原主。

原主一朝凤凰梦破,自然哭闹不休,嫁给宋彧后不久,就闹着自杀。

这是原主继上吊绳断、跳河被救后的第三次自杀,这次是直接撞墙。

这一次原主成功死了,而二十一世纪的崔晚棠来了。

崔晚棠算是明白宋彧为什么对发妻那么狠了。

按书里写的宋彧自卑敏感的性格,怕是在崔家换女儿时,就把这仇记下了。

虽然崔晚棠在评论里口嗨恨不得当面揍宋彧一顿,但是真的身处这黄泥屋内,崔晚棠怂了,怂到想哭,原主和宋彧的仇莫不是要报应到她身上了?她不过是评论了句,她做错了什么啊?!!

“吱呀——”

房门突然被推开,吓得崔晚棠一个激灵。

她看向门口,便见到记忆里的宋彧面无表情得进来,他的手上端着一碗还散着热气的药。

书里说,宋彧身姿挺拔似清竹,面若冠玉,眉目如画,生得一副好皮囊。

他总是将腰板挺得直直的,穿着一身白衣,远远看去像是谁家高不可攀的清冷贵公子。

但他又是会低头的,对着达官贵人垂首卖笑,就算是突然被女人扇了一巴掌,都只是微微侧过头,随后温和说一句,“仔细伤着您的手。”

而对着那些比他弱的人。他又高高在上,极尽残忍,跟了他多年,忠心耿耿的手下他眼也不眨说卖就卖,叫人心寒。

真就一个彻头彻尾的衣冠禽兽,小人伪君子。

此时站在崔晚棠面前的宋彧却不似书里写得那般,他还是清冷孤傲,腰板挺直的模样,但眉目间还是有一丝少年意气。

他把碗放在桌子上,冷声道:“你即是有胆子寻死,怎么就没胆子逃离我宋家。你若想,我现在就可落下一封和离书给你,没必要寻死觅活叫人只觉得吵闹。”

崔晚棠有些好奇得打量宋彧,按照记忆,这个时候的宋彧才十八岁,还只是个童生,脑子里应该也没那些弯弯绕绕。

她当然不会接话要和离书,原主之所以只是闹而不跑,说到底不是真的想死,只是想闹给她爹看,希望她爹接她回去。

不过可惜,崔老爷到如今都没派人来看过这个庶女。

要说这不是现代,离婚后女人还能独立生活。

在这里,一个女人连独自立户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她人生地不熟,能去哪里。

因此,崔晚棠只能尽量用温柔点的声音应道:“鬼门关前走了一遭,我也想明白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爹爹不会再来看我了。如今夫君就是我的天,离了夫君我哪里也去不了,往后我必不会再闹了,夫君能否原谅我?”

她一口一个夫君喊得宋彧忍不住皱眉。

他看向崔晚棠,女子神情的恳切让他疑惑,这崔晚棠又在闹什么幺蛾子。

不过宋彧也懒得思考崔晚棠想做什么,敷衍应道:“你能想明白就好,喝药吧。”

崔晚棠观察着宋彧的神色,从床上起来,坐到了桌边。

她看着那黑不溜秋还散发着苦味的药汤,只觉得喉咙里都涌上来一股苦涩。

宋彧应该不会这个时候就毒死她吧?

就算他小气记仇,这个年纪手上应该也没沾过血,不会害她的。

这样想着,崔晚棠咽了口口水,端过碗就要一口闷。

突然,门口传来女孩子急切的哭喊声。

“宋二哥,阿妗和霖儿在村外林子被陆奎抓了,宋二哥你快去救他们啊!”

宋彧慌忙转身,被凳子绊得一个踉跄,来不及稳住身体,就前倾着冲出门去。

崔晚棠放下碗,看向门口,抚了下额头的伤,跟了出去。

记忆里,宋家有四口人,分别是婆婆林氏,宋彧,宋彧的十三岁妹妹宋妗,以及不过五岁的弟弟宋霖。

婆婆林氏每日都会去县里卖豆腐,今日应该还没回来。

崔晚棠环视了下四周,从墙角拿起一把平日里宋彧砍柴的斧子,就追着宋彧的身影而去。

陆家村不大,也就二三十户人家,宋家属于外来户。

此时距离村子不远的僻静小道上,三个男人正拖着宋妗往道旁的林子里去。

“等这生米煮成熟饭,老子叫宋彧求着把妹妹嫁给我,哈哈哈……”

“放开我姐姐!”另一边,一小男孩又从地上爬起来,像只虎崽一般朝着三人冲去。

只是还没近前,就被一脚踢出,重重趴在了地上,砸起一阵黄土。

“霖儿!”宋妗心疼得哭喊出声,头发被陆奎一拽,便向后倒去,“放开我,混蛋,放开!”

“你还骂我!贱蹄子,今天就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

陆奎一巴掌扇在宋妗脸上,只把宋妗扇得脸颊鼓起,昏昏沉沉的。

她被拖着往林子里去,脚后跟拖在泥土地上,划出两道坑来,两只手拼命朝后伸想去拽陆奎的手。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