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都市 ›› 跋扈小房东
跋扈小房东

跋扈小房东曾经那年那些兔-著

11人在追
精彩节选 上辈子,顾青山得到一个“站在巅峰”系统。 在系统的帮助下,他梦想成真,在500个不同领域都达到了顶点…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9 10:10:59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上辈子,顾青山得到一个“站在巅峰”系统。

在系统的帮助下,他梦想成真,在500个不同领域都达到了顶点,被尊称为“全能人圣”,并因此获得一次渡劫的机会。

只要他能顺利渡过,就能证得大道,位列仙班。

可是,这次渡劫以失败告终。

从半空中掉落下来的时候,系统给他两个选项,一是“重新来过”,二是“就此放弃”。

他连想都没想,就选了“重新来过”。

他以为,自己还能再来一次渡劫,多一次成仙的机会。

却没想到,他误解了这个词儿的字面意思。

“重新来过并不是给他增加一次渡劫机会,而是让他重返过去,再来一遍自己的人生。

一道白光闪过,顾青山发现自己站在了体育馆里。

此时的他,已经回到十七岁的年纪,是海德中学一名普通的高三学生。

“既然木已成舟,无法改变,那就重新活一次吧!”

“正好我还有些心愿没能达成,就在这辈子圆梦吧!”

作为一个极其务实的人,顾青山很快就接受了现实。

只是,现在的问题是……自己在体育馆里干什么呢?

看看周围的环境,努力回忆。

他想起来了,此时的自己,是来参加跳高项目的国家二级运动员考核的。

顾青山不是学体育的,之所以参加这个考核,是想碰碰运气,给自己争取一个继续念书的机会。

他的母亲早丧,父亲十年前失踪,再无音信,却是每个月都按时给他汇来三千块钱的生活费。

除此之外,还给他留下了一栋本地的房产。

可是,现在,这栋房子被人占了!

那时候,父亲刚刚失踪不到一年,老舅和老舅妈就以照顾他生活为由搬了进来。

并且他们连哄带骗的,让当年只有八岁的顾青山签了一份协议。

——他们负责顾青山的日常起居,将他抚养长大,共同生活满十年之后,这栋房子的产权就要归他们所有!

如果,他们真把顾青山当成亲生儿子照顾,知冷知热,也就罢了。

可他们真的不是人!

协议刚刚签完不久,他们就露出了真实的嘴脸:嫌弃!白眼!冷言冷语!软暴力!

跟他们相比,顾青山倒是成了这栋房子里的“外人”!

父亲汇来的生活费被他们截留,以“怕你乱花钱,我们给你攒着”为理由扣掉大半,每个月只给他不到一千。

物质上,顾青山也得不到任何保障。

生活拮据,连买一双新鞋都成了奢望。

可就这样,那对恶毒的夫妻还不满足。他们想让顾青山退学,到工厂打工。

理由很充分:你学习成绩不好,继续念下去也没什么出息,浪费时间浪费钱,还不如早点参加工作呢!

的确,顾青山的成绩不够理想。

可这不能全怪他!

他没钱购买学习资料,更没有良好的学习条件。

每天生活在那两口子的阴影之下,战战兢兢,心理压力极其巨大。

成绩能好才怪呢!

可是,顾青山喜欢读书!

他渴望知识,渴望改变自己的命运。

为了给自己拉胯的成绩加点分数,为了能有一个继续读书的机会和理由,他只能另想办法。

所以,他在某位“高人”的指点下,来参加这一次的国家二级运动员考核。

只可惜,上辈子的时候,他失败了!

三次试跳三次扑街,考核没能通过。

回到家里又被冷嘲热讽,最后他实在受不了,就选择了离家出走。

初入社会,背井离乡,两眼茫茫。

那个时候是顾青山最难熬的一段时光。

直到后来,他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站在巅峰”系统才彻底翻身,真正掌握了自己的命运。

“这辈子不能再这样了!”顾青山为自己当年的软弱感到羞愧。

无地自容!

“明明是我的房子,凭啥最后是我走?”

“妈的,把他们赶出去就是了!”

顾青山打定主意,就这么办。

可现在,他最先要面对的,是这个国家二级运动员考核的第三次试跳。

与那些复杂的运动项目相比,跳高项目的考核相对简洁。

就是场地中间放一根横杆,男子组设定高度为1.83米。

参加考核的考生每人三次机会,不管你用什么样的姿势,只要你能跳过去一次,而且横杆没落地,你就算通过了。

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而且精神受到压迫的缘故,顾青山长得又矮又瘦。

个头只有一米七二,体重连一百斤都没有。

一米八三的横杆摆在面前,他得抬着头看。

就这样的身体状态,能达标?

达个屁!

前两次试跳他都毫无悬念的失败,0.01%的成功概率都没有!

“王启年,准备!”

裁判席上的老师喊道。

排在顾青山前面的一个胖小伙儿举手示意。貌似专业的模样,身体向后倾斜,拉了个架势,开始助跑。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没跳过去!”顾青山嘀咕了一句。

果然,如他所言!

王启年冲过去直接撞倒了横杆,第三次试跳失败,彻底失去获得国家二级运动员的资格。

他很失望地走了,一言不发,背影显得格外萧索。

看到他的拙劣表现,裁判席上的三位老师摇头不止。

上午进行的女子组还可以,有三个人跳过达标线,顺利拿到资格。

可在下午进行的男子组就很令人失望了。

到目前为止,一个通过的都没有,100%宣告扑街。

“今年的男子组成绩不行啊!”年纪最大的王勋老师叹了口气。

“根本就不可能性!”唯一的女老师李颖敲了敲桌子:“都是些学习成绩没着落的,想来这里浑水摸鱼,捞个加分的指标。你看刚才那个,明显就没练过嘛!这样能考过?做梦吧!”

第一次当裁判老师的张国华摇着头感慨:“唉,真是一茬不如一茬啊!”

王勋再次叹气:“本来就是冷门项目,现在是越来越不行了!”

这时,王启年的成绩出来了。

电子测试记录仪给出的高度是1.47米,考核失败。

王勋在电脑上录入完毕,喊了一声:“顾青山,准备!”

然后,几个老师就都低头收拾自己的东西了。

顾青山是今天最后一个考生,等他跳完,老师们的工作就结束了。

看着他跳?

没必要!

他长得太矮了,根本不是跳高的料。

他不可能通过的!

看他跳纯属浪费时间!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