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首富王妃:咸鱼翻身只想搞钱
首富王妃:咸鱼翻身只想搞钱

首富王妃:咸鱼翻身只想搞钱半夜鸣蝉-著

7人在追
精彩节选 苏国公府。 早晨,苏云溪起床跑步。 府里有一个莲花池,以前莲花池里喂着观赏的金鱼,现在全是吃的那些草…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0 00:05:27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苏国公府。

早晨,苏云溪起床跑步。

府里有一个莲花池,以前莲花池里喂着观赏的金鱼,现在全是吃的那些草鱼、鲤鱼什么的,俨然成了鱼塘。

莲花池周围有一条小径,小径由石板铺就,很平坦,是用来观赏荷花池的,用来跑步正好。

苏云溪此时就跑在小径上,脸上豆大的汗珠滑落,透着一股运动的健康美。

她一边跑,一边构想着未来。

她不是真正的苏云溪,她是现代世界的化学教授苏云,半月前做完一项化学研究,在实验室突然晕倒,醒来莫名其妙就变成了云秦国苏国公府的大小姐苏云溪。

苏云溪早产,身体瘦弱,常年缠绵于病榻,最后在半月前病死,然后被她替代。

其实也没什么多想的,努力赚钱才是王道。

她从苏云溪的记忆里得知,苏国公府穷得要死,是京都第一破落户,偌大的府邸,连个丫鬟小厮都没有。

国公和国公夫人一把年纪了还要自己下地种菜,并且几年前就开始这种生活了,十分清苦。

外人一提到这苏国公府,无一不是摇头摆手皱眉,一副一言难尽的样子,是京都城里远近闻名的破落户。

破落户还出名了,想想有多穷。

苏家的第一代国公是跟着高祖皇帝一起打江山的,英武不凡,人人称颂,江山政权稳固之后,被皇帝册封为国公。

然而可能是第一代国公把整个苏家的气运都用尽了,接下来的后代那是一代不如一代,到最后这几代,更是差劲儿。

苏国公生了三个儿子。

大儿子三十岁的时候就死了,留下一位夫人和一个体弱多病的女儿。

二儿子有残疾,走路跛脚,整个人十分抑郁,担心被人笑话,几乎足不出户,只待在他那一亩三分地的院子里。

三儿子不学无术,整日伙同狐朋狗友斗鸡走马,吃喝玩乐,从来不干正事。

苏国公每天都要叹几次气,他年事已高,要是死了,他这个家恐怕就散了。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他们苏国公府要揭不开锅了。

苏国公不善经营,店铺基本都亏损,早年间,苏国公就把店铺一个一个卖了,到现在,支撑苏国公府的,唯一就是朝廷的俸禄,但杯水车薪,只能勉强糊口。

苏云溪看到这些记忆之后,也是忍不住摇头摆手皱眉,好歹是国公府,结果愣是混得不如京城里那些小户人家,人家做点儿小生意,每天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甜甜蜜蜜,然而这国公府……,哎,真是一言难尽。

“一代国公混成这样,估计死后都没办法面见列祖列宗。”苏云溪忍不住有些同情。

不过很快她就回过神来,现在她也是这破落户里的一员,如果不努力赚钱,也将过上朝不保夕的日子。

不过她苏云溪是不会过得那么落魄的,相反的,她要过得好,最好是过得人人艳羡。

其实她已经有一个赚钱的点子了,一会儿就开始实验。

跑了十圈儿,大约三千米,苏云溪停了下来。

苏云溪的娘唐秀青走了过来,含笑道,“云溪,洗澡水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一会儿你洗了就过来吃早饭。”

苏云溪点头应道,“好的娘。”

唐秀青因为担心原主,才三十岁出头的年纪就白了头发,她看着挺心疼的,以后她会代替原主多孝顺唐秀青。

……

饭桌上,一如既往的白粥和小菜,分量还不是很足。

尚未分家,国公,国公夫人,一房两个人,二房三个人,三房四个人,一共十一个人,正好把一张圆桌子坐满。

饭桌上,国公苏震关心问道,“云溪,你身体怎么样?”大儿子死得早,他便把对大儿子的关心都给苏云溪了。

苏云溪浅笑着回答,“谢谢爷爷关心,我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苏震点点头,慈祥道,“那就好。”

过了一会儿,苏云溪试探着问道,“爷爷,我之前跟你说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

苏震想了想,孙女大了,也到了定亲的年纪,现在病好了,带出去转转,告诉大家他们家云溪已经无碍,争取早点儿把婚事定下来,“可以,一会儿你跟我一起去,怎么样?”

“好啊。”苏云溪应得非常干脆,她可不想像这个时代的女儿家一样,做大家闺秀,另外,她也该多出去长长见识,原主是个病秧子,一年也出不了一次门,脑子里见识匮乏得很。

唐秀青有些担心,“云溪,你这身体才刚好点儿,出去会不会累着?”

苏云溪感受着唐秀青时时刻刻的母爱,对她也极为有耐心,“娘,不会,女儿的身体已经全好了,你看我多精神?”

唐秀青看着神采奕奕的女儿,微笑道,“那你要是感觉不舒服什么的,就早点儿回来。”

苏云溪答应下来,“知道了,娘。”

其他苏家人没说话,自顾自吃着寒酸的早饭,精神萎靡。

……

苏云溪换了一身得体的衣服,蒙上面纱,跟着苏国公出府了。

别的人家出门都是坐豪华马车,丫鬟小厮服侍,苏家的人出门靠双腿走,形单影只,祖孙一出门,就引起了旁观,不过苏震很有气势,看是看,但是没人当着他的面说什么。

祖孙俩步行来到端亲王府的门口,两家都是王公贵族,距离不远,走几分钟就到了。

门口的侍卫看到苏震,连忙上前行礼,不管苏家如何穷困潦倒,但是身份在那儿,“见过苏国公。”

然后侍卫的目光移向苏云溪,目露疑惑。

苏云溪几乎不出门,没多少人见过她,侍卫自然不认得。

苏震微笑着说道,“这是我的大孙女苏云溪,她的病好了,跟我一起来见端亲王。”

侍卫立刻行礼,“见过苏大小姐。”心里暗暗吃惊,苏大小姐那是病得快死的人,这会儿竟然好了!

苏云溪轻轻点了点头,暗道,端亲王府的侍卫还不错,不像其他人那样捧高踩低,她印象还不错。

侍卫对苏震拱了拱手,道,“苏国公请稍等,容我进去禀告。”

“嗯。”虽然没有丫鬟小厮,但是苏震站在那里,一身国公常服,看着很气派,其实国公就只有这一件出门衣服了!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