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摄政王妃又凶又飒
摄政王妃又凶又飒

摄政王妃又凶又飒温白栖-著

7人在追
精彩节选 “什么!他们的条件是要我去保护摄政王!”坐在主位上的女孩儿大喊着。 沉香望了望神色不虞的颜浔,咽了口…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9 22:32:27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什么!他们的条件是要我去保护摄政王!”坐在主位上的女孩儿大喊着。

沉香望了望神色不虞的颜浔,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说道:“主子,的确是要您去贴身保护摄政王,而且还没说具体保护多久!”

一个月前,华栖阁曾挂出一帖悬赏,寻找一株万年灵竹草,悬赏金是可以任意向华栖阁提一个条件,只要华栖阁能做到,就一定满足他。

那可是华栖阁的条件,大家争破脑袋都想要的好吗!笑话!有华栖阁做不到的事?

但是万年灵竹草实乃珍品,取自漠北的流火之地,于恶劣之处生长,却生生长得绿意盎然,灵竹草就已经十分罕见了,万年灵竹草更是凤毛麟角,且听说灵竹草早已绝种,于世间早就消失了……

这些颜浔当然知道,但是也只有万年的灵竹草才能有枯木逢春,起死回生之效,她急需此药,否则也不会用华栖阁的一个条件来换。

今早,突然摄政王府的福安递来一封信,并将悬赏接下,交出万年灵竹草的唯一条件就是让华栖阁的顶级高手颜九贴身保护他们家王爷。

华栖阁广纳天下杀手,给钱办事,阁中定时公布杀手榜,评级定任务,杀手榜榜首颜九自华栖阁成立以来就没出过单人的任务,但是却没有人敢挑战他的权威,他是华栖阁最为神秘的存在,颜九可以是八旬老汉亦可是二八少年,甚至更有传闻是千年的妖精。

华栖阁一直由榜二圣手罗刹打理,但是大家心照不宣,圣手罗刹沈洛书虽有阁主之名,但真正的可以决定生杀大权是神秘的颜九,是众多杀手的信仰。

颜浔坐在檀木椅子上,仔细的思索,墨色的眸子闪过狡黠的光芒,定定的看着下面凳子上坐立不安的沉香。

沉香看到主子的目光定到了他的身上,忙拿起身旁的茶盏,转过头不看她,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今天这个烛台很好看啊~”

“沉香小哥哥,我们去摄政王府把灵竹草拿过来好不好呀!”沉香无奈的回头,眼神复杂的望着她。

“我亲爱的主子啊,那可是摄政王府,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摄政王啊!”

“当今摄政王云琛,是先帝最小的儿子,生母淑贵妃在摄政王七岁生辰时被奸人陷害而亡,自丧母后便性情大变,冷酷,无情,凶残,十二岁自请上战场,一入战场便屡战屡胜,得了军心,被百姓称为战神!

先帝驾崩时封云琛为摄政王,立即回朝,辅佐当今太子云奕处理朝政,彼时正值蛮夷来犯,当时已经继位的太子特赦可战事平息后回朝。

但是没成想,这次战争摄政王身中剧毒,好不容易抢回一命,却也再也使不得内力,自那以后,他便虚弱得很!

当今皇帝在得知这件事时,在建好的摄政王府周围又加强了防御措施,并且拨给摄政王侍卫百名,以保障摄政王的安全,还不强制摄政王每日上朝,嘱咐其好好养伤。

当时百姓可称颂了好一阵“皇恩浩荡”!

值得一说的是,摄政王云琛相貌极好,用惊为天人来形容也不为过!令整个大虞的女子都为之倾慕呢”

沉香一口气说完,嗓子都快冒烟了,拿起一旁的茶盏喝了口才缓过劲来。

颜浔好看的眸子微微眯起,带有玩味的开口“那我倒是还真的想会会这个身残志坚的摄政王!”

“不行!”一声清脆的男声从门外传来。

颜浔眼睛一顿,看着从门外进来的青衣少年,“沈洛书?你怎么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沈洛书慢条斯理的坐在颜浔旁边,瞪了她一眼,淡淡地道,“这么不希望我回来?!要不是为了给你处理西疆的那堆破烂事儿我能出去吗!”

“你不也是为了去取药材吗!”颜浔小声嘟囔着。

“你还说!”沈洛书不禁提高声调。

“言归正传啊,别想着去摄政王府,那里太危险,王府内的暗器陷阱极多,危机四伏,一步走错不是死就是伤!更别说摄政王身边的四大护卫,没有一个是好惹的!你要是去了,我才不会去给你收尸!受了伤也别来找我!”

颜浔低着头,脑海里闪过老人慈爱的笑容,眼里流露出烦躁,抓了抓头发,“知道了!”

入夜,古朴庄重的摄政王府内寂静无声,暗色给王府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微风吹过,卷起一地的落花,一道人影悄悄的跃进摄政王府,落地无声。

王府内唯一点灯的房间内,书桌前的男人放下手中的兵书,望向窗外,修长的手指微微摩挲着微温的茶盏边缘,茶色的眸子闪过一丝玩味,薄唇微挑,“有趣。”

此时,在摄政王府的某一间书房。

颜浔望着面前同样一身夜行衣的沈洛书张了张嘴,沈洛书干咳了一声,小声问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老实待着吗?”

颜浔透过窗户看了眼空无一人的门外,转过身瞪了她一眼,耸了耸肩,道“不来是我的性格吗?只有进来了才知道,这个摄政王,有点意思!”

沈洛书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所有房间我都搜了一遍,没有发现灵竹草,应该就在那个点了灯的房间里。”他嗤笑,“没意外的话,摄政王就等着你上钩呢!”

“既然来都来了,不关爱一下我们大虞第一战神说不过去啊!”带有一丝玩味的女声在沈洛书耳边响起。

颜浔突然将房门打开,大摇大摆的走在小路上,沈洛书看出她的意图,摇了摇头,失笑出声。

是啊,要不是摄政王的吩咐,怎么能把王府翻了个底儿朝天却没有人发现呢!

在树上蜷缩着的云七不解的眨了眨眼,现在盗贼都如此的张狂了吗!

在房顶趴着的云九:“……”虽然…但是…,当我不存在?

颜浔慢慢推开了书房的门,望向了坐在书桌前的男人,病态的冷白皮显得人娇弱无比,五官立体深邃,茶色的眼眸盯着手里一本兵书,薄唇无色,忧郁且妖治,好像对她的到来没有任何感觉,

颜浔眉峰微挑,一把把身后的门关上。

正要进门却被门拍了的沈洛书:“……”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