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病娇池爷是朵白莲花
病娇池爷是朵白莲花

病娇池爷是朵白莲花盘中鲸-著

6人在追
精彩节选 暗网中有一则暗杀贴—— 【目标:顾鸢】 【赏金:$100000000】 【其他信息:……(懒得水字数…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9 21:26:40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暗网中有一则暗杀贴——

【目标:顾鸢】

【赏金:$100000000】

【其他信息:……(懒得水字数)】

……

炎国帝都,晚八点整。

通往郊区别墅鸢尾庄园的路上,晚风寒凉,路灯昏黄,寂寥无人,一辆跑车在夜色中急速驶过。

顾鸢坐在副驾驶座上,风卷起她微卷的长发,在空中飞扬。

黑暗笼罩的树林中。

却隐藏着冰冷的枪口。

瞄准镜中的她,穿着酒红色短款礼服,好似要盛装出席什么宴会,唇边还带着浅浅的笑意。

好似丝毫不知危险将至。

黑暗中的手,缓缓按在了狙击枪的扳机上,冰冷的目光注视她,等待目标来到最佳射程之内。

“嘭——”

带了消音器的枪声有些沉闷,好似来自死神的处决声,血腥味儿霎时弥漫在了无边夜色中。

顾鸢唇边依旧带着笑意。

黑暗中的狙击手却瞳孔紧缩,子弹穿透了他的头颅,死不瞑目。

跑车缓缓停在了路边。

驾驶座上的司机下来了,竟是一名穿着粉色公主裙的少女,似乎对此见怪不怪了,为她打开了车门。

“鸢姐,几波了?”

顾鸢姿态慵懒随意地靠在车上,手中拿着一把手枪,随意吹了吹滚烫的枪口,有些漫不经心地开口。

“一十九。”

这是她回国之后。

解决掉的第十九波杀手。

原因是有人在暗网发了一则悬赏暗杀帖,以一千万美金要她的人头。

呵,就这?就这?

才一千万,是看不起她,还是把杀手当成了廉价劳动力?

正义的她帮忙加到了一个亿。

于是排面有了,天真可爱的杀手们也有了,给她带来了许多乐子。

可惜的是,随着一个又一个杀手的壮烈牺牲,敢来的人越来越少了。

“再加一个亿吧?”

顾鸢有些百无聊赖的开口。

有钱能使鬼推磨,胆小的杀手们,可能需要金钱的鼓励。

唉,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乐萌麻溜地检查一下尸体,从自己的公主裙上扯下来一条丝带,在杀手头上打了个蝴蝶结,拍拍手起身,听到她的话,无语地撇嘴。

“鸢姐,杀手们又不傻,你加再多他们也不敢来了……”

“这可不一定。”

顾鸢拿出了手机,打开了那个悬赏贴,勾唇一笑,将手机给她看,“你瞧,这不又来了一个?”

“哪个不要命的傻叉……”

乐萌一边吐槽,一边探头看了一眼,突然目光一顿,抓住她的手机,“卧槽!鸢姐你玩脱了!”

顾鸢挑眉,“嗯?”

乐萌如临大敌的开口,“这个不要命的傻……哦不,杀手,是北辰啊!夜阁的阁主,恶之湾的扛把子,还有死神榜的榜首啊!”

顾鸢平静,“哦。”

乐萌日常为唯恐天下不乱的鸢姐心累扶额,“鸢姐你知不知道?你把最屌的那个杀手吸引过来了……”

顾鸢恍然大悟,然后道,“原来他就是最大的那条鱼啊。”

乐萌:“……”

她还想说什么,却听顾鸢问,“发帖子的人查到了吗?”

乐萌一个小姑娘,却做出了老母亲叹气的表情,自家鸢姐这么顽皮,她能有什么办法呢?

只能多叫点人来保护她。

然后助纣为虐呗。

乐萌查了一下,回答顾鸢道:“发悬赏贴的人是顾智。”

顾鸢笑了,这名儿她熟啊!

不就是她亲爱的四叔吗?

顾鸢拉开车门上车,心情看起来很是愉悦,声音感慨,“走吧,四年没见各位叔叔伯伯了,今天刚好是顾氏十周年庆典,得好好聚一聚……”

等他们下了地狱就难再聚了。

她勾唇,笑意渐浓,眸色深沉,“不知道他们想我了没?”

笑意中含着嗜血的杀意。

乐萌点头,“肯定想了。”

天天都在想她死呢。

跑车再次启动,消失在夜色里,驶向了顾氏十周年庆典的举办地点。

……

顾氏十周年庆典上。

顾智得知顾鸢要来庆典了,面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她竟然还没死,而且还活蹦乱跳地跑来参加庆典。

这都不死,顾鸢踏马是小强吧?!

他注意到有人来了,脸上立马挂上笑容,神色和善热络地看着门口

璀璨夺目的灯光下。

顾鸢款款而至,身着酒红色短款礼服,步伐从容,身材高挑,迎着无数目光,笑容礼貌而友善。

“诸位,好久不见。”

场面寂静,众人神色各异。

顾鸢可是帝都的风云人物。

传闻她是顾氏三房顾礼,和当年歌坛天后、揽月影视CEO秦揽月的独女。

只是顾礼和秦揽月的婚事,始终不被顾老爷子同意,矛盾迭起,和顾家关系冷淡,而且长居国外。

即使如此,他也还是顾老爷子最看重的儿子,还有传闻说,他临终前打算将顾氏集团交给顾礼。

可惜的是,顾礼夫妇一回来,顾老爷子已经死了,他们也接二连三意外去世,就连唯一的女儿也失踪了。

整整四年,毫无音讯。

顾氏集团落入顾家几位叔伯手中,揽月集团也被二房顾义接管。

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

结果她却“死而复生”了。

而且还带着国际知名律师团回来,大张旗鼓地和顾家人打官司,争夺财产,如果抓到什么把柄,还真可能把顾家人从顾家扫地出门。

如果她有那个命的话。

“侄女儿来了啊!”

顾智快步迎了上来,握住顾鸢的手,亲切地注视着她,“侄女儿啊,你可算回来了,在你失踪的四年里,四叔天天都在担心你啊……”

——担心你没死啊!

顾鸢莞尔一笑,也用力握住了他的手,十分感动地开口,“四叔不用担心,侄女儿命硬得很,倒是四叔年纪大了,侄女儿生怕等我回来的时候,您已经不在了……”

——生怕您不在坟里。

“侄女儿多虑了……”

顾智僵硬着脸,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眼睛都“感动”红了。

周围的宾客看着这一幕。

感叹传言果然是不可信的。

什么顾鸢和叔伯争夺财产,你死我活,通通都是假的,他们的关系明明非常融洽嘛,你瞧,顾智一个大男人都喜极而泣了。

如果把杀气收一收就好了。

顾智红着眼睛,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为什么他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顾鸢手劲儿太大了!

顾智看着面前笑盈盈的顾鸢,神色有些扭曲涨红,青筋暴起,感觉自己的手都要被她捏碎了。

“四叔您怎么了?”

顾鸢更加用力地抓紧顾智的手,听着骨头嘎吱嘎吱响的悦耳声音,非常“情真意切”地关心问道。

“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顾智试图抽手,却仿佛被老鼠夹卡住了一样,越动手越疼。

偏偏她还满脸关心地道:“都说了您身体不好,就不要过度操劳了,顾氏财产的事情,侄女儿都会帮您打理处理的,让您没有后顾之忧……”

——没有后顾之忧地去世。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