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 整形医生闯大唐
整形医生闯大唐

整形医生闯大唐不思秦-著

11人在追
精彩节选 “接下来,让我们把时间交给我们的老朋友,来自中国的青年才俊窦聿教授为大家带来精彩的演讲。 窦聿教授毕…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0 09:08:53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接下来,让我们把时间交给我们的老朋友,来自中国的青年才俊窦聿教授为大家带来精彩的演讲。

窦聿教授毕业于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整形美容外科专业,师从整形美容大师海伦娜教授,相信大家都在近年来的各类美容外科的论文中已经对窦聿教授有了各种了解,就不需要我做更多的介绍了。”主持人笑容满面的退场。

在热烈的掌声中,一张俊朗的亚洲面孔登上了国际美容整形外科学会全球大会的演讲台。窦聿,男,35岁,年纪轻轻的他,能获得如此的成就,不只是他师出名门,更多的是来自他对专业的极致、严谨的追求,28岁博士毕业后回国,短短七年时间,完成了接近1000台中大型手术,填补了国内外美容整形的多项空白,这也让他近年名声蜚声海外。

“大家好,很高兴在这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里和各位同道相聚在美丽的柏林。”窦聿微笑着道:“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面部整形美容技术发展的历程回顾和趋势探讨》,作为一个整形美容的从业者,我们一直在追求美,探索美,但是回到一个基础的问题,什么是美?什么是审美?这也是今天我想与同行探讨的主题,我们东方人的审美趋势的变化带给我们整形美容医生的思考。。。”

一场三十分钟的演讲,窦聿侃侃而谈,将整个主题讲得精彩纷呈,其实大家所不知道的是,窦聿本来出生在一个中医世家,父亲从小也是想让他接替自己的衣钵,不料窦聿从小便对中医并不感冒,无奈之下,父母只能任由窦聿自行发展,不料却有了今日的成就。

窦聿走下演讲台,看了看手机,一条消息弹出:“窦教授,后天苏丹副总统女儿的那台手术已经基本准备就绪了,术前设计结果总统和夫人相当满意,就等您回来主刀了。”

—-

“非常抱歉,先生,今天柏林飞上海的航班因为天气原因临时取消,给您带来不便敬请见谅。”机场工作人员一个胖胖的德国姑娘无奈的拿着窦聿的机票道。

“取消??”窦聿惊道。柏林飞上海要十几个小时,后天的手术还极为复杂,他必须要保证好最充沛的精力才行。

“什么时候能够恢复?”窦聿焦灼的看了看手表。

“很抱歉,现在还没办法给您具体的答复。但是我们可以向您提供航班动态信息,安排餐食和住宿。”工作人员程式化的回答着,一脸的歉意。

窦聿摇了摇头,道:“能够改签其他航班吗?”

“今天没有了。”工作人员摇了摇头。

窦聿无奈的坐在机场的长椅上,就在这时,电话响起,是学妹安德莉亚教授打来的。

安德莉亚教授毕业后便在柏林大学医学部任教,作为东道主,今天是准备叫上他们几个同门师兄妹畅游柏林的,没想到窦聿都已经到了机场了。

窦聿便将航班取消的事情和后天要有台大手术的事情给安德莉亚说了一遍。

安德莉亚想了想,对窦聿说:“窦,这事倒是巧了,你还记得我哥哥雷奥吗?”

窦聿莫名其妙的道:“我当然知道啊,怎么了?”

安德莉亚道:“我哥哥不是在德国空军工作吗?今天晚些时间,德国联邦卫生部正好要到中国运输一批医疗防护物资,还有一批你们中国维和部队采购的医疗用品要先运送回中国,要不我问问雷奥,看你是不是可以乘坐他们空军的飞机到西安,到了西安,你就可以转机回上海了。

窦聿喜出望外,连声道谢!

不一会,安德莉亚打电话回来说, 雷奥已经答应帮忙了。

窦聿按照安德莉亚告诉的地址前往柏林一处空军基地。因为有了安德莉亚的哥哥的批复,窦聿很快便联系上了正准备飞往中国西安的德国空军A-400M运输机的机长。

机长简单的审查了一下窦聿的护照,便热情的安排机组人员将窦聿带上了飞机。机组人员都在各自的岗位上检查准备,窦聿闲人一个,便想去看看中国维和部队采购了些什么物资。

就在这时,只见一个头戴黄色头盔的人从一个木箱后探出头来,窦聿一看,竟然是一个和自己一样黄皮肤的东亚人,这人中等身材,四十岁上下,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着一件荧光马甲,手上拿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可能正在统计着什么,看见窦聿的出现也是有些诧异。

窦聿友好的向他挥了挥手,那人也冲着窦聿笑了笑。再经过一介绍,原来还都是中国人。

两人寒暄了几句,原来这人叫董郝,是一家德国医疗器械公司驻中国的医疗器械的代理。

这次刚好这家公司的产品竞标成功,于是董郝便来到柏林负责。

董郝指着外面,笑道:“咱俩等等聊,我先去验货了。”

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飞机离开跑道,这时窦聿的心才开始放松了下来,真是一次奇妙的旅程。

窦聿和董郝二人坐在运输机的后排,便又聊了起来,这董郝竟然是中国某名牌大学中文系的高材生,毕业后分到高中当了老师,后来觉得老师这职业实在无聊,便辞职自己创业,不过这董郝实在不是做生意的料,做得都不算如意,以至于在家总是抬不起头来,还好老丈人有点门道,给他联系了德国这家医疗公司的代理,准备让这个不成器的女婿再好好搏一搏。

长夜无眠,两人年龄也相仿,聊起一些陈年旧事,便越来越熟悉起来。

不知不觉也是凌晨了,这时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了,突然机身剧烈的颠簸了一下,窦聿猛然惊醒,只见飞机内预警灯光开始闪烁,旁边的董郝这时也惊醒了,这时一个机组人员疾步而来,告诉二人飞机已经进入中国上空,但是越到强气流,让二人不要慌乱,系好安全带。

董郝不无担心的道:“这可千万别有什么问题,这还是我第一次代理这家公司的产品,有些精密器械可经不起大的颠簸啊。”

窦聿安慰董郝道:“放心好了,德国人做事还是严谨,打包肯定没问题的。”

董郝自嘲道:“唉,窦教授,不怕您笑话,我这些年来就没顺过,你说我怎么能够放心?”

就在两人还正说着话时,突然机身再次出现剧烈的抖动,机舱内传来嘟嘟嘟的预警声,透过窗,窦聿突然发现,左侧机翼处的螺旋桨正冒着浓浓的黑烟。

就在这时,刚才那个机组人员跌跌撞撞的走来,慌乱的道:“你们做好防撞准备,飞机可能随时准备迫降!”

窦聿大惊失色,问道:“飞机到底怎么了?”

这机组人员没有回答,已经转入了驾驶室内。

只留下面色惨白的窦聿和董郝二人面面相觑。

董郝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

自觉生死未卜,如今的窦聿也是面如死灰。

随着一声巨响,窦聿眼前一阵白光闪过,紧接着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寒流包裹住了自己,头晕目眩中瞬间便失去了意识。。。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