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杀死妻子
杀死妻子

杀死妻子视力零点二一-著

8人在追
精彩节选 黄昏,乡村,马路上。 汽车笔直前进的方向是回杭城,汽车背后的方向是他们一家开心玩了一个周末的度假山庄…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0 06:07:38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黄昏,乡村,马路上。

汽车笔直前进的方向是回杭城,汽车背后的方向是他们一家开心玩了一个周末的度假山庄。

加上妻子肚子里的孩子一共四口人,今天只有他一个人能活下来,七个月后,他将会得到两笔人身意外保险赔偿金,以及一份旅游意外险赔偿金,赔偿金额共计450万,来自他给妻子买的两份人身意外险和一份旅游意外险,唯一受益人是他自己。

如果不是保监会有规定,未成年人的意外身故最高赔额只有10万块,他本来是打算给女儿也买的。

车后座上,五岁的女儿正躺在孕肚并不明显的妻子大腿上睡觉,妻子正在温柔的给女儿哼着童谣。

他神不知鬼不觉在夜风中摇下了驾驶位左手边的玻璃,又悄无声息的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

前面不到一分钟之后右拐的路边,有一个挺大的湖,最深的地方有三米,湖边的护栏一直没有修好。

他早已经了解过了,汽车从落水到沉没也就是2分钟的时间,整个过程中最佳的自救时间是水漫过车门但还没漫到车窗之前,只有5到10秒。而人溺水后,有个所谓的黄金五分钟之,在这之内能抢救回来的比例很高,六分钟后会引起脑死亡,最多十分钟一定会死透透。

他伸手调整了一下后视镜,最后看了正低垂着眼睛的妻子一眼,然后他一个右拐,没有减速,径直冲进湖里。

他感觉到了车子在刹那间的腾空,也感觉到了车子入水的震动,控制不住的紧张让他忍不住习惯性的低低的喊了一声:“老婆。”就像平时家里喊老婆干活一样。

他听到妻子急促的、急切的喊了一声:“老公,怎么了?”

但是他没有时间回头,他快速的蹬掉自己的皮鞋,然后从还没有完全沉到水里的车窗翻了出去。

他像入水的落水狗一样,拼命的往岸边爬去,将老婆孩子丢在身后。他听不到任何其他的声音,只有一个声音在他脑海里回响:四百五十万,四百五十万、四百五十万……

还掉所有的赌债,还能余下一百来万,他迟早能扳回本,迟早会赢钱的。

为什么会离岸边这么远,他觉得自己有点游不动了,为了不引起怀疑,他故意没有去练过游泳,他只会狗刨,只能堪堪自救,救不了老婆孩子。

在呛了好几口水之后,他感觉身体越来越重,他的鼻子和肺都开始刺痛,他的手脚拼命滑动,想抓住什么东西来救命,但什么也抓不到,他开始恐惧,他的肺里像要烧起来一样灼痛,他的脑袋也嗡嗡的感觉要爆炸了,他感觉自己没有力气了,难道自己也将死在这里?

不不不,他还有四百五十万,他还能再努力一下……

好像有人把他从水里捞了出来,但他睁不开眼睛,突如其来的重新获取的空气让他忍不住呛咳起来。

他听到有人在问:“就你一个人吗?还有人在水里吗?”

他大声的呛咳,一直停不下来,这样他就不需要马上回答问题。

另外有个人在说:“应该是没人了吧,天都快黑了,也看不清水面了。估计就他一个人。”

他悄悄的睁开一点眼睛,天色确实黑下来了,隔了很远很远的距离才有一盏路灯,湖面不但黑,而且安静,没有一点声音。

太好了,四百五十万。

他只要悲痛欲绝的演几个月戏,让大家信以为真,然后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还了赌债,再去会所找两个妞,就找上次缠着他要他送迪奥999口红的那个妞吧,看她还敢不敢小看他嫌弃他了……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死死的控制着快要忍不住的狂笑,努力调整脸做出伤心欲绝的样子来,他扭动了一下脖子正想喊,睁开的眼睛突然对上了另一双亮晶晶的眼睛,那双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他,好像看透了他的每一个想法,他惊吓得忍不住发了一个抖:“你……你……”

这双眼睛的主人没有移开视线,而是靠近他,紧盯着他的眼睛,问:“你有同伴吗?她们落水了吗?需要去救她们吗?”

他被她莫测高深的语气和直愣愣的眼神给吓到了,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这双眼睛的主人突然更加凑近他,几乎在他耳朵旁大声喊:“你老婆孩子呢?”

“不在不在,她们不在……”他下意识的喊出来。

“那她们在哪里?”这双眼睛的主人问。

现在过了多久了?时间够久了吧?他思量着,用继续呛咳掩饰自己不想说话。

那双眼睛的主人就蹲在他面前。他才发现,这竟然是一个十分年轻、十分漂亮的小姑娘,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

旁边还站着一个年纪很大的男人,目测六十岁上下了。

他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才停下呛咳,悲痛万分喊:“救命啊,我老婆孩子还在车上啊!”

“你不是说她们不在吗!”小姑娘问,用的是肯定句。

“在在在,快救命啊,我的女儿才五岁啊,我老婆肚子里还有个快四个月的宝宝,求求你了,快救命啊。”他嚎啕大哭。

“救了她们,你就要没命了,救不救?”小姑娘问。

他一下子结巴了,装神弄鬼的小姑娘真让人讨厌。

小姑娘盯着他,露出个饶有兴致的笑容,然后站起身来,问旁边站着的男人:“爷爷,我们赢了吧?”

“小夏,输赢结果已经来了。”旁边的老男人回头看了他一眼。

她们在装神弄鬼的说什么?

他继续嚎啕大哭:“快来人啊,救命啊,求你了,老人家,快帮我去叫人来救命啊,我老婆孩子还在车里啊……”

小姑娘回过头来看着他:“她们不在车里,她们在船上。”她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喊他的名字,“李伟明,杀妻骗保未遂,按照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杀人未遂,按照情节较轻处理,不过,你同时要杀的还有你女儿,你说,你会被怎么判刑?”

这是个女妖怪,李伟明瞬间像来了个透心凉一样清醒过来,夜风吹过来,让湿透了的他不由得打了好几个冷颤。

这和预想的可太不一样了。

他已经听到,在他原先开过来的路上,有警车轰鸣而来的声音。而他也看到,出现在他的左手边从湖中心划过来的那条小渔船上,站在人群中抱着孩子泪眼婆娑的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他的,不就是应该淹死了的老婆孩子吗!

真是活见鬼了!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