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纯爱 ›› 公子他以毒平天下
公子他以毒平天下

公子他以毒平天下公子珏-著

9人在追
精彩节选 “不,不,不要!!” 云沭猛的睁开眼,眼底闪过一丝狠厉,从床上惊坐而起,任身上的被褥落到了地上,染了…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0 01:04:35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不,不,不要!!”

云沭猛的睁开眼,眼底闪过一丝狠厉,从床上惊坐而起,任身上的被褥落到了地上,染了些许灰尘。

盯着床头系着的藏青色香囊看了许久,瞳眸有些涣散,良久之后才缓过神来。

手腕一用力,将衣袖半卷在腕上,露出一截白皙,腕上的一串琉璃珠被遮掩了起来。

云沭捏住衣袖的一角,将眉间的冷汗拭去。

薄唇微抿,松了松衣袖,然后才缓缓起身,穿好了鞋,又拿起一旁挂着的灰色外衫穿好。

走到木桌前,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将茶一饮而尽,略微清醒了一下,这才转身下了楼。

“公子这么早就醒了啊?”

云沭刚下楼便有一小二迎了上来,那小二似乎有些惊讶,笑着询问道:“可要吃些什么?”

云沭闻言,那双好看的琉璃眸中流光微转,嘴角噙着一抹浅淡的弧度。

那小二恍了神,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便愣在了原处。

却又见面前谪仙般的人物轻笑着开口,“麻烦来上半斤牛肉,两盘包子,再要一壶好酒。”

“什,什么?”

小二猛然回过神来,问话的同时额上也多了些许冷汗,方才他竟是看这位小公子出了神,却没听清对方说什么。

“半斤牛肉,两盘包子,一壶酒。”

云沭耐着性子重复了一遍,然后又皱了眉,“难道没有?”

“哦哦,有的……有的!”

小二心中却又一突,这样一位小公子能吃这么多?

只是又不能问出来,便只连连点头,知道自己方才失了态,陪着笑。

“公子,你先找个地方坐一会儿,我马上给你送来。”

小二说完直接将手中的布往肩上一搭,便向后厨走去了。

云沭也是转身在客栈的大堂之中略略的打量了一番,然后找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等着自己的菜。

坐在桌前,将腕上的琉璃珠取下把玩着。

然后又倒了一杯茶,却也不喝,只是漫不经心的晃动着手中的茶杯。

“唉,听说南皖和北渚又开战了。”

身后的那一桌坐着三人,那三人将自己裹得严实,还戴着斗笠,面前摆了几盘小菜,杯中倒满了酒。

云沭看着自己茶杯中的茶水流转,听着身后酒盏碰撞的声音,嘴角微勾。

身子往后侧,将那几人的谈话听得更清切了一些。

“南皖和北渚不是经常开战吗?这有什么稀奇的,只要这两个大国开战不影响到咱们就行,我这次回来可是有一笔大买卖……”

“不一样,这一次听说是为了一个女子。”

“什么?为了一个女子开战……别开玩笑了,这么荒谬的事,怎么可能!”

那穿着粗布衣裳却也掩不住一身富贵气的男子显然是不信,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而另一男子压了压他的手,给他倒了一碗酒,冲着他摇头使了一个眼神,打断了他想要说的话,然后笑着开口道,

“诶,赵兄近日才从周国回来,周国还没有被南北两国交战给影响到,想来对这次南北之战还不大了解,但王兄说的也确实不假……”

“那女子听说姓云名安,原是云国丞相之女,三年前被云国使臣送给了南帝,成了南帝的贵妃。

听说生得可真真是倾国倾城之姿,宠冠六宫,可就在不久前的国宴上,北帝对其那是一见倾心。

北帝想要云贵妃,南帝自然不允,无论许了多少好处,南帝就是不愿。

后来北帝回了北渚,就直接下令对南皖边疆处的几座城下手了,想要借此逼迫。

只可惜红颜薄命,那云贵妃身子弱,不久便得病去了,后来云贵妃的尸首不知为何也消失不见。

两国都在相互猜疑,北帝怀疑南帝故意将人藏了起来,南帝则觉得北帝将云贵妃给偷走了。”

说完之后,男子又笑了笑,左右看了一眼,声音压低了些,

“也是因此才有了如今之战,虽说来可笑,不过这云贵妃当真是个妙人,即便是死了还能引起两国帝王争夺……”

“如此看来,若不是因这云贵妃,南北之战也不会发生,哪里是红颜薄命?这分明是红颜祸水!”

那人带着些不屑的语气打断了另一人的话语,让云沭嘴角的弧度又深了几分,正了身子,淡淡的抿一口茶水。

“唉,行了,少说几句吧。”

“我看就是这两国的野心藏不住了,这人都死了,就算生的再怎么天姿国色,又能有多大的能耐让两国帝王争夺一个死人的尸体?”

“我看也是,还是快些吃吧,吃饱了好上路。”

“唉,这世道恐怕是要彻底乱了……”

那几人最后皆是唏嘘感叹,推杯换盏,又聊起了其他的事。

云沭浅淡的眸子中幽光明灭,指尖一捻,一动。

恰逢那窗外一阵风吹过,点点白色粉末便随着风飘落入那几人的杯盏之中,沾酒一瞬,化无形。

“公子,你的菜好了,请慢用。”

“多谢。”

云沭道了一声谢,然抬手拦住了正要离开的小二。

“小二,不知锦城离这儿还有几日路程?”

“公子若是要去锦城大抵还需三日路程,若是走水路则次日便可到,不过水路不太平,公子如果不急还是走山路吧。”

小二说着,又听另一边有人唤,忙应了一声,带着几分歉意的看了一眼云沭道,

“公子你慢用。”

云沭点头,那小二说罢便又笑着迎上了那刚进门的两人。

云沭笑着摇头,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却忍不住的皱眉,眉头展开来,又觉得有些好笑,看来还是习惯了那个人的桃花酿。

“两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住店,两间天字房,再送几个小菜上来。”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