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系统 ›› 读书就变强
读书就变强

读书就变强过桥米线-著

12人在追
精彩节选 2006年,4月1日。 周六。 江城一中,高三补习班教室。 熙熙攘攘。 自己是重生了? 张昊还没来得…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9 11:06:24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2006年,4月1日。

周六。

江城一中,高三补习班教室。

熙熙攘攘。

自己是重生了?

张昊还没来得及细细思考,一个粗犷的声音验证了他重生的事实。

“昊子,悠柔说喜欢你,约你晚上小花园见!”

刘勇朝张昊大喊道,生怕别人不知道!

这是故意要搅黄自己的好事啊!

张昊皱眉,他记得,悠柔就是因为自己没房没车,老爸是农民工,说好结婚的,结果坚定的投入了别人的怀抱。

结婚就结婚吧,还跟我爸的工作挂上钩了,又不是嫁给我爸。

这死党,还是这么憨。

“憨子,小声点儿,你不怕老班叫你谈话,请家长?”

今天是愚人节,也被同学称为表白节,表白不成功也不会觉得尴尬。

刘勇不以为然,“昊子,我要是有同学约我,我还生怕不请家长呢,说不定家长一见面,就把我终身大事给敲定了!”

想得真美。

既然感情已经落了俗套,已知的结果,何必呢?

不装了,送上门我也不要!

“我知道,愚人节,你们都搞怪,一个个的就看我好骗是吧?”

张昊也不管他的辩解,管你真假,就当是骗人的就行。

确定了重生的事,张昊开始还有点小小的忐忑,很快便坦然接受。

网上电视上一大把,那就是最好的教程啊,这是要逆袭,成为高富帅啊。

铃响,那熟悉而陌生的的身影走进教室。

“各位,今年参加天赋科考试的同学,成绩不错,可以说是近几年来考得最好的,最高有91分的,咱们文科,跟武科都要加油了!”

张昊嘴角一笑,李老师还是老样子,喜欢忽悠。

老师忽悠学生好好学习,别人都考得很好了,再不努力就要落后了。

音体美,称为特长生,老师为了忽悠学生,编些新名词,也是常有的事。

真正有天赋的是少数同学。

大多数情况,说白了,就是文化不行,才忽悠去学什么小三门,考个大学。

对学校来说,升学率是很重要的。

张昊没在意天赋科,但是说到武科的时候,他还是愣了一下。

李老师是老教师,普通话夹杂些方言,但是也不至于把理科读成武科?

张昊正在思考的时候。

老师的声音又响起了。

“武科报名必须达到班级人数的一半,这个是教育署硬性规定!一周后进行报名,报名后进入体检,体检合格才能参加考试!”

教室炸开了锅,这是要赚报名费?

“我要报名,我以后要参军!”

“我也想报名,但是我家穷,听说,读武科,花钱如流水,比天赋生还费钱!”

……

同学讨论的声音此起彼伏。

张昊前世,可是没有天赋科、武科的。

张昊也不意外,既然重生了,这些都是小事,学生能有多大的事。

同学在讨论,他却在思考。

现在要做的,恐怕是先买房,买房必然是可以赚大钱的,不管在哪里买!

想想自己毕业十年,在南都买不起一套房。

房子硬生生的成了感情的拦路虎。

“大家不要担心报名费的事,才8000块钱,只要天赋好,能够达到选拔要求,江城教育署担保,每位学员都可以贷款!”

老师总是在关键时候给大家希望。

毕竟江城是个小城,而且还是国家级贫困县,好多同学恐怕报名费都成问题。

按照老师说的,天赋好,考上武大,还愁这点钱?

要考不上,不就背上债务了?

无论走到哪里,都跟钱脱不了关系啊。

商机啊,要是再重生早些年,随便做生意都会发财。

那时候江城便会多一个神话,张昊,小学未毕业,辍学经商,成为华夏商业巨子。

这个时候张昊都在怀疑,马老师是不是未来重生的?

自己也得搞事情,不干点出人意料的事情,能叫重生?

张昊心里暗暗盘算,也没心思和同学掰扯报名的事。

这些小朋友,哪里能够想象自己的宏伟目标,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咱们可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当张浩正在为自己的未来谋划的时候。

前排的刘勇回过头来,“昊子,富贵,你们要不要报名!”

王富贵,张昊的同桌。

张昊清晰地记得,王富贵,书法爱好者,文化一团糟,喜欢打篮球身高却只有一米六,人小帅,经常被调侃为浓缩的才是精华。

文化不行吧,但是学校校园的板报都是他写的,甚至同学们觉得他写的字,都比书法老师写得好。

“算了,我就不掺和了,你们去玩,我还是想想怎么发财的事!”

张昊毫不在意的说着,刘勇,王富贵却是满脸不可思议。

这还是咱们认识的昊子?

张昊看二人表情,心里震惊,自己重生的事情是不是暴露了?

张昊急忙道,“我不是那意思,武科可以从军,我也是想报效国家,但是你们也知道,我没钱的,靠我爸在工地上搬砖,以后恐怕连媳妇都难娶到!”

他边说,边消化刚刚同学们提及的事情。

张昊盯着两位,我们家真没钱!

两人天天见着张昊,有钱没钱咱们不知道?

那是钱的事吗?

那是娶媳妇的事吗?再说班里不是还有女同学主动勾搭你么。

咱们讨论的是大事,昊子却在说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两人内心都深深的鄙视了他一阵。

“我路过我爸办公室,听他们在说,今年武科考试,如果能够考上神都武大或者大都武大,奖励很丰厚!”

刘勇父亲在江城教育署任办公室主任。

经常会偷听一些小道消息。

张昊也开始消化这些事情,考上好的大学,官方有奖励,这都是惯例了。

王富贵也不在乎,“武科,我恐怕是没戏了,我考个天赋科算了,天天写写字,看看书,也是好的。”

毕竟他也没钱,父母取这个名字就是穷了几代,穷怕了,希望他富贵。

刘勇叹道,“我爸给我准备了炼体丹……”

班主任的声音又响起,“早上只知道天赋科最高91分,现在有以前的同事发信息给我,说是我们班的王富贵同学,获得了书法天赋科江城第一名,91分,大家掌声鼓励!”

刘勇心塞,老师这是干嘛呢,我还没说完呢,这下还怎么显摆。

90分以上,就可以报神都武大跟大都武大的天赋学院了!

不行,等会儿还得找昊子显摆去。

同学们安静下来,老师开始上课。

张浩可没心思上课,又开始盘算,怎么去弄钱,不知道老爸有没有留点棺材本,自己拿去做生意保管能赚大钱。

赚钱才是大事啊,读书,还读个毛线啊,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他反正是不相信了。

铃声一响,张昊一溜烟往家跑了。

刘勇愣了愣,不是平时吃完饭就在教室做作业了吗?

算了,下午再跟你说,我就不信你们有炼体丹。

“老爸,我回来了,看到你真是太开心了!”

张昊一把抱住老爸,只差眼泪掉下来了。

“对了,老爸,家里有多少钱,拿出来,我们去买房……实在不行,把咱家地,老房子什么的都卖了,我要做大事……”

话还没完,后脑勺就是一巴掌甩过来。

接着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

“为什么村里人都夸你聪明,懂事,成绩又好,又孝顺,怎么大家都眼瞎……”

张昊一愣,自己现在就是一高中生,老爸未必信自己,总不能跟自己老爹说,自己是重生来的,懂赚钱。

别说自己老爸不信,就是别人跟自己说,那也不会相信。

他只得笑呵呵地安抚道:“老爸,开个玩笑而已,村里人对咱老张家的评论还是中肯的,就不能开个玩笑?”

看来,家里确实没钱,那就麻烦了,经商是要本钱的。

父亲打归打,还是语重心长道,“家里能有什么钱,老子挣的,只够你读书及家里的日常开销,等你读大学,还得你自己贷款,我可没钱!”

那同学都报武科,报名费的事?

张昊也不在意,懒得提,提了老爸没钱也是尴尬,没钱就没钱吧,反正老师说了可以贷款。

大脑不停思索,总能找到突破口。

“对了,杨阿姨的事情,我同意了,把她娶回来,他丈夫不是死了吗,据说赔了百万左右,不就有钱了吗?”

他想着卖爹了,看来上辈子没少被社会侵蚀毒打。

老爹可能觉得刚刚又打又骂的,有些过意不去,自己没本事赚钱,也不好全怪儿子,这会儿没发火,“你妈走得早,我把你拉扯大,我张大富虽然没什么本事,怎么能做那样的事?”

嘴上说着,心里却是一颤,这小子不会知道自己的事了吧?

他那时做梦都想,不是没钱,怕人看不上吗?

再说,村里有男人死了,赔了一大笔钱,家里剩个媳妇儿跟女儿,惦记的人多了去了,哪轮得到他呀!

“老爸,你还害羞,不用守身如玉,我妈投梦给我,说希望你过得好!我听李雯雯说啊,她妈做梦都在喊大富哥,说的不就是你吗?”

当然这是张昊自己编的,他只知道,前世自己老爹偷偷的看杨敏阿姨,她女儿李雯雯刚好跟自己在一个学校,比自己低一届。

“真的?……”

张大富语塞,幸福来得太快!

“那还有假,不信你打个电话问问,不过女人都害羞,说了也未必会承认的!”

想了想又道,“不过我不是回来了吗,老爸,你的终身大事,我包了!不过你形象也得注意点,别这么邋遢,搬砖也要搞成最帅的搬砖人,你就是工地最靓的仔!”

老爹为了自己那也够呛,付出了很多,结果自己还没能搞定个女人。

最悲哀的事,不是自己单身,而是跟自己老爹一起单身。

前世既然能因为老爸没钱,不能结婚,那现在就能因为自己有钱能给老爸争取幸福。

他最恨的就是谈个恋爱,结个婚,就问自己老爸是干嘛的,搞得要嫁给自己老爸一样。

他一想到,自己老爹跟杨敏恋爱了,准备结婚了,人第一问的是你儿子是干嘛的!

他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起一抹坏笑。

张大富没说话,摸了摸下巴,拉了拉衣服,自己真的太邋遢了吗?

杨敏真的喜欢自己吗?他回身看来看破旧的老房子,要不是江城是热地方,漏风的窗户绝对会时时提醒他房子实在是太破了。

自己儿子今天说话虽然有些无厘头,但是这些话,听着怎么那么舒服!

说着往屋子走去,再出来,明显干净、干练了许多,有些老帅哥的样子。

张昊开始平静下来,现在看来,自己还得赚第一桶金才行,老爹是靠不住了。

哪里可以赚钱,到底哪里可以赚钱?

几分钟后,刘勇电话接通了。

“阿勇,你不是说,考上神都武大有丰厚奖金吗?具体多少,赶紧说,我很急!”

“那个有些难,文化分先不说,光是炼体丹就得不少,而且不便宜,一颗得2万。”

刘用一口气说完,生怕张昊打断。

“扯这玩意儿干嘛,我问你,奖励多少钱?”

张浩有些急躁,现在的小年轻,什么情况,就知道装逼。

等哥赚了钱,你就知道,你那些都是小打小闹。

“100万,是咱们江城教育署官方奖励,教育署署长陈浩宇私人奖励100万,副署长丁向文奖励50万!”

张昊张大嘴,这么有钱吗?

那还卖自己老爹干嘛,自己就算再不行,考文化也没啥吧,好歹前世也是考上南都大学的,虽然没有武科,当时文化成绩在江城也是排前五的存在。

江城排前五,但在南都却也是倒数,这个就不足与外人道了。

“昊子,还在吗?怎么不说话!”

挂了电话,张昊健步如飞,就往教室跑去。

书中真的有黄金屋,他看到了。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