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 腰间一把长刀
腰间一把长刀

腰间一把长刀复方虫草-著

7人在追
精彩节选 九十九万里北原,游龙在野,俯视大阳,摆尾拓跋。 北原之北为拓跋王庭,北原之南为大阳王朝属地。 双方累…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29 22:36:20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九十九万里北原,游龙在野,俯视大阳,摆尾拓跋。

北原之北为拓跋王庭,北原之南为大阳王朝属地。

双方累年激战,已成水火不容之势。

九十九万北原之地,一年之中四季分明。

王浩然十岁时便随行在镇北王身边北上征战,一年数场生死大战,一月不下数十次战斗,日月如梭,而今已有八载春秋。

也正是因为镇北王励精图治的八年,把拓跋王庭杀回了北原以北的地区,也才会有大阳王朝安稳的八年。

八载军旅春秋,对于王浩然来说也是一次脱胎换骨的成长。

又是一年秋,王浩然五岁时来到北原,这是第十三个年头。

繁星点缀,秋风拂面,披风凌凌而扬。

王浩然站在山海关之上,望着前方黑茫茫的大地,眼眸流光微微流转。

不久后,有个黑甲裹身,右手持黑铁长枪,左手握着腰间一把长刀的士兵向着王浩然走来说道:“公子,一百骑黑浮屠已整装待发。”

“嗯,走吧。”王浩然淡然道。

随后,一百骑人马出关北上,很快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八年的生死磨炼造就了王浩然对于每一场战斗都是以一种视死如归的态度去对待,对于生命的也有了不同的见解。

此次出北上,王浩然是想趁着秋天时分,震慑一下靠近北原的拓跋王庭的呼延部众。

如果成功的话,在很大程度上北原百万之众就能够安稳的过个冬季,北原百万之众便可以全心全意的对抗天灾带来的灾难。

北原之地,一到冬天便是酷寒难耐,路边不仅冻死狗,也有难民冻死的凄惨景象。

王浩然之所以选择星夜出兵,是为了在黑夜躲避呼延王氏圈养的黑鹰追踪。

黑足雷马,四足通黑粗壮,雄劲刚烈,奔蹄如震,嘶吼如雷,是北原军方五十万黑浮屠的专属战马。

在黑足雷马的全力加持下,王浩然率领的一百骑黑浮屠,经过了数个时辰的奔袭之后,来到了一处呼延王氏旗下的营地。

“公子,斥候来报,前方是为一处散营,不是呼延王氏旗下的十大营区。”

霍机武,北原黑浮屠一员,现为王浩然的左副将。

王浩然答非所问,说道:“诶机武,我是没想到你会同意跟我来呐。”

“公子你说笑了,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我怎么能错过呢。”霍机武回道。

“诶诶你可先不要给我戴高帽子,仗都还没有打一场呢你就说是机会。”

王浩然继续说道:“说不定还会给我们给北原的黑浮屠丢脸呢。”

霍机武为人颇为端正,行事磊落,不善嘻笑,直言道:“算上公子,虽然我们只有一百零一骑,但是我相信以公子的能力足以会让拓跋王庭震动。”

王浩然笑道:“嘿你这霍机武,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你倒好直接给我唱高调。”

“这不仅是我对公子的信任,公子自身本就很有实力。”霍机武面不改色的回道。

王浩然摇摇头,叹道:“你这人心肠子也忒直了吧,我是不相信你会娶到媳妇的。”

霍机武脸色自如,言语正经道:“女子乱心神,不要也罢!”

“谁说女子乱心神的!?”

霍机武恭道:“书上说的。”

听到霍机武的回答,王浩然顿时哭笑不得,言语嬉笑道:“机武,那你有没有听过书中说过的一句话?”

“听过!”霍机武不假思索道。

王浩然颇为无奈的问道:“诶诶你这人敷衍也太明显了吧,能不能配合我一下,我都还没说什么呐。”

“书中自有颜如玉!”霍机武脸上并没太多的表情变化,问道:“公子是不是想说这个?”

王浩然惊讶道:“连这你都知道,你该不会是会读心术吧!!?”

“纯属猜的。”霍机武表情颇为木讷。

看到霍机武面无表情的样子,王浩然一顿咂舌。

“哈哈,公子你是我们一个人之中,唯一能够和霍机武聊天超过五句的人呐。”张秀山骑着黑足烈马,朝着王浩然和霍机武走来。

张秀山一双浓眉大眼,身形魁梧高大,现为王浩然的右副将。

听到张秀山的话后,王浩然颇为可怜的看向了霍机武,叹惜道:“可惜了你这张小俊脸呀。”

“都是一堆大老粗有好什么聊的,跟他们一比公子可是顺眼多了。”霍机武言语颇为嫌弃的说道。

霍机武五官也算精致,但稍逊王浩然七分。

可见王浩然颜值之高呐。

“你看看公子,这人就这样,好多弟兄都是不敢跟他聊天,生怕被他说怒了而自杀。”张秀山满腹牢骚吐槽着霍机武。

王浩然顿然笑道:“哈哈,有这么严重的吗!?”

张秀山极为肯定的说道:“有过之而无不及呐。”

王浩然拍了拍霍机武肩膀,颇为难为情的询问道“机武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有断袖之癖呐!?”

霍机武脚步挪开王浩然一步,目光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

一旁的张秀山也是打了个激灵,震惊的看着霍机武。

“诶机武你听我说,这种事情没啥不好说,说不定我可以帮你物色……”

霍机武当即插道:“公子慎言!我没有这种不良嗜好。”

“呼……吓死我了,不是就好,晚上我可以睡个好觉了。”王浩然吐了一口浊气,表情略显浮夸。

“诶呀我去,差点忘记正事了。”张秀山连忙说道:“公子,这处散营人数近千人,您打算怎么做!?”

王浩然看着两人颇有趣味的说道:“诶你两个说实话,孤军深入怕不怕?”

“嘿嘿,不瞒公子说我还是头一次出关,不怕才怪呢!”张秀山颇为心虚的说道。

王浩然拍了拍张秀山的宽广的肩膀说道:“嗯,憨厚老实。有我在,你只管冲锋杀敌!”

“得咧!”张秀山一脸敦厚。

霍机武曾多次随大军出征过,见识和胆略比起张秀山略胜一筹,顿了顿后说道:“北原儿郎身形巍峨,何惧他人栽?”

“啧!说话文绉绉的!”王浩然细品之后笑道:“不过我喜欢!机武说的没错,我北原儿郎身形巍峨,何惧他人栽?”

“机武,以后你就给我军师吧,专门给我出谋划策,鼓舞军心!”

霍机武不苟言笑,肃然道:“公子说笑了,机武才薄。要是公子有朝一日需要用得上我,定当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嘿嘿,公子你身边有了谋臣,怎么能少的了武将,俺就做你的先锋官,你看行不行?”

张秀山心直爽快,在许多人眼中是个粗汉子。

“求之不得!”王浩然双手一边一个搭在两个人的肩膀上,大笑道:“哈哈,我有一文一武,天下不换!”

霍机武和张秀山是王浩然来到北原之后的发小,感情笃厚。

由于身份原因两人一直称王浩然为公子,而不是将军。

王浩然问道:“秀山,现在是什么时候?”

“子时!”

“夜梦十分,杀人好时机!”

话音落地,王浩然身上无息的流露出无形的杀气,两侧的张秀上和霍机武心中大惊,皆是用震撼的目光看着他。

“秀山,整顿兵马,准备杀敌!”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