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纯爱 ›› 拜托,我把你当兄弟
拜托,我把你当兄弟

拜托,我把你当兄弟晔青-著

9人在追
精彩节选 2034年8月30日,雾城老城区。 分明还是上午,可烈日就急着出来向雾城人民刷足存在感。 炎炎夏日,…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9 15:09:23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2034年8月30日,雾城老城区。

分明还是上午,可烈日就急着出来向雾城人民刷足存在感。

炎炎夏日,水泥地面上肉眼可见的热气,就连电线杆矗立在空气中,周围都有热浪在翻涌。

这样的一个天气里,大街上见不到几个活人走动。

在巷子最深处的老旧楼房二楼,没有空调,君沫只能打开窗户,让自然风灌入,吹动他有些肆意的刘海。

浓密黝黑的眉毛似剑,眉下一双眸子明媚又澄澈。

拿起桌上的录取通知书,身体后仰,老旧的椅子发出吱呀声响。

上扬嘴角时左脸露出好看的酒窝,难以抑制的喜悦从眼波中溢出来。

会见到你吗?

咚咚咚!

门外传来毫无节奏且急躁的敲门声,以及男人暴躁的怒骂声。

“君沫,你个小兔崽子,给老子开门!”

“你他娘的,翅膀长硬了是不是,敢举报你老子赌博,看老子不打断你的狗腿!”

“开门,给老子开门,当初你他娘的不跟你妈走,留下来就是为了整老子的是不是!开门,给老子开门!”

君沫回身看了一眼才换的防盗门。

为了防止他这个血缘上的亲生父亲突然回来,以及那些为了追债而不断上门的债主,花巨资换的防盗门果然物超所值!

听着门外君飞光已经在拨打开锁电话,君沫迅速起身,拿起背包胡乱地将洗漱用品装进去,而后又把通知书小心翼翼地放在背包的最里层。

双手已经扒上窗户,刚准备起跳,回身看了一眼屋内。

视线落在柜门上贴着的有些发旧的照片。

照片上四个人,两个大人两个孩子。

那是他童年参加过的一场综艺,他是以街舞大赛冠军的身份去的,也正是因为那场综艺节目的大火,让君飞光意识到,这个孩子是可以赚钱养家的。

只可惜,童年商演、上节目获得的报酬并没有给君沫带来优渥的生活和成长环境,反倒让本来朴素的父亲性情大变,嗜赌成性。

他也是后来才知道,那两个男人竟然是娱乐圈里炙手可热的顶级影帝。

而他戴着黄色发带和另外一个男孩儿站在前面。

男孩儿穿着小西装,从里到外都透着高贵的王子气质,两人肩膀挨着肩膀,规规矩矩地站着。

君沫又折返回来,将照片撕下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和通知书放在一起。

门外的君飞光打完电话,又开始了他市井风格的破口大骂。

“君沫,你个狗娘养的,你等我打开门的,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君沫轻蔑一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意识到他其实是在骂他自己。

背上背包从窗户纵身一跃跳下,脚步轻盈落地,小腿肌肉绷紧而后舒展开来。

拿出钥匙,骑上自行车,抬头最后看了一眼独自生活了一年的二楼小屋,没有惆怅和怅然,反倒是另类的解脱和自由感袭上心头。

其实也算不上独自生活一年,而是两个半年。

君飞光嗜赌,后来又开始家暴,是在君沫的劝解下母亲才鼓足勇气和他离婚。

才十岁的君沫听到隔壁的婶子说一个女人如果带着一个拖油瓶不好再嫁,君沫便果断地选择了和这个禽兽父亲一起生活。

虽然说是父亲,却没对君沫履行过一天义务。

早几年的时候君沫靠着楼下张奶奶才得以吃饱饭活下来,后来又开始勤工俭学,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学习和打工上。

有一次君飞光偷了君沫攒的一个月生活费去赌,君沫一气之下提着菜刀追到麻将馆。

那把菜刀狠狠嵌进麻将桌的时候,原本嘈杂的麻将馆瞬间安静了。

这件事情如今还被老城区的居民们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说起。

虽然提起最多的还是麻将馆的那些老麻将们!

后来高三,学业和打工占据了君沫所有的时间,再加之来自于大学学费的焦虑,实在无心和君飞光再继续纠缠。

他有向往并为之奋斗的地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在君飞光赌博那天实名举报,把君飞光给送了进去。

赌博没办法关一年,君沫就开始断断续续地举报,只要君飞光一出来,他就盯着他,一开始赌他就报警。

就这么的,君飞光这一年断断续续的都在里面呆着了。

直到君沫高考结束,顺利拿到通知书,还顺便做了整个暑假的兼职,攒够了大学第一年的生活费和学费。

收回思绪,刚要蹬上自行车,就见着楼下的张奶奶大热天的拎了一大袋米回来,君沫下车,靠了自行车大步上前。

“张奶奶,大热天的你买这么多米干嘛啊?”

“你不懂,这可是我一大早去超市抢的,早上便宜。君沫啊,你今天要去学校了吧?”

“没,明天的车票。”

张奶奶叹了口气,指了指楼上的动静。

“是你爸回来了吧?他会不会打你啊?”

君沫将米放好,抬手擦掉额头的汗水。

笑的时候酒窝又深又甜,像是炎炎夏日里的一支冰棍儿,让人由内而外的清凉。

“放心吧,他现在打不过我。”

说着,还秀了一下自己的肱二头肌。

与此同时,楼上传来踹门的声音,看样子是开锁的把门打开了。

“君沫,你个小兔崽子,人呢,给老子出来!”

紧接着便是君飞光暴跳如雷的声音。

君沫冲着张奶奶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嘘,张奶奶,我先走了,等我放假再回来看您,您保重身体啊。”

说着,大步往外走,而后骑上自行车快速穿出巷子。

身后的楼上,君飞光趴在窗户上对着巷子里飞速的白色身影破口大骂。

“君沫,你有种跑,有种就别回来,只要你敢回来,我一定打断你的狗腿,让你举报老子……”

君沫一个转身,蹬着自行车飞速窜出巷子,也将身后君飞光的声音甩得远远的,甩离自己的世界。

自行车骑得很快,雾城地理特殊,山多坡多,骑行的时候时不时还要站起来才能够更有力地将自行车骑上去。

上坡的时候一阵风拂过,吹动少年白色的衬衣衣角,露出腰腹部紧实的年轻的肌肉。

自行车停在一个居民小区门口,一只脚落在脚踏上,另一只脚落在马路边的台阶上,拨通电话。

“喂,孙子,把我行李拿下来吧,我在你们小区门口。”

最近一次君飞光被关进去的时候君沫就算过,他会在自己走之前被放出来。

以防走之前还打一架,特意提前收拾了行李放在同桌家里,跳窗走的时候也能潇洒一点。

挂断电话没一会儿功夫,晏学义穿着绿色短袖红色裤衩的少年拎着一个中号行李箱从小区里缓缓走来。

“你不是明天的车吗?干嘛今天走啊,我还打算明天开车送你呢。”

君沫没急着回答,上下打量一番调侃道。

“红配绿,赛狗屁吗?你这品味什么时候能改改?”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