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 三国:人在赤壁我穿死了大腿
三国:人在赤壁我穿死了大腿

三国:人在赤壁我穿死了大腿黎不二-著

19人在追
精彩节选 周愚,三十岁,某大学数学系研究生助教。 发量大,不像个搞数学的,女人缘极差,被他骂哭的女人可以组个加…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9 13:16:51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周愚,三十岁,某大学数学系研究生助教。

发量大,不像个搞数学的,女人缘极差,被他骂哭的女人可以组个加强连。

再一次仓促分手后,周愚把自己关了起来。

决定不证明哥德巴赫猜想就不出去,心里絮絮叨叨。女人真的太复杂,不像数学,这么简单有趣,数学应该受到更多重视的。

然后他猝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准确的说,他穿越了,并且这个人也叫周瑜,就是三国那个倒霉蛋,东吴的第一个大都督。

这个职位也从此成了高危职业。

周瑜正在阁楼上看大江两岸形势,被某神秘飞行物砸死了。

于是周愚成了周瑜。

“吾草,也太帅了。”

周瑜反复打量这张映在脸盆里的脸,要早自己有这个颜,比得上读者的十之一二,还怕会骂哭女人。

她们肯定会说,好man,好有男子气概。

周愚融合了周瑜的记忆,知道了如今正是建安十三年。

这个年号有点熟,却想不起太多。

“大都督,曹操大军南下,荆州不战而降,主公急召。”

周瑜认得来者,正是吕蒙,还是个小年轻,不打招呼就冲上楼,不讲礼貌。

“是降是战,大都督可有定计。”

“降?不可能,打,把曹孟德打痛,打残了才好。”

周瑜历史虽然不好,但赤壁之战还是知道的,赢定了。

“哈哈哈哈哈…………”

吕蒙闻此,亦信心高涨,虽不知公瑾凭何计策,以胜曹公。

忽然,周瑜笑不出来了。

赤壁是赢了,可tm大腿好像是我,又不完全是我,到底是不是我。

周瑜虽然看不见,但他知道自己的表情一定很傻。

有些人,笑着笑着就哭了。

“大都督若有深意,可否详示,蒙不甚了然。”

“吕蒙你tm读书读傻了是吧,我tm很难受,你tm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吕蒙若有所思,想必是自己才疏学浅,难及大都督一二,看不破其中要害,更要好生读书才是。

“蒙愚钝,这就告退,舟楫已备,望都督速作安排,及早回程,主公是主战的,可没有大都督为其分担,怕有些撑不住啊。”

周瑜眯着眼看着吕蒙,里外都觉得这个人阴阳怪气,明明是老子快撑不住了好吧。

看着吕蒙走远,周瑜四下打量一番,见无其他人,悄咪咪喊了声:

“系统,系统在吗?”

鸦雀无声。

“系统大哥,系统大哥在吗?”

冷。

“系统大爷,系统大爷在吗?”

无了。

“草,去他妈的狗系统,都是骗无良小年轻的。”

“啊,这亲切的问候,动人的语调,还有那纯净得不染一丝杂质的脏话,无一不展示着宿主的瓜皮和系统的高贵,狗系统来了!”

“真有啊。”

“的确有。”调皮的声音真让人想打。

“那你在哪里。”

“在你胯下。”

“卧槽。”周愚硕根一凉。

“宿主,你想多了,我在碗里。”

“碗?”

周瑜蹲下去,真有一个破碗,有够破的。

“系统你不会叫宇宙最强乞讨系统吧。”周愚忍不住吐槽。

破碗惊讶道:“宿主你怎么知道,你太聪明了?”

周愚感觉自己有被恶心到,阴阳人蓝皮炎。

“系统,你先自我介绍下。”

“你先骂我一句。”

周愚不太懂这个狗币,也不惯着它。

“你他吗个犯贱狗系统,找虐是吧。”

“啊~舒服,宿主要努力锤炼技能啊,要是不能把握骂爽,我就不伺候了。”

“行,墨迹个毛,快讲。”

“和你猜的一样,我就是最强乞讨系统,只要你向人乞讨,就能获得丰厚的奖励。”

周瑜仿佛看到自己脚踢刘备,暴打曹操,把铜雀台据为己有。

“什么丰厚的奖励。”周瑜急忙问。

“那得看你讨口到了什么?”

“???”

“就是你讨到什么,就有什么,反正不要脸了以后,一切就会应有尽有。”

“去尼玛的沙比。”周瑜将破碗狠狠摔地上,滚了好远,没碎。

暗思量:“还是赶紧跑路吧,这仗我还打个毛,我不行的啊。”

“周郎,什么事这么生气。”

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走进阁楼,捡起破碗。

“天啊,女人怎么可以这么漂亮,这就是二桥,也不知道姐姐怎么样,一定很孤独吧。”

当然他不会这么说,在这个瞬间,他做了一个决定,要做好这个大腿,不是因为美色,而是不忍江东受到战火,为了黎民百姓。

“夫人,你来得正好,收拾一下,主公急召,你随我一起,你也好久不见桥国老和姐姐了。”

周瑜接过碗,将小乔揽入怀,香气盈鼻,纤腰若束,双手不自主地探入腰线,慢慢上移,正值夏季暑热,汗透衣衫,不觉有些意迷。

“大白天呢?干嘛。”小乔按住周瑜不安分的大手。

“干。”

“你好像不一样了。”小乔忽有些黯然臻首。

周瑜也有些慌乱,莫不是太急色露馅了,不过都老夫老妻了,不至于吧。

“哪里不一样了。”周瑜问。

“变坏了。”

周瑜虽然女人缘不好,但又不笨,看她一脸荡漾的样子,顿时了然了。

一上一下的双手用力捏了捏。

“那你喜欢吗?”

“别问,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你的人,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小乔说完,把头埋进周瑜的胳膊,全不似个为人母的妇人,倒像个涉世未深的少女。

周瑜想起以前,他为什么会骂女人?怎么会舍得骂她。蜻蜓点水,小鸡啄米一样,为她的俏脸涂上了红霞。

洪亮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大都督,舟楫已备,请速登船。”

小乔吓了一跳,忙推开周瑜,低着头,脸发烫,自整理衣裳。

周瑜认得这声音,不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黄盖吗。

黄盖似乎丝毫没觉得气氛不对,走近才恍然道:

“桥夫人也在,盖似乎打搅了大都督。”

小乔浅笑道:“老将军说笑了,既有军务,碧落暂退。”

周瑜不由吐槽,好好的小乔,怎的取个这名儿,桥国老也真是。

黄盖见周瑜一脸不悦,还以为是生自己气。

“大都督,是盖鲁莽了,不过,眼下都火烧眉毛了,你还这么有闲情逸致,面对曹公,要是拿不出个办法,我可要向主公告状。”

“老将军,去告吧,不过,瑜以为你不敢。”

“老夫跟随破虏,讨逆纵横疆场数十年,虽无多大功绩,却也是不知道怕的。”

黄盖吹胡子瞪眼,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对,呵,对~”

周瑜都没看黄盖,吩咐家僮收拾一下,去抱着只五岁的女儿,小名阿九,急回秣陵,诸军各自驻守待命,随行不过数百人。

“老将军,你还在啊。”周瑜发现忘带碗了,回去拿的时候,发现黄盖还没走。

“我~”

“哎,小菊,别拿这些个没用的东西,多带两块肉不香吗?”

“少爷,你不是最喜欢羽扇的吗?”

“你问题很多啊。”

许久。

黄盖怒喝:“竖子,安敢欺我。”

阴测测淫笑:“送你一个好礼。”

——

作者有话说:

试试水哈,你的关注决定了文章的长度~~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