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失忆后成了大佬心尖宠
失忆后成了大佬心尖宠

失忆后成了大佬心尖宠淮秋-著

7人在追
精彩节选 凌晨两点。 绵绵细雨中,宾利慕尚速度极快的行驶在路上。 后座的男人双眸微阖,正在闭目养神。 男人有一…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9 17:11:08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凌晨两点。

绵绵细雨中,宾利慕尚速度极快的行驶在路上。

后座的男人双眸微阖,正在闭目养神。

男人有一张极其养眼的脸,棱角分明的五官,菲薄的唇,眼眸像是山中寒泉,清冷孤傲又盛气逼人。

想到不久前收到的电话,霍寒洲缓缓睁开眼睛,如鹰隼的黑眸深入寒潭,辨别不出其中的情绪。

“霍总,您真的打算让夫人醒来就签署离婚协议吗?开车的周宇忍不住问了句。

“嗯。”

霍寒洲捏了捏眉心,想到了唐潇潇最后一次闹着要离婚他没有再挽留直接同意她的愕然神情,要是平常的话,他还会她,凡事顺着她。

那次,心里却激不起丝毫的涟漪。

两人的婚姻是两位老人的一句戏言,如果不是唐老重病弥留之际放心不下最宝贝的孙女,两人的婚事也不会被提上日程。

婚后刚开始甜甜蜜蜜的了一段时间,唐潇潇不知为何突然性情大变不仅闹着要进娱乐圈,还整天惹是生非,光是离婚就提了几十次。

作为丈夫,他自认为尽到了应尽的责任跟义务。

即便要离婚,不管唐潇潇需不需要,该给她的离婚赡养费他也不会少分毫。

谁知道唐潇潇却在去民政局离婚的当天发生了意外,没人知道她怎么会去那么偏僻的公园,也没人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导致她头部重伤昏迷不醒。

整整三个月,霍寒洲都要以为她这辈子是不是醒不来了。

“人呢?”

冷冽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的清冷。

“霍总,你算是来了!”

听到声音,等候多时的赵秘书总算是松了口气。

“怎么回事?”

即使隔得远,也能听到病房里传来稀里哗啦的声响。

赵秘书压低声音:“唐董跟唐夫人来了,不知为什么夫人看到唐夫人就大发脾气……”

霍寒洲眼底闪过一丝意外,他可是知道自己的小妻子跟唐家关系不合的,这么晚收到消息就来看她,的确是出乎意外!

“走开,你这个坏女人!”

“狐狸精,你就是个恶毒的狐狸精!”

“爸爸你为什么不要潇潇了……呜呜……潇潇不要狐狸精进唐家……”

霍寒洲刚要进病房,一个苹果就冲着他的脑门砸了过来,他险险的避开。

病房的地方,几乎没有下角的地方,一地狼藉。

“爸,这么晚您怎么来了?”

霍寒洲冲唐父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身为唐夫人的梁婉云则是被他略过了。

“潇潇她……”

唐海峰一脸为难,对于女儿的撒泼实在是没辙。

“这么晚了,您该回去休息了,潇潇这里交给我就好了。”霍寒洲说的客气,下逐客令的态度却很明显。

唐海峰这三个月因为唐潇潇的昏迷不醒已经是心力憔悴了,拍了拍霍寒洲的肩膀,诚恳道:“寒州 ,潇潇就拜托你照顾了,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被忽略的梁婉云心头不满,扬起温和可亲的笑容道:“潇潇啊,那阿姨跟你爸爸就先回去了,等明天我们再来看你。”

唐潇潇缩在床中间,身子小的可怜。

听到这话,苍白的小脸上立即露出愤怒的表情,冲梁婉云大吼道:“滚!滚得远远的,我不要你猫哭耗子假慈悲!”

梁婉云不以为意,十分包容的笑笑,出了病房。

等人离开后,病床上的唐潇潇突然掀开被子往外面跑。

“爸爸……爸爸别丢下潇潇一个人!潇潇害怕……”只剩下她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唐潇潇一下子就怕了。

她光着脚,霍寒洲怕她刚醒来身体承受不住,立即跟了出来,就看到她跌倒在地上,哭得伤心极了。

“爸爸不要丢下潇潇……”

霍寒洲的脸隐匿在光影下,明明灭灭,幽冷阴郁。

从他进入病房,唐潇潇的目光就没有在他身上停留过,好像他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见状,霍寒洲目光暗沉了几分,眸色晦暗,辨别不出情绪。

“唐潇潇,别闹了,嗯?”

男人的语气,可以称得上是温柔。

唐潇潇听到自己的名字,抬起泪眼迷蒙的眼眸,怔怔地看着他。

这个叔叔长得好好看啊,是她见过最好看的人,比他爸爸还要俊美,就好像是漫画中的花美男。

见她不说话,霍寒洲以为她的态度已经软化了下去,伸手想要抱她。

哪知道唐潇潇却吓得不断后退,目光警惕防备的看着他。

可能是昏迷后遗症,霍寒洲语气软了几分,带着微不可闻的暗哑:“很晚了,再闹下去会吵到别人休息,有什么事情我们回病房再说,嗯?”

唐潇潇小鹿斑比的大眼睛看着她,眼神里充满了茫然跟不解。

她眨了眨眼睛,一脸天真的问霍寒洲:“叔叔,你是谁啊?”

叔叔?

“唐潇潇!”

霍寒洲脸色愠怒,像是不再容忍她的坏脾气:“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别再胡闹了!”

唐潇潇吓到了,抿了下唇,看着男人伸过来的手,眼睛里蓄满了水汽,像是下一秒就要哭了。

“我……我没有胡闹……”

霍寒洲黑眸微眯,声音发沉:“唐潇潇,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唐潇潇咽了咽口水,干巴巴道:“我爸爸说了……大人……是不能凶小孩子的……”

霍寒洲一脸黑线,用力抓着唐潇潇纤细的手腕,厉声道:“唐潇潇,你想要离婚我成全你,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字了,明天就能办手续,你别跟我玩把戏!”

唐潇潇一脸懵懂,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坏人!你弄疼我了……”

长得好看的人不一定是天使,还有可能是黑心的魔鬼。

唐潇潇疼得泪眼汪汪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哭得好不伤心。

“我是坏人?”

霍寒洲被气笑了,看着她眼底的抗拒跟害怕,突然发觉哪里不对劲。

在他面前永远盛气凌人仿若高人一等的唐潇潇,什么时候有这样的一面?

眼神里对他也没有任何的情绪,有的只有抗拒跟害怕。

“我是谁?”

唐潇潇鹿眼眨了眨,突然觉得霍寒洲好可怜啊,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谁。

她从身上摸了摸,不知哪里摸出一块糖,递到了霍寒洲的面前。

“叔叔,你是不是傻了啊,不过没关系,我请你吃糖!”

白嫩的掌心,是一块已经融化了的水果糖。

看着唐潇潇一脸期待的模样,霍寒洲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冷了下来,眼底凝结了一层寒冰。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