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 大明屠皇
大明屠皇

大明屠皇博陵先生-著

10人在追
精彩节选 “皇上, 还请您节哀顺变吧,太子染上鼠疫,已经十天时间了,臣等无能,已经没有回春之力了……” 慈庆宫…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9 12:10:28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皇上, 还请您节哀顺变吧,太子染上鼠疫,已经十天时间了,臣等无能,已经没有回春之力了……”

慈庆宫外,崇祯帝来回的踱着步子,满脸的焦急与不安,两个太医战战兢兢的趴在地上,颤抖不已。

太子朱慈烺身患鼠疫已经超过十天了,鼠疫,这可是九死一生的绝症!现在太子都已经到了弥留阶段,即便是太医院到处都是名医,可是同样都是束手无策。

太子病入膏肓,不光是崇祯,整个朝堂所有的重臣都焦急不已,这可是国之储君啊,十多个臣子在院落中陪着崇祯帝站着,一个个噤若寒蝉。

崇祯怒喝道:“胡说!朕的太子乃是天命所归,如何会轻易的早夭?什么没有回春之力?无法救回太子,朕就将你们太医院的御医全部斩杀,用来给太子殉葬!”

“陛下,微臣死罪,微臣死罪!”

两个太医连连叩头,心头满是苦涩,什么人染上鼠疫不好,偏偏太子染上了鼠疫,这可是绝症啊,几乎没有任何人能有把握治疗鼠疫。

眼前的皇帝陛下,向来刚愎自用,不知道多少人死在他的手上啊,若是太子真的夭折了,只怕自两个人以下,太医院的御医们,每一个都别想有好日子过,充军流放都是轻的啊……

崇祯帝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低喝道:“将太医院所有的太医都给朕集中过来,不惜任何代价,一定要将太子治好,快!”

“皇上,臣等知道太子病重,此时不应该给您添乱,可是现在京畿鼠疫越来越重……”

周延儒低声道:“还请陛下以国事为重啊……”

崇祯喝道:“什么事都要朕来亲自处置,那要你们这些臣子做什么?如今太子病重,朕还管什么国事?都给朕滚出去!”

“皇上,皇上!”

崇祯正在急切之间,一个小太监从房间里狂奔出来,急声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太子,太子醒过来了!”

“皇儿,皇儿!”

崇祯再也按捺不住,向着房间里冲了过去。

两个太医看到皇上要进去,连忙将其拦住,急声道:“皇上,皇上,鼠疫传人,万万不可进去啊!”

“滚开!”

崇祯帝显然已经动了真火,怒吼道:“朕乃是天子,何惧小小的鼠疫!”

“皇上,皇上!”

两个太医死死地抱住了皇上的大腿,苦苦哀求。

首辅周延儒急声道:“皇上,您贵为天子,万金之躯,身系天下苍生,绝对不能冒险啊,鼠疫传染太强了,万一被传染,可是不得了啊……”

皇上挣脱不开,只得暂时放弃了进入房间的念头,喝道:“那你们两个还死在这里干什么?赶紧进去看看太子的病情!”

两个太医连忙松开手,再度进入了房间。

床榻之上,朱剑躺在床上,轻轻的晃动着脑袋,两眼茫然,这特么的是哪里?一觉醒来,自己怎么换地方了?

看看这房间中的布置,清一色的红木家具,不是金丝楠,就是紫檀,富丽堂皇,古香古色,现代社会里,有这样布置装饰的建筑,除了皇宫就是博物馆了啊,好端端的在宿舍睡一觉,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是在做梦?还是拍电视剧?或者是老子——穿越了?

朱剑突然伸出了手,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疼,很疼,不是做梦!

拍电视剧?笑话,自己是东方军医学院的学生,不是军艺的学生,跟拍电视剧八百竿子都打不着啊,拍古装戏?只怕学院第一时间就会把自己给开除了!

那是穿越?可是,自己就稀里糊涂的睡了一觉,怎么就穿越了?穿越到了哪里都不知道啊……

“殿下?殿下?您感觉怎么样?”

正在朱剑茫然不已的时候,两个太医快步跑了进来,年老的太医一把抓住朱剑的手腕,搭在了脉门上,年轻的太医急声问道。

殿下?

朱剑茫然道:“殿下,什么殿下,这是哪里?”

老太医连忙答道:“殿下,您怎么了?这里是慈庆宫,您的寝宫啊……”

慈庆宫,自己的居所!

殿下!

真的穿越了啊!

朱剑终于确定了,就是特么的穿越了,老天爷待自己不薄啊,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屌丝啊,一穿越就成了殿下,那即便不是太子,也得是皇子亲王啊,嘎嘎,自己也能享受享受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的人生了……

年老的太医松开朱剑的脉门,翻开朱剑的眼皮,摸摸朱剑的额头,喃喃道:“怪哉,怪哉,没有任何的症状了,不药而愈?当真是不药而愈了啊,难道是上天垂怜我们大明朝?”

年轻的太医登时睁大了眼睛,震惊道:“王老,您说什么?不药而愈?殿下的病好了?怎么可能!”

王老沉声道:“好了,绝对没错,李琪,额头已经不烫了,呼吸平稳,脉搏也恢复正常,你看殿下说话,虽然有些虚弱,可是已经没有了痰音,这不是痊愈了是什么?”

“不药而愈?”

李琪满脸的不可思议,叫道:“殿下得的可是鼠疫啊,竟然也能够不药而愈?怎么可能!”

“鼠疫?”

朱剑猛然瞪大了眼睛,跳了起来,叫道:“放屁,你才得鼠疫了,你们全家都得鼠疫了!”

朱剑身为军医学院的高材生,自然是明白鼠疫在古代意味着什么了,管你什么天潢贵胄,一旦得了鼠疫,那几乎就是不治之症,离死不远了。这个老东西一上来就咒自己得了鼠疫,是可忍孰不可忍!

朱剑一声怒吼,太医以及宫女太监们跪倒了一大片,惊惧不已。

“殿下,殿下息怒啊,不是老臣妄词诅咒,是您前些日子真的得了鼠疫,万赖大明列祖列宗保佑,让您不药而愈啊,老臣、老臣恭喜太子殿下了!”

王太医连连叩头,喜极而泣,被太子骂两句怎么了?起码太子的鼠疫好了,自己不用死了啊!

朱剑心头产生了无数个念头,终究都被他给压了下来,低声道:“滚起来,我……呃,我感觉了做了一个漫长的噩梦,被梦给魇住了,实在是分不清现在是在做梦还是清醒了,你倒是说说,这是哪里?我是谁?这是什么年号?”

呼……

两个太医看着朱剑,长长出了一口气,刚才实在是将两个人给吓住了,要知道太子向来温文尔雅,知书达理啊,怎么突然变得如此暴怒?原来是被梦魇住了啊……

王老连忙说道:“殿下醒醒,现在是崇祯十六年五月,这里是慈庆宫啊,您就是当朝太子殿下,名讳上慈下锒啊……”

慈庆宫的主人,尊讳慈烺,当今的太子……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