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越之忠犬侯爷太迷人
穿越之忠犬侯爷太迷人

穿越之忠犬侯爷太迷人Ssabrina-著

6人在追
精彩节选 一个在绿树花丛掩映下的庭院静悄悄的,只剩下蝉声聒噪,小厮侍立在门口,大气不敢出。乔锦瑟在剧烈的头痛中…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0 09:06:44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一个在绿树花丛掩映下的庭院静悄悄的,只剩下蝉声聒噪,小厮侍立在门口,大气不敢出。乔锦瑟在剧烈的头痛中醒来,不由眯着眼睛哀叹出声,自己不过是作为医生去出差,竟然出了车祸。没想到被救上来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有工伤补助。

“小姐,小姐你醒了吗,晚春快去叫大夫!”

忽然略带哭声的喊声打断了锦瑟的天马行空,她大脑一时短路,有些难以置信的睁开眼,映入眼中的是一个正跪在床边梳着发髻的小姑娘,正在嘤嘤哭泣。锦瑟又往四周打量了一番,家具摆设俱是古色古香。

“我难道穿越了?世上竟然真的有穿越这种事?”这个想法一出,对锦瑟这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造成的冲击不亚于车祸,她不禁感觉更头疼了。

“小姐,你感觉怎么样了”,床边的小姑娘急切道。锦瑟看着她,努力的搜索原主脑中的记忆:“初夏?”初夏破涕为笑,双手合十:“小姐,你总算醒了,您都昏迷三天了,大夫说……”

话没说完,就被一阵脚步声打断,一位背着药箱的大夫在丫鬟的陪同下匆匆赶来,给锦瑟做了一些检查,对锦瑟拱手道:“这位小姐吉人天相,已无大碍,我再开一副调理的药,按时服下便无碍了”,说着便随丫鬟去了外间。

初夏还待说什么,锦瑟费力地挥了挥手,“我有点不舒服,歇一会”,说着便闭目养神起来,初夏停住了嘴,给锦瑟掖了掖被角,悄悄退了下去。

锦瑟总算是可以舒一口气,理一理现在的情况。虽然遇上了穿越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但幸运的是还保留着原主的记忆,通过大致的整理,锦瑟了解了现在的基本情况。

她所处的是一个她熟知的历史上不曾出现的王朝,名为大兴,风气开化,国力尚可,而原主今年八岁,与锦瑟同名,其父亲是吏部侍郎,母亲是一个江湖门派落英宗宗主的女儿,她是二人唯一的子嗣。二人在她出生不久就和离了,锦瑟对自己的母亲毫无印象。

锦瑟枕着手臂想了一会,从她的常识来看,吏部侍郎是级别很高的官员,从这桌椅摆设和丫鬟的装扮也能看出来这个家族甚是富足,那是不是可以躺平,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了。想到这锦瑟不由觉得自己离开原来那个世界反而是件好事,不仅返老还童,还从一个风吹雨打的社畜变成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

正想得高兴,忽然听到了一大堆凌乱的脚步声,随即听到了门被打开得声音,锦瑟循声望去,看到了走在最前面,一身贵妇打扮的人。这位贵妇通身气度不凡,穿着富贵逼人,这便是如今乔府的当家主母,锦瑟那个尚未谋面的爹续娶的妻子,怀化将军俞荣之女俞汀兰。虽出身将门,但端庄柔弱,不善武功,反倒在诗书礼乐上颇有心得。

锦瑟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这位贵妇先一步坐在她床边,握着她的手道:“我的儿,你怎么受那么大的罪呀,你如果出什么事,让母亲怎么给你父亲交待,”说着还拿手帕擦了擦眼角,跟着她来的女眷也都做垂泪状,其中有一个姿色尤胜的女子,锦瑟反应过来是父亲的陆姨娘,生了庶长子,在府里地位不低。

初夏将锦瑟扶起,让她半靠着枕头,小声给锦瑟说道:“小姐,夫人来看您了”,说完便侍立一旁,隐隐带着担忧地看着她。锦瑟看着这场景,神色也淡了下来,轻轻道:“夫人不必担心,锦瑟没事了”。

俞汀兰听到这话,也收住了眼泪,拍了拍她的手,和善说道:“瑟儿这一番惊吓一定要好好休养”,说罢就示意跟来的丫鬟将一众补品放到桌上,“母亲带来了一些补品,瑟儿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给母亲说,母亲那还有一些事务要打理,改天再来看你”,陆姨娘也在旁边叮嘱了两句,送给了锦瑟两匹绸缎,锦瑟恭敬道谢,俞汀兰便带着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锦瑟透过窗户,盯着她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晚春在一旁看小姐兀自发呆,试探着问:“小姐饿不饿,我去给小姐做个最喜欢吃的杏仁饧粥?”

锦瑟回过神来,笑道:“那就有劳你了。”晚春松了一口气,小姐自醒来就总是若有所思的样子,幸而以前的口味还没变,让她有了几分熟悉的感觉,于是脚步轻快的掩上门离开了。

锦瑟问在旁边为她揉捏肩膀的初夏:“我是为什么昏迷的,我不记得了。”初夏听着便自责地跪了下去,啜泣不止,“小姐,是我没看好你,我陪你去听雨轩的阁楼看风景,正巧遇到大少爷也在那,本来看的好好的,他忽然伸手推了您一把,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小姐你便…你便摔了下去!”

锦瑟本来以为只是原主作为小孩顽皮,不小心受了伤,没想到竟然是被别人害成这样,只是不知这个大少爷是有心还是无意,难怪陆姨娘今天也跟着来看望她。不过弄清楚这件事也不急于一时,于是伸手拉起了初夏:“好了,我就是问一问,不怪你。”初夏哭的眼睛通红,应了一声便继续为锦瑟捏肩捶腿。

躺着养病的时间倏忽而过,期间来来往往不少人,无非是过来问几句表达一下关切,搁下一些礼物,锦瑟也趁着这个机会重温了一下记忆中的诸人,其余时间便是吃了睡睡了吃,好不惬意。

如此这般在床上躺了五天,锦瑟总算是躺不住了,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消遣的事情,家里倒是有很多书,虽然都是繁体字,但也能认得七七八八。可惜原主年纪太小,学的字也不多,如果她现在忽然抱着本书开始读,根本没办法和别人解释,说不定还会被人当成中了邪。于是读了二十年书,忽然要开始装文盲,锦瑟只能望书兴叹。

于是锦瑟打算出去透透气,“初夏,我要出门走走”,初夏忙放下手里的绣活,喊来晚春一起给锦瑟梳洗打扮。锦瑟倒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模样,镜中的女童有着白里透红的杏仁小脸,眉下是明眸秀眉的美目,细细看去虽稚气未脱,但在上挑的眼角中已可窥到几丝风流味道。

初夏和晚春都是干活利落的人,很快便给她梳好了一个双丫髻,套上了一件烟色梅花罗纱绣裙,拿着团扇陪同锦瑟出了门。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