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看穿奸臣心思后她翻车了
看穿奸臣心思后她翻车了

看穿奸臣心思后她翻车了六离-著

8人在追
精彩节选 问:什么金手指最鸡肋? 宋烟瑞:谢邀,能看到别人在极度想吃的情况下,要吃什么东西,并且她根本不会做饭…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9 10:11:31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问:什么金手指最鸡肋?

宋烟瑞:谢邀,能看到别人在极度想吃的情况下,要吃什么东西,并且她根本不会做饭的情况下最鸡肋,没有之一。

——宋烟瑞实惨了!穿越成了个不受宠的庶女,还代替自个儿的堂姐,被姑父送进奸臣家里做探子。

谁叫她那表姑父竟然是当今圣上的小舅子呢?宋烟瑞是连半点儿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就被套上一身嫁衣,顶了堂姐的头衔,送入了奸臣穆深白的洞房!

穆深白权柄天下,却是连个像样的婚事都不愿给她。什么迎亲拜堂、喜婆喜酒、连宴请宾客都免了。

分明是皇上赐婚,宋烟瑞却像是个不得见人的妾室一般,在傍晚时分,被一顶花轿悄无声息地就送到了穆府之中。

她甚至还未来得及掀开盖头瞧瞧这洞房之中什么模样,就听到了洞房之外穆深白大发雷霆的声音:“将她给我杖毙!”

洞房第一日就要杀人?

宋烟瑞心下紧张,忙摘了盖头要出门去求饶,却发现洞房之中除了她空无一人,而外头即刻传来了厨娘的求饶声:“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奴婢冤枉啊,奴婢不敢在饭食之中下毒,求大人饶命啊!”

杖杀之声照旧响起,让宋烟瑞打了个冷颤拍了拍胸脯,心头嘀咕庆幸被杀之人不是自个儿。

她正欲盖上盖头坐回床上,却听得大门“砰——”地一声就被打开。

穆深白进门,错愕在冰冷的眼底一闪而过,即刻皱眉:“你自个儿揭了盖头?”

他身形挺拔,负手而立。宋烟瑞曾以为这让朝中之人闻风丧胆手段毒辣的奸臣,该是个地狱修罗的模样。

倒是不成想,他面容俊逸如谪仙,眼神虽多算计寒凉,却更似狐狸狡黠,少却人人传言的阴鸷狠辣。

今儿是大喜,他穿着一身深红,却不见喜气。

不敢惹不敢惹!

宋烟瑞挤出笑容,虽不情不愿,是保命要紧地对穆深白行了礼:“见过夫君!”

穆深白的眼中闪过半分戏谑,伸手勾住宋烟瑞的下巴:“你就是宋四妹?”

他声调沉沉,是宋烟瑞喜欢的低沉男声。宋烟瑞却来不及欣赏,心下大惊:宋四妹是她在家中名讳,穆深白已经知道她不是堂姐?!

若不是穆深白的头顶突然冒出了一行弹幕一样的字:八宝糯米饭!饿.jpg。

宋烟瑞几乎都要被“杀死”在他这笑里藏刀的眼神之中。所以……大奸臣想吃八宝糯米饭了?旁边的那个饥饿表情又是怎么回事?!

宋烟瑞讨好一笑,知他不悦,忙改口:“我……我有点儿饿了,大人要不要吃点儿八宝糯米饭?”

眼前的男人眼底闪过一丝惊愕,却是放开宋烟瑞的下巴,似笑非笑:“本官不爱吃甜。”

瞧着眼前的小女人,他有些好奇,这女人怎会知道自己想吃什么?

他说不爱吃甜,难道是系统出错了?

宋烟瑞小心翼翼地抬眸,却瞧着穆深白的脑袋上又是一行弹幕:八宝糯米饭,现在!菜刀.JPG。

哦……要面子!

宋烟瑞笃定了心思,眨着眼看向了穆深白:“半糖八宝糯米饭,不如再配上一份杏仁冰酪如何?”这是她在家中常配的吃法,绝对人间美味!

穆深白右眉微挑,语气里带了探究:“本官不爱吃冰。”

只是瞧着这男人头顶的弹幕再度变化:杏仁冰酪,凉!火烧.JPG。看来他也是想吃的很!

宋烟瑞也顾不得他为何口是心非,只连滚带爬地起身,就要从这洞房往外溜:“我这就去做,会记得少糖少冰,请大人放心!”

眼瞧着她是要逃,穆深白身后的侍卫穆灿上前,想拉住宋烟瑞。

却瞧着穆深白微微摇头,穆灿终究还是退了下去不再多言。而穆深白也看着宋烟瑞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这八宝糯米饭和杏仁冰酪的材料,本是厨房里就有的。自穆深白发了脾气杖毙厨娘,厨房里的人便是叫苦连天。

所以虽宋烟瑞身为今儿的新娘子竟是亲自来了厨房,厨房的人都觉得奇怪,但他们也不敢不听宋烟瑞这位“穆夫人”的。

宋烟瑞装模作样地调用系统里的菜谱,指挥着他们做了半糖的八宝糯米饭和三分糖的杏仁冰酪,这才忙不迭地装入食盒之中送去了穆深白的书房。

是的,宋烟瑞虽然有个鸡肋系统算是救了她一条命,可她并不会做饭啊!

为保小命,她也不敢让旁人知晓。

做好之后,才忙颠颠地回到洞房,谁知却瞧着,穆深白已经躺在床上。他和衣而睡,连鞋袜都没有脱掉,双手抱在胸前,是极度防御的姿态。

宋烟瑞可不敢招惹,放下食盒在桌上就要出门,却在转身一刻,听到穆深白凉凉之声:“去哪儿?”

宋烟瑞的脚步停在当场,挤出笑容转头:“我……我去书房,不打扰大人安睡!”

穆深白坐起身,眼神看向了桌上的八宝糯米饭。只瞧着那八宝糯米饭色泽微黄,糯米做的个小巧圆形,上头堆满了豆沙、枣泥、果脯、莲心、米仁、桂圆、葡萄干与糖桂花。

瞧着是色香四溢,男人头顶果然又冒出弹幕:八宝糯米饭,爱了爱了jpg。

宋烟瑞突然觉得,可能这个男人也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吓人。

她站在一旁,等穆深白坐下吃了一口之后,才抬眸瞧着宋烟瑞:“同坐吧。”

宋烟瑞不敢不从,但却如坐针毡。

穆深白倒是不再看宋烟瑞,兀自吃着那八宝糯米饭,又喝了一口杏仁冰酪,才冷冷一笑:“宋家将她送去了哪儿?”

宋烟瑞属实是有些紧张,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谁啊?”

却瞧着穆深白放下手中银勺,头顶的弹幕也消失不见。

他看向了宋烟瑞,眼带探究:“皇上竟送了个草包来穆府?”

骂她是草包?!

宋烟瑞低了头,才敢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你以为我想来啊?”

这是宋烟瑞最后的倔强,她以为穆深白听不到。

却没想到,穆深白的笑声,就在跟前儿响起:“怕我杀了你?”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