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神医 ›› 逍遥神医
逍遥神医

逍遥神医逐梦之鹰-著

22人在追
精彩节选 此时正值七月中旬,正是酷暑难耐的时节,恰好又是正午时分,在烈日的炙烤下,天都市的气温已高达三十三度。…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9 14:07:09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此时正值七月中旬,正是酷暑难耐的时节,恰好又是正午时分,在烈日的炙烤下,天都市的气温已高达三十三度。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走在大街上,身上的白衬衣早已被汗水浸透,清秀的脸庞上布满愁容,此人名叫王小健,是一名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很多人都叫他小健。

据他母亲说,由于他出生后体弱多病,又易哭闹,故给他取名王小健,说也奇怪,自从取名后,他就再也没有哭闹过,并且至今都从未生病。

他刚从一家企业面试出来,得到的结果却是他不符合企业招聘需求,这已经是他第二十一次面试失败,接连失败让平时自信开朗的他也不免有些失落。

他继续在大街上走着,心想:“要是让村里人知道自己连工作都找不到,那岂不是要招人笑话。”

因此,他非常渴望找到工作,不仅能免招笑话,最重要的是到时候他就能迎娶李欣月。

他跟李欣月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本就关系极好,又定了娃娃亲,并且男才女貌,是村里公认的一对佳侣。

四年前他考上了天都市的一所普通大学,但李欣月没考上只得留在村里,他们约定好毕业找到工作后就结婚。

燥热的天气令他有些烦躁,他来到商店买了一瓶矿泉水,打开瓶盖一饮而尽,接着准备回出租屋躲避一下酷暑,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一看,是老妈打来的电话,他心想:“坏啦!老妈定是问工作的事情。”

他思索片刻,接通了电话,还未说话,老妈急切的哭声就传了过来。

“健儿,你快回来!你爸跟刘富贵三兄弟打起来啦!”

王小健闻言,拳头紧握,一脸愤怒,“妈,您先别着急,我这就赶回来。”

他挂断电话后,立即打车向车站疾驰而去,很快到了车站坐上了回家的班车。

他们村叫龙潭村,距离天都市一百多公里,需要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在焦急的等待中,这两个多小时显得极为漫长,班车终于到了通往村子的岔路口,这里距离龙潭村仅有三公里,小健立即下车朝着村子飞奔而去。

很快就到了自家门前,他喘了几口粗气准备进入院子,门前的一滩鲜血映入他的眼帘,他心里咯噔一下,顿觉不妙,立即冲进院子。

只见从门前到院子里一路都是鲜血,一直蔓延到他家客厅,周围的邻居围在客厅里,他立即来到客厅,他爹王伟光躺在沙发上,全身血红,脸色惨白,他妈张桂兰正伤心的哭着。

此刻他拳头紧握,极为愤怒,恨不得杀了刘氏三兄弟,但理智告诉他必须冷静。

他妈见他回来伤心说道:“健儿,你终于回来啦!你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啦!”

他立即扶住母亲,安慰道:“妈,您别难过,爸一定会好起来的。”

这时一个邻居说道:“小健,你爸由于失血过多已经昏了过去,我们已经拨打了急救电话,救护车应该很快就会过来。”

他立即说道:“谢谢您,陈叔。”说着来到沙发旁,查看父亲的伤势,这一查看他更是愤怒到了极点,他爹全身上下有十几处伤口,要不是村医及时帮忙包扎止住了血,他爹这次就死定啦!

他正准备再次拨打急救电话,这时救护车已经到了他家门前,医生进来用担架把他爹抬到救护车上,他跟母亲张桂兰也跟了上去,半个小时后,他们来到了镇上的卫生院,经过医生的抢救,他父亲已经脱离了危险,但仍需静养。

这时正在读大一的妹妹王雪也赶到了卫生院,他让妹妹看着父亲,跟母亲来到病房外。

他向母亲问道:“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富贵三兄弟为什么会把我爸打成这样?”

张桂兰一脸无奈,“刘氏三兄弟在村里历来嚣张跋扈惯啦,自从五年前你爷爷去世后,我们家日渐衰落,没有了你爷爷的威慑,他们就打起了我们家房子的主意,据说村子作为古村落要搞旅游开发,而我们家的房子作为村里最大的古民居,具有很大的开发价值,因此他们准备低价强制购买,你爸不同意,跟他们产生了争执,最终他们恼羞成怒直接把你爸打成了重伤。”

王小健闻言一拳打在墙壁上,满脸怒气,“刘富贵作为村长居然如此嚣张跋扈,他们三兄弟真是无法无天啦!居然欺负到咱们家头上来,不让他们吃点苦头,看来他们不会善罢甘休。”

张桂兰一脸担忧,“健儿,你可别冲动,要是你也被他们打伤还叫我怎么活,以后尽量避开他们就是啦!”

王小健正色道:“妈,您放心,我不会冲动行事。”同时心想,现在可是法制社会,待我向相关部门举报他们,看他们还能嚣张几时。

他们在卫生院度过了一夜,次日清晨,他爹的伤情有了好转,已经醒了过来,他吩咐妹妹照顾父亲,并跟母亲打了声招呼就出了卫生院。

出来后,他立即回到村子拍照取证,并请陈叔作为证人,跟他一同前往相关部门举报刘氏三兄弟。

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接到他们的举报后,叫他们回家等待,他们自会处理此事。

接着他把陈叔送回村子,自己来到卫生院看望父亲。

此时王伟光的面色已经好了很多,见他回来,问道:“你去哪里啦!你可别一冲动就去找刘氏三兄弟报仇,他们可不是什么善茬,实在不行把房子卖给他们就是啦!”

小健急忙说道:“爸,我已经向相关部门举报了他们,房子绝不能卖,难不成他们还敢强抢不成。”

“举报他们没有用的,他们仗着有人袒护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即使有人来调查也只是走个过场而已,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会招来他们的报复,你暂时先回天都市去吧,等事情过去了再回来。”王伟光叹息一声。

小健让父亲不要担心,好好养伤,他自会小心行事。

到了下午,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给他打电话,他回到家里配合调查,的确如父亲所说,他们只是走个过场而已,调查结果极为荒谬,他们居然说刘氏三兄弟只是正当防卫而已,象征性的赔偿了一千元就了解了此事。

这样的结果实在难以让人信服,小健极其愤怒,他极力要求重新调查此事,但得到的回复却是此事已经解决,无需再提,接着工作人员就离开了村子。

待所有人离开后,刘富贵三兄弟来到他家把他围住,“小子,别以为读了几年书就有多了不起,你居然敢举报我们,看来你是想跟你爸一样,想到医院躺一躺。”说着一拳向他挥来。

小健见状顺势一躲,心想:“对于这种恶霸哪有什么道理可言,不如先下手为强。”接着一脚踢在刘富贵身上,但他的全力一脚只是令刘富贵后退了一步,并未造成任何伤害。

刘氏三兄弟虽已是四十多岁的年纪,但人高马大,身强体壮,身高一米八的小健在他们身前也显得有些弱小。

三兄弟中另外两人名叫刘富生跟刘富强,他们见到大哥被小健踢了一脚,迅速挥出一拳打在他的后背上,小健受到两人的攻击,身体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二人顺势按住他,令他动弹不得。

小健愤怒的盯着他们,恨不得废了他们,但他却无能为力。

刘富贵蹲下,一记重重的耳光扇了过来,在他脸上留下一个深红的巴掌印,笑着说道:“你小子还挺有种,居然敢踢老子,老二、老三废了这小子,给我往死里打。”

接着兄弟三人对小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见他已无力反抗,刘富贵说道:“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你只要跪地求饶,我就放了你。”

小健嘴里吐出一口鲜血,眼里毫无惧色,愤然说道:“要老子求饶,绝无可能,有种你就打死老子,否则老子跟你们不死不休。”

刘富贵见状一脚狠狠踢在他的胸口,这一脚势大力沉,令小健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吐出,顺着胸口缓慢流下,这让他几乎要昏死过去。

见他这幅惨状,怕搞出人命,刘富贵对着他说道:“看不出你小子一个文弱书生,居然有几分你爷爷当年的风采,比你那怂货老爹强多啦!这次就暂且放过你,你要不服,随时可以来找我寻仇,老子随时奉陪。”说完兄弟三人扬长而去。

小健极力挣扎想要站起来,但全身多处骨折,稍微一动,钻心的疼痛瞬间席卷全身,令他昏死了过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