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渡劫开局,剑斩诸天万界
渡劫开局,剑斩诸天万界

渡劫开局,剑斩诸天万界墨三水-著

12人在追
精彩节选 西沙历,十九年秋,寒至。 地处天灵星最西端的西沙国,妖兽纵横,环境恶劣,终年黄沙漫天,昼夜温差极大。…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9 14:10:48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西沙历,十九年秋,寒至。

地处天灵星最西端的西沙国,妖兽纵横,环境恶劣,终年黄沙漫天,昼夜温差极大。

夜空万里无云,一轮朦胧的残月挂于天边,荒凉的流沙域坐落于这西沙国最北端,没有一丝生气,只有那倔强的胡松树在月光下倒映出孤独的剪影。

“下界西沙国剑修李剑秋,悟道一千八百七十载,自创星河剑诀,纵横西域四十六国,今天就以手中这把苍云剑证道,请天道使者,接引仙门!”

只见流沙域正中一名身着黑色长袍,腰间斜挂着一个青色葫芦,剑眉星目,长相颇具威严的中年修士冷声低喝,此人负手而立,遥望着漆黑的天空,好似目光可以穿透黑夜,看到天道的本质。

说罢看着身前悬空而立的通体黝黑,没有一点光泽的七尺长剑:“老伙计,一千多年了,我李剑秋这一生大多孤独,没几个道友,只有你陪我的时间最长。”

李剑秋顿了顿,长叹一声……

“其实早在七百年前我就已经达到登仙境巅峰,但越接近天道,我却发现这所谓的天道使者,登天仙门有问题,仿佛隐藏着大秘密,我想尽办法压制修为,以免这天道使者感应到我的修为气息,降下雷劫。”

“这七百多年我走遍西域四十六国,遍寻登仙境巅峰修士战斗,表面上是为了感悟天道,提升修为。但实际上是为了观看各国顶尖修士登仙渡劫时的场景,看那所谓的天道使者,看那些渡劫成功的修士,看那一道道带着微笑进入仙门的元神……但他们真的是被接引进入仙门,重塑仙体了吗……”

李剑秋左手抓起腰间的葫芦,抬起头狠狠的灌了几口酒,双眼发出一道精光,盯着头顶的夜空“不管你这天道有什么秘密,仙门之后又有什么,就让我李剑秋亲自来解开你神秘的面纱,朝闻道,夕死而已。”

悬浮在李剑秋身前的苍云剑也发出一阵嗡鸣之声,阵阵剑气如同波纹一般一圈一圈席卷四周,仿佛其听懂了主人的话语,了解了主人那想要破开天门,追寻天道的决心,发出自己的回应。

“奉天承道,仙皇诏曰,今下界修士寻天问道,羽化登仙,吾深感众生之苦,问道之艰,然天道有好生之德,特此开仙门,凡历九劫而不道消者,元神可入仙门,重塑仙体,逍遥长生!”

不知何时流沙域的夜空出现三个十几丈大小的金色巨人,当先一个巨人右手捧着一卷散发着金色光辉的仙皇圣旨,身后两个巨人手持数丈长的金色长枪,分左右而立,浑身散发着缥缈神圣的气息,一股强大的威压笼罩天地。

只见其右手一挥那仙皇圣旨缓缓向着流沙域飘来,这圣旨看似来得缓慢,但却迎风暴涨,转眼间遮蔽了半个流沙域的天空,居然化作了一个百丈大小的平台,散发出骇人的威压。

“下界修士,速速登仙台,历九劫,入仙门!”那天道使者看都不看下方李剑秋一眼,冷漠无情的声音如滚滚巨雷般席卷八方。

“天道使者,有人在渡天劫!”一名须发花白,满面红光,身着五行道袍,身材矮小的老者身子瞬间一闪消失在洞府内。

“流沙域,难道是他……”老者在洞府外沉吟片刻,心念一转“罢了,老夫就来看看你这四十六国第一人,如何破劫登仙!”

与此同时,在西沙国四周又有三道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却是都感应到了流沙域的变化,疾驰而去……

再说那李剑秋,在这威压之下,仿佛没有任何影响,居然看都不看那天道使者,抓起前面的苍云剑,略一沉吟,低声道:“老伙计,此番即是大劫,又是大造化,我欲欺骗天道,转世重修……”

说罢看着登仙台,突然大笑几声,运转修为,凌空虚踏,一步步向着登仙台走去。

“清虚老道,你倒是来的挺快”一个沙哑的声音自流沙域东方传来,只见一个黑点由远及近,转眼间一只数十丈大小的蟾蜍出现在登仙台左侧,蟾蜍身上盘坐着一个满面麻点,双眼眯成一条缝,一个硕大的朝天鼻,敞开短袍,漏出白花花肚皮,浑身滚圆的肥胖大汉。

“那伪君子厉海和小寡妇来的真慢啊,是不是在路上还要卿卿我我一番,嘿嘿……”这大汉本就猥琐,此时咧嘴一笑,更显得渗人。

“老毒物,你这话可是犯了本尊的大忌了啊,待这李剑秋渡劫完成,本尊定要你付出代价!”一名面色阴沉的中年修士左手挽着一位身着宫装长裙,容颜姣好的少妇,右手摇着一把紫色的折扇,冷冷的说道。

“嘿嘿”那老毒物也不在意,轻笑两声,见李剑秋已经站在登仙台上,眯起的双眼看了看天道使者,沙哑的说“肉身劫开始了。”

在李剑秋踏上登仙台的一瞬间,整个流沙域的上空几乎同时被翻滚的红云笼罩,一道道赤红的闪电如同蜘蛛网一般密密麻麻在红云之间纠缠交错,不多时一道如同巨龙般的赤红色闪电聚合而成,散发出令人窒息的威压,这闪电巨龙仿佛有了灵智一般,在红云中游走一圈,突然极速向着登仙台上李剑秋镇压而来。

“哈哈哈,来的好!”李剑秋大笑三声,右手指尖在虚空连点数下,幻化出五柄青色长剑,不待那赤红色的闪电巨龙落下,李剑秋双手掐诀之下,大吼一声:“破!”

只见五柄散发着青光的长剑一炳接着一炳向着闪电巨龙直刺而去,在接触闪电巨龙的一刹那,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轰鸣之声传来,第一柄长剑被闪电巨龙一抓之下直接崩溃,但这巨龙毕竟不是活物,哪里还能躲过后面的长剑,被四柄剑从龙头穿体而过,霎时间一道道青色的剑气从闪电巨龙庞大的身体内部绞杀而出。

“轰隆隆”那闪电巨龙顿时四分五裂,眼见就要消散,却见上方的红云发出一阵红光,那四散的闪电却是尽数被收了回去,红云翻滚之间在夜空上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一股直击人灵魂的恐怖威压散发开来。

“好强的气息,李道友此次的元神劫似乎强了不少”流沙域边缘那清虚老道盯着天空的红色漩涡陷入沉思。

“好一个李剑秋,居然用剑意直接轰碎肉身劫,而不是以肉身力量来渡劫,虽然这样可以使得肉身得以保全,但同样也违背了天道意志,这元神劫的威力必将前所未有的强”那宫装美妇目光中不无赞赏之色。

“商姬,上一个这么做的人,最后下场可不好看,那位在当时可也是不比李剑秋差,可以说也是镇压一个时代,结果呢,还不是元神尽毁,不得入仙门。”

“勾陈大帝确实是老夫为数不多敬佩的人”老毒物嘿嘿干笑几声“伪君子这话说的还算中听”那厉海扫了眼老毒物,却是没有再做理会。

就在这时一只金色的巨手缓缓从那红色漩涡中探出,一道道游离的红色闪电从四面八方在巨手的牵引之下越聚越多,顷刻间形成一条十数丈长的红色鞭子,巨手卷动下向着登仙台用力一挥,那红色长鞭直奔李剑秋而来。

李剑秋左手储物戒指乌光一闪,一只金色的铃铛瞬间出现在其身前,右手掐诀,铃铛悬空晃动,一道道金色的波纹迎着红色长鞭而去。

与此同时李剑秋大袖一挥,一块青色盾牌迎风暴涨,霎时间化作一片青色光幕护在身前。

做完这些李剑秋并没有停止动作,而是双手举起苍云剑,体内灵力向着苍云剑涌去,只见他长剑一挑,曲曲折折的剑光化为一道划空而过的流星,一瞬间飞到红色劫云那金色巨手前,却是要毁掉天劫之手。

“一线星破天涯路”厉海眼中精光一闪,“李剑秋不愧是西域千年以来的剑道奇才,这星河剑诀威力的确惊人”

在剑光碰触到金色巨手的一瞬间,红色劫云剧烈的翻滚起来,只听咔咔之声不断,那金色巨手居然如同被击中的瓷器一般,一条条裂纹自被剑光碰触的地方蔓延开来。

眼见就要崩溃之时,那一直闭目不动,如同雕塑的金色巨人突然发出一声沉闷的轻咦:“居然可以伤到天道之手,这把剑古怪……”

只见其一双巨眼骤然睁开,两道如同实质的金光从巨眼中射出,一道直接融入金色巨手,那崩溃的巨手瞬间恢复如初,另一道金光直奔苍云剑而去。

与此同时本来被金色铃铛阻挡的闪电长鞭在金光融入巨手的一刹那,整个长鞭也散发出蒙蒙的金光,威力大增,金色铃铛瞬间被击飞,李剑秋身前的青色光幕居然仿佛纸糊的一般,刚一接触就被长鞭搅碎,只听“啪”的一声巨响李剑秋的肉身骤然崩溃。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李剑秋来不及有任何动作,元神被长鞭一卷,一道道金色符文没入其中,金色巨手拽动之下元神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卷到天道使者面前,被其大手一挥之下抓在手中。

苍云剑失去了李剑秋灵力的加持,被那金光一击之下剑体寸寸断裂,但就在此时那黑色的剑柄突然爆裂开来,一把约三寸黑色小剑一闪之下,化作一道流光眨眼间到了流沙域边缘,那厉海等人所在之地,谁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化,在所有人一愣神之间,天道使者却是彻底被激怒,大喝一声:“找死!”

只见其挥手一按,一个数十丈大小的金色手印向下呼啸而来,厉海等人也算惊才艳艳之辈,眼见就要被手印按杀,纷纷运转全身灵力,轰出自己最强的法宝。

“轰隆隆”一阵巨响过后,金色手印轰然破碎,地上出现一个巨手形状的大坑,厉海等人纷纷喷出一口鲜血,眼中露出浓浓的恐惧之色,再也不敢停留,各自收起法宝化作流光,四散奔逃。

那天道使者一把捏碎了李剑秋的元神,却是没有再出手,冷冷的盯着西南方向半晌,右手一挥之下,红色劫云化作一条赤红色巨龙咆哮一声,化作流光印在登仙台右侧,登仙台转动之下缓缓向其飞来,在飞行过程之中逐渐缩小,化作仙皇圣旨,被其捧在手中,巨大的身影渐渐淡化,消失不见。

流沙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留下的唯有地上那个巨大的手印深坑,也许再过几天,这深坑也会被流沙填满,掩埋掉这里所发生的一切。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