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抱只狐妖去坑仙儿
抱只狐妖去坑仙儿

抱只狐妖去坑仙儿耳畔低语-著

5人在追
精彩节选 时值盛夏季节,巴蜀某地西北。 哐当。。。。。哐当。。。。。。一列由北京出发的绿皮火车踩着有节奏的轨道…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9 21:23:01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时值盛夏季节,巴蜀某地西北。

哐当。。。。。哐当。。。。。。一列由北京出发的绿皮火车踩着有节奏的轨道声,在云烟雾绕的群山之中,缓缓穿行。远远望去,如同一条吃撑了的绿色巨蟒。

车上挤满了疲惫不堪的旅客,方元坐在靠窗的座位上,望着窗外渐渐远去的群山愣神,每次回家他总是有一种莫名的疏离感,这种感觉也随着他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浓,也许这便是成长的烦恼吧,方元心里胡思乱想着。

方元是个孤儿,他的父亲在他出生那年,忽然疯癫起来,每天总是嘟囔着说着不着边际的话,没事儿就往山上跑,三天两头的丢。过了两年,方元父亲没丢,母亲倒是先丢了。村里的人虽然到处帮忙打听,但是多年下去,依然杳无音信。后来便是自己的父亲,在自己刚刚7岁多要上学时,竟然也莫名其妙地丢了。

父亲刚走的那段时间,方元经常梦到自己为了救一直小白狗或者小白猫被一箭穿胸而过,至于救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自己总也看不清楚,但是梦里的那种疼他记得很清楚。

这么多年过去了,方元还依稀记得那个梦。但对自己父亲的印象却渐渐浅了。那个呆呆地站在祖宗祠堂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的面孔越来越模糊了,只剩下那件沾满油渍的蓝色中山装,还有那条满是灰尘的绿色阔腿裤依稀有些色彩。

方元是自己的奶奶带大的,爷爷走的很早,早的好像自己爹爹都记不清爷爷长什么模样。方元觉得奶奶是个苦命的人,伺候完老的伺候大的,伺候完大的伺候小的,一辈子操了几辈子的心。不过奶奶身体很好,几乎没生过病,而且非常的精明开朗,方元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为钱发过愁,不但如此,奶奶还经常周济村子里的人,所以村子里的人都很敬重奶奶。所以,别看方元自幼父亲疯癫,母亲失踪,但是日子过的还算平静,没有因为父母不在而受到生活所累,这一切的原因只是一个人,那便是奶奶。

方元经常埋怨自己为什么要选择北京的某大学,尤其是北京的地质类的大学,离家太远了,没办法陪着奶奶,但是奶奶却不介意,总也笑呵呵的对自己说:“二蛋那,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你奶奶我身体好着呢,到时候给奶奶带个孙媳妇儿回来就好了”。每次奶奶这样说,方元就更后悔报考地质大学了,因为喜欢和石头蛋子打交道的女生太少了,班上的女生,稍微有点才情姿色的,都是仰着头昂着脖子来审视班上的男人们,扫你一眼都感觉在抬举你。那些女生都是天鹅,或者是嫦娥,你们这些男生就是一群癞蛤蟆和猪八戒。

“NN个崽儿的,也不知道自己的另一半在哪个犄角旮旯里藏猫猫呢。”,一想到这些,方元更加沮丧。

此刻方元对面坐着的是一个邋里邋遢的老头,是上一站火车停靠的时候上来的。老头儿头发灰白破败,颧骨高耸,一脸的梯田褶子,一副人间过度摧残过的相貌。

方元转过头,拿眼睛瞥了一眼坐自己对面的老头,此时老头也正直勾勾的盯着他。

方元被盯的心里发毛,转过眼睛,瞥了一眼坐于老头旁边的胖子。那胖子睡得正香,口水顺着嘴角下淌,还时不时的吧嗒吧嗒油光可鉴的嘴,然后水盆大的脸蛋子换个方向,继续睡。

这两人倒是绝配,方元心下想到。回过神,方元接着百无聊赖的看着车窗外不断远离的群山。

火车继续前行,外面的雾气更大了,似乎进入了仙境一般。

猛然间,一种强烈的错觉涌上方元心头,自己眼前的一切都好似虚幻一般,让人分不清是梦还是醒。也许人生就像这忽然而至的雾瘴,迷雾重重,但却无丝毫规律可循,明天的我又该怎样呢,忽的眼前一黑,方元从刚才的状态中惊醒过来,火车进隧道了。

借着闪烁的隧道灯光,方元发现老爷子还在紧紧盯着他,那双眼睛在这忽明忽暗的隧道里,似乎蕴含着星空点点。

方元有点郁闷,头一次让一老头儿盯着看,心里有些不自在,轻声问了句:“老爷子,我脸上有什么?您老看我干嘛?怪吓人的,会内分泌失调的。”

老头晃了晃脑袋,神经兮兮的向上指了指,略感惋惜的悄声说:“嘘,天要变了,不知回来是何年月了”方元听得莫名其妙。反问道:“老爷子,您是说外边要下雨了吗?”

老头儿没说话,看了旁边的胖子一眼,对方元眨了眨眼,又用小指挖了下自己干瘦脸颊上黑黑的鼻孔,随意弹了下鼻屎,却正好弹到旁边胖子的脸上,胖子似乎有所感觉,然后随意摸了摸脸,把鼻屎摸的更均匀了一些。

老头嘿嘿一笑,身子猛的往前一探,把脸凑到方元面前,漆黑的眼眸蓦然闪过一丝幽暗,方元完全被老者的眼睛吸引了,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幽邃如深潭,繁杂如夜星。这一刻,方元忘却了一切,眼里,脑子里,只有那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

“方元,方元”,醒醒,醒醒,方元被自己旁边的瘦猴摇醒。瘦猴是和方元一起光腚长大的死党,本名吴全福,小时候偷瓜,抓鱼,爬树捅蜂窝都是两个人一起的,最后上大学也报考了同一个城市,瘦猴没考上,只不过瘦猴家境好,家里的老爹又爱面子,多花了点银子,买了个北京的学校。

方元一个激灵,总算回过神,看到旁边的瘦猴,心里才算松了口气。紧接着感觉自己的胳膊火辣辣的疼。

骂道:“你个龟蛋,干嘛用这么大劲儿,哥们刚梦到一美女,裙子被风都吹到胳肢窝了,那身段儿,那大白腿,还没等细看你丫的就把我叫醒了”

瘦猴撇了下嘴:“得了,要不看你哆哆嗦嗦的,怕你尿裤子我才懒得叫你,对了,你到底梦到什么了?撩裙子的是个泰国的带把儿的吗?”

方元心里忽地一沉,就在刚才!

方元只看了对面老头的双目一眼,接着就感觉脑子一晕,好像自己的灵魂被老者的眼睛带到了一个奇特的山谷里,山谷里满是是血色的石头,处处弥漫着血腥与腐烂的气息。

山谷中间是一条长度无尽的台阶甬道,上面站着密密麻麻的人,这些人如同玩偶,却都机械的的向着高处走去,方元感觉自己向着山顶飘了过去,山的尽头是一扇红色的石门,那门后的不知道存在了什么东西,对人们有着强烈的吸引力,仿佛那里才是他们的归宿。方元回过头,顿时觉得脊背发寒,他清楚的看到,自己后面的人,竟有自己熟悉的面孔,唯一不同的,是那一双双只有白色瞳孔的眼睛。

他想喊出来,但是嗓子却发不出来一丝声响。

方元转身,仔细瞧着那血红色的石门,那门好似接与天地之间,一股沧桑腐败的气息从中散出,似乎是这片天地本来就存在的撑天之物,但是他有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自己若进去,就恐怕就再也醒不过来,他想离开,但是自己的双脚却怎么也不听话,也只能顺着人群往前走去,接着他看到那走向血色巨门的人群里那许多熟悉的身影,有自己的父母,有自己的好友,有自己的同学等等,他拼命的喊,想让他们停住,但是没人听得见。方元怕了,他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无力如此恐慌过,即便是在父亲走失的那一刻,也没有。

“喂”瘦猴用手在方元的眼前晃了两下。“

你丫的又傻了啊!”

方元回过神,看了下对面,心底一松,自嘲了下,哪有什么老头,是自己胡思乱想了,方元深吸了口气,定了定神,往对面边上扫了一眼。这一眼,让他感觉到头皮发麻,因为对面侧坐上的胖子的脸上,还挂着一块黑乎乎的鼻屎,随着火车晃动的节奏一起摇摆着,似乎在嘲笑着方元的无知。

嗡。。。。。。。这个世界所有的杂音在这一刻消失了,似乎是在迎接什么的到来。

嘎嘎。。。。轰。。。声音大了起来。

方元透过车窗玻璃清楚的看到,窗外的群山似乎活了过来,火车两边的山脉如同两排倒翻的牙齿一般向着火车咬合了过来。

火车上的人醒悟了过来,整个列车如同煮沸的饺子般的沸腾了起来。哭喊声,嘈杂声,撞击声,乱成一团,但很快被外面大山变动的轰鸣之声吞没了。

这些山峦沉寂此处千万载,默默无语等待无尽时光,此时…山碎!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死亡十数万,其中一列火车不知所踪,数座山峰坍塌,不知何种缘由,竟无人提及此事。

——

作者有话说: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